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唱念做舞的和谐、传递声情形神的意境

    ——从《东吴郡主》看张怡凰的表演艺术风格 
 
    潮剧积淀着深厚的传统文化,也孕育出一代代优秀的表演艺术人才,张怡凰就是其中的一员。她像潮汕大地上的金凤花,散发出诱人的芬芳。在鸡鸣盛世、万里朝霞捧旭日的2005年,张怡凰以《东吴郡主》的第一主角孙尚香夺得了第九届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孙尚香这个艺术形象由此也被镌刻在潮剧史的丰碑上。 
 
    综观张怡凰在《东吴郡主》中的表演,处处荡漾着其天赋中具有的灵性、悟性以及所带来的清新雅儒的文化气息,每一个精心揣摩的唱念做舞细节,充盈着一种深遂和睿智,传递给观众的是人物的无穷韵致,达到了声情并茂、形神兼备的戏曲艺术意境,使观众陶醉于她创造的视听双娱的世界中。 
 
    (一) 
 
    唱腔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艺术手段,演员只有把剧情与演唱技巧统一起来,才能创造出角色所需要的音乐形象。欣赏张怡凰在《东吴郡主》中的唱腔,既注重科学的发声,使声带控制强弱有序,高低音衔接自如流畅,也注重声、腔、意、气的运用,因此,喜、怒、哀的唱腔给人的感觉都是高音亮而不噪,低音厚而不闷,用气足而不浊,咬字清而不僵,行腔畅而不平。 
 
    吴宫喜乐喧天,孙权陪了夫人又折兵,东吴郡主喜配英雄郎。身着喜服的孙尚香款款盈盈出台,唱“声声贺语耳边漾,阵阵春潮涌心田,……让夫君知我非是寻常女红妆”这一段时,张怡凰没有刻意去寻找“戏味”,而是非常注意“情”在唱腔中的表现,用若隐若现的“歌味”唱出了孙尚香“喜今朝与意中人儿配成双”的喜悦之情。既增加了潮剧唱腔的感染力,也体现了张怡凰驾驭旋律的能力,整个唱段听起来活泼跳跃、轻盈自如、典雅和谐又富有浓浓的情感。 
 
    在花团锦簇的孙刘联姻背后,隐藏着极其冷酷的政治斗争。洞房之中,刘备向东吴郡主陈述了孙权“以联姻诱我入瓮,以人易地,夺取荆州”的阴谋,孙尚香不禁怒从心起气难抑,唱着“听言来羞愤填膺,恨兄长用奸计谋夺州城……”时,张怡凰在简单的旋律中蕴涵着浓郁的韵味,声欲申而含态,气未理而腾芳。尤其是在高音处发挥自己嗓音比较亮的特点,唱得舒展流畅,富有激情,为后面怒责孙权“郡主尊严你全不顾,流血的心上再添一刀……”那个小高潮作了一个漂亮的铺垫。 
 
    最值得欣赏的是孙尚香来到江滨吊祭刘备的几十句唱段,张怡凰唱来一气呵成、字字铿锵。唱“魂断梦残,凭江吊夫王。江流为我咽,悲风为我旋。夫君啊,你魂归何方?想当年,你过江联姻豪情万丈,不避斧钺凤求凰。”哀怨的声腔长则飞瀑千仞,碎玉惊眸;短则繁弦急响,直叩心扉。当唱到“鼙鼓惊破女儿梦,谏夫难阻霸心狂!……孙尚香祭夫也自祭,殉梦也殉郎!” 张怡凰越唱越激昂,收尾时先抑后扬,待声音放开后,却又柔肠寸断,百转千回。孙尚香心中美好的愿望——“一手拉着我兄长,一手牵着我刘郎,同游赤壁温旧梦,共享太平好时光”遭到毁灭,令人扼腕叹息,极具艺术震撼力。 
 
    (二) 
 
    念白是经过艺术提炼的语言,具有节奏感和音乐性,与“唱”相互配合、补充,以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和内心活动。演员只有根据人物的特点和情节的开展,妥善处理轻重缓急、抑扬顿挫的节奏变化,才能达到悦耳动听、传神达意的艺术境界。张怡凰饰演的孙尚香的念白,字眼之清,腔调之美,口劲运用之妙,感情发挥之好,与“唱”巧妙地结合,构成了每一场戏的和谐美。 
 
