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葫芦庙》观后感

    早听说,广东省潮剧院一团将莅新演出,一连十天,有好戏连台。可能,是这几年有参与演出了《火烧临江楼》、《放山劫》和前不久导演了《聂小倩》,逐渐,对潮剧有了新的认识及兴趣的缘故,我和新加坡潮剧爱好者一样的心情,期盼着这支具有权威性的潮剧院一团的到来,期盼着早日观赏到他们精湛的艺术风采。
    果然,看出好戏,真的,象吃了一顿可口的大餐,而且,“吃了,忘不了!”观看了一场《葫芦庙》的演出,实有感触。称得上,“好戏!”令人回味无穷。
    懂戏的皆知,一台,称得上“好戏”的剧目,一定是集体通力合作的结晶。《葫芦庙》的主题鲜明,寓意深刻,内容丰富,情节曲折,以及艺术表现形式新颖,产生了良好的剧场效果。该剧,成功之出,在于,具有一定的思想价值,艺术价值,认识价值。故事虽然以古装戏的艺术形式演绎,但仍具有现实的意义。
    据说,今日呈献的《葫芦庙》已是第十一个稿了。可见,编剧者苦于匠心之处吧!该剧是说,湖州秀才贾雨村,以才自负,却因穷困滞与姑苏葫芦庙内。巧遇爱才的员外,拨金相助赴京赶考,他皇榜题名便娶回员外丫鬟姣杏为妻,贾雨村不懂封建社会官场的黑暗,他廉洁为公,评公断案却被“踢”出官场。他不甘落为庶民,模到了“变通之道”再度,“挤”进官场。他利欲熏心,为贪“权”与“钱”,极力攀附权贵,乱判命案。不听警劝之言。竭尽全力在官场上看风使舵,但逃不过命运的摆布,终被革为庶民,回到昔日的葫芦庙旧地。
    全剧出场人物大约三十多位,但每个角色的塑造,都独具性格。情节和人物的动机都符合其性格发展的规律。
    主人公贾雨村从勤奋、质朴-皇榜题名,以才干治县,秉公断案-革职为民-再挤进官场,看风使舵,攀附权贵,故意假判-再升官-丢官直至蜕变成唯利是图,但他终逃不过命运的摆布,丢官削为庶民。最后合唱曲“归去兮,归去兮……”这是他至善禀性的回归吗?情节的处理自然可信。剧情最后让他“归去兮…”可谓是哲理性的神来之笔吧!他和了空的对白是别有一番滋味……。
    扮演主人翁贾雨村的是潮剧院院长兼一团团长。当家小生陈学希饰演。他的扮相俊美潇洒,表演上,神、韵俱佳,他的每句道白、唱腔、动作、眼神、叹息……均有活力,把贾雨村的宦海浮沉、人生况味,演绎得十分鲜明生动。
    女主人翁娇杏姑娘,是美的形象,她外貌很美,心灵更美,她纯朴善良,重情义、轻名利、爱憎分明,对贾雨村从钦慕其才学,萌生爱意到缔结良缘,一举成为贵夫人。当她看透贾雨村蜕变的真相后,断然请求:“你休掉我吧!”归去兮……从容离去。她和贾雨村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衬托出娇杏姑娘原只是个“小女人”,显示出她不畏权贵的“大形象”。这一笔的勾勒,堪称为编剧者匠心的神采。
    饰演娇杏的刘小丽女士,是该团优秀的青年演员之一,她用饱满的热情,甜美的唱腔,俊秀的扮相塑造了可亲可爱又可敬的姑娘。这个人物横跨两个行当,前面为活泼、可爱又多情的丫鬟,属花旦行当,后半部分为显贵的县官夫人,表现出,她端庄、稳重又具有思想性的青衣行当。饰演者的唱、念、做各方面均显示了她扎实的功底,她将人物塑造得自然大方,没有丝毫的雕琢之感。
    青年演员陈伟城的门子,他的唱腔、语调、动作、即运用潮丑的程式。又灵活的有所删减,因而较准确体现这个人物性格油头滑嘴、精打细算、明哲保身的性格特征。
    剧中还有香菱、英莲、员外、门子、冯渊、冷子兴等人物,出场的戏并不多,但人物性格很鲜明,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戏曲艺术的生命,来源于艺术的创新。戏曲又是离不开戏曲的程式。但《葫芦庙》的导演廖芝莲女士和郭楠先生在处理运用戏曲程式方面,没有受程式的束缚,从表演的内容和刻划人物的需要出发,淡化了戏曲程式,找到了一条艺术表现的捷径。正确处理了戏曲的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整出戏,节奏明快、自然流畅。如剧中冯渊的表演,巧用了一连串动作性较强的程式动作:抢背、甩发、探海紧接三百六十度旋转僵尸。干净、利落赢得了阵阵掌声。又如:其中一段情节导演设计了唱圣旨……这种设计,不仅叙述了故事情节,而且,不游离主题,又极大程度的烘托了气氛,同时具有感染力,处处传递给观众警世之言。这出戏,从内容到形式都展示出较高的艺术水平,具有观赏性。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只有新颖独特的形象才能引起人们的审美冲动,才能产生艺术的感染力,才能切实地填平,古装戏与现代观众之间的代沟。

作者: 
李耘(新加坡)
来源: 
大观园
浏览次数: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