看潮剧《火焰驹》(上)

    观赏了整个夜晚的潮剧《火焰驹》,很觉得广东潮州市潮剧团较之过去两度来新的精彩演出,已经在百尺的竿头,更迈进了一个大步。  
   所以,戏当然是好戏,尤其是文场“表花”一折、武场“奔马”一折。前者阴柔,后者阳刚,两者相互辉映,实在难得一见。  
   中国的地方戏曲,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表花”一折中的丫环梅英,戏分很重。可是演员许泽敏却始终是一面掩饰着自己等待李彦贵的迟迟不曾出现的急躁,一面却以欢笑向小姐陶桂芬逗趣。两种感情的相互交织,都被她婀娜多姿、笑容可掬,这边一颦、那边一笑的无间结合起来。加以饰演陶桂芬的演员李玉兰与她亲切的交流,顿时使到这一折戏,变成了一出精彩的歌舞。只看她俩频频地走着碎步、莲步,耍着手帕、扇子,则这场文戏,就应该打上满分。 
   同样的,武场“奔马”一折,也精彩绝伦。饰演艾迁的花脸钟金卫,在整整的一折戏里,几乎把中国地方戏曲的所有“骑技”都表演殆尽。他唱做俱佳,且声色俱厉。他从边疆骑火焰驹日夜兼程奔至京城,一路之上,或登高山,或越峻岭,或临溪流,或涉涧水,或履平地,他的各个动作,环环相扣,都一一在锣鼓的配合声中,无言的表达给观众。这方面,应该感激武爿的敲击乐师,与他作了无间的默契。武场的默契,虽然比文场更易于掌握。可是那个夜晚,钟金卫是做尽了一切骑师所必须做的各种演出。因此他比京剧《杨门女将》“探谷”一折中的马夫张彪,就更有艰巨的难度,也应该打上满分。    《火焰驹》的剧情,其实还是遵循着中国地方戏曲的传统,即每一个含冤受屈的好人,到了最后,都能得到昭雪,然后一家团圆。在这方面,实在也不能厚非。但还是有些意见,可以提出来的。

作者: 
简桥(新加坡)
来源: 
《联合早报》
浏览次数: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