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潮曲“走唱”

    潮曲走唱,盛行于抗日战争时期。1939年6月,汕头、潮州等地先后相继沦陷,受日寇铁蹄的蹂躏,加上1943年潮汕各地荒旱严重,官僚、地霸、奸商市侩趁机打劫,粮价暴涨,饿殍遍地,穷人卖儿卖女,尸野雨露,在这天灾人祸、水深火热、惨无尽头的日子里,戏剧界更是度日如年。潮汕原有“赛宝”、“玉梨”、“三正顺”、“源正”、“正顺”、“怡梨”等六大戏班因此而歇戏。“戏仔”也大部分被解雇自寻生路,由此而出现潮曲“走唱”成为民间自由职业。 
 
 潮曲“走唱”有常年职业,也有农村农闲的农民外出度生。“走唱”的人物各种各样形式很多,有一人单弦独曲,也有父子、父女、夫妻、兄弟、兄妹、姐弟,这些都是一人拉椰胡弦(冇弦),一人敲钟(或敲竹板),一唱一和,有时在市井街道商铺巡回卖唱讨生,有的尚未拉弦唱曲,店主就摆手推开,按当年的市情每次商家施舍的是一至二枚铜片(镭),他(她)们早出晚归,常年都在他乡外里寄庵寺、庙堂。“走唱”也有比较高档的小乐队,他(她)们三五成队,自带乐器,如二弦、椰胡、扬琴、小鼓板等走街串巷逢场受聘,明讲演唱时间及报酬。他(她)们所唱的潮剧戏曲名大体有:《回寒窑》、《袁金龙》、《关王庙》、《胡惠乾下山》、《井边会》、《美人蟹》、《收蜈蚣精》、《桃花过渡》、《高文举》、《金花牧羊》、《芦林会》、《包公会李后》、《秦香莲与陈世美》等等折子戏或戏段很多,不胜枚举。 
 
 抗日战争期间,饶平县也曾受到日本飞机多次的轰炸和被登陆侵略7天,日军不敢常年驻地,饶平还属于抗日大后方。原各大戏班的部分“戏仔”自发组织成为“小戏班”,先后巡回饶平乡村及毗邻福建漳南的诏安、云霄等县乡村自行夜间演出,以换取大米、蕃薯(地瓜)杂粮为生。演出地址都没有高搭戏台,大体都在乡村的宗祠前大埕,两旁吊挂上2支煤油汽灯就地化装,摆设锣鼓和弦具演出,俗称“做塗戏”。由此也出现一些笑例,白天,有的“戏仔”到农户乞讨时,扮演乌面(奸佞)者,人家不给吃,小生、花旦(好人)都给予稀粥或地瓜一餐饱福,这是民间对奸佞恨之入骨而以假当真的误解,也同时说明奸恶害人者,到处都是绝路。 
 
 当年还有俗称儒家戏的“中美光”、“美中美”、“新声”先后在饶平黄冈区用竹蓬搭建“戏园”演出售票,前十行竹高椅位为“名誉券”(票价高),主办单位都属官、商、地霸。 
 
 新中国诞生后,艺人在政治上,经济上受到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照顾,摆脱了“无修世,卖仔去做戏”的苦况,“戏仔”成为戏剧界的演员,得到社会各阶层人民所尊敬的文化核心队伍的成员。 
 

作者: 
许朝贵
来源: 
汕头日报(2006.10.8)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