    孙权怕东吴抵挡不了西蜀兵力,于后宫中乞求孙尚香出面向刘备谏和。当吕范说:“请郡主以东吴大局为重!”时,孙尚香回答:“大局?当初为了你们的大局,不惜把亲妹妹当作诱杀刘备的钓饵!如今为了你们的大局,使我不辞夫君急返东吴……”这大段念白紧随人物感情起伏,字字掷地可作金石声,观众的心被紧紧扣住,仿佛与孙尚香的命运一起呼吸。特别是念到“大局”两字时拉长声音,有雷霆万钧之势。而说:“你们为的是哪家的基业?为的是哪家的大局?”时,每个音节都是狠狠叩击心灵的最强音,落点在心上,震动在天地间,强劲的力度,宏大的气势,有所向无敌的冲击力。 
 
    孙刘两家的斗争已达到了白热化的高潮,孙尚香终于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具有悲剧色彩的人物,因此孙权好话说尽,也打不动她的满怀悲愤,无奈之下孙权问:“妹妹,难道你不思归,不想见刘备么?”,一听此语,孙尚香不是疾言厉色,而是徐徐吐出:“想!想了十年了!”字字泪血,声声千钧,观众明显地听到人物内心深处最深重的悲泣。由此可见,张怡凰的念白看似自然,实则是她经过内心体验后精心设计安排的。 
 
    夫妻灵堂再相见时,孙尚香的真情打不动刘备报仇心切、丢不下一方霸主的欲念。但她仍不放弃,祈求关羽显灵的那一大段落念白:“二叔啊二叔!你为汉室戎马一生,功绩昭著,却被我东吴杀害,江东有罪,尚香报愧!……望叔叔在天之灵,舍仞取义,助夫君明大义顾大局,化仇为友共讨国贼!” 张怡凰念得悲壮、沉痛而又怆凉,念出了人物在绝望中的乞求与挣扎,从而成为塑造孙尚香高大舞台形象的手段。尤其是说到:“尚香与你叩头了——” 这句话时,用长腔叫句,更显得其内心深处的极度无助,眼前除了求助神灵,她已别无选择了,给人一种压抑、痛楚之感,继而产生出一种壮美来。 
 
    (三) 
 
    人物的言语不是越多越好,有时多了反而难以将其心理活动深刻地揭示出来,甚至还会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具有细微悬念感的艺术氛围和对观众心灵的冲击力。在《东吴郡主》中,张怡凰充分运用肢体语言的审美元素,更直接、更生动地表现出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让观众去领悟人物细腻真挚的内心世界,带给观众无比震撼的心灵体验,丰富了观众视觉的感染力。 
 
    张怡凰在展现孙尚香“离别难说离别的话,满怀心事托春花”这种跌宕起伏的情感及矛盾复杂的心理时不流于形式,而是以自己内心的体验,通过肢体语言营造艺术空间,做到内外交融。孙尚香徘徊于宫女手中捧着的几盘鲜花,没有一句唱词、没有一句念白,其“心儿颤来花儿抖”的心境全靠张怡凰的肢体语言来诠释,只见她拿起花朵又放下,看了花朵又摇头……,技与艺、情与理、形与神、真与美的和谐,极具艺术的真实性,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孙尚香重回西蜀时,刘备命武士列阵,夫妻于关羽灵堂相见。就孙尚香的人格力量而言,幻想以自己的真诚和热泪唤醒陷入战争狂迷的双方,这样的精神境界令人感叹和折服。所以,张怡凰以肢体语言构成一个视像符号——昂首阔步、娇健稳重地穿越刀枪丛走进灵堂。台下的观众看到,壮志成灰的孙尚香又振作起来,她的人格力量有了新的支柱,她肩负着“和平”的内涵,外在美的元素最大限度地呈现在舞台上,产生了很强的撞击力,观众的心灵从张怡凰的肢体语言传递出来的悲剧之美得到净化。  
 
    孙尚香与刘备的性格冲撞,实际上是两种意志的较量,而意志冲突又与夫妻关系纠缠在一起,因此,在人物的表层言行中,潜藏着十分丰富的深层内心活动。她问刘备:“为尚香你可愿改弦更张息战端?”她劝刘备:“莫被仇恨迷双眼,战事一开两败俱伤。”她责刘备:“天下大义你丢一旁。”然而刘备却被仇恨迷心,难收称霸的野心,而孙尚香魂系故土,只有回归与东吴共存亡。分别时,她与刘备紧紧相拥,她用手捶着刘备的肩膀,就是这个不经意的肢体语汇,在“十载苦相思,相逢不相知”这种个人与环境的巨大冲突的特定情境下,传达出孙尚香因孙吴联盟破裂,成为可悲的政治斗争工具的必然结局。 
 
    (四) 
 
    戏曲的舞不是穿插在戏里的独立的舞蹈表演,而是舞蹈化的身段动作,当这些程式技巧与情节相结合时,就有助于刻画人物,阐释剧情。演员必须把戏曲程式动作溶化在整体和谐的音乐节奏和韵律之中,以解释舞台行动和戏剧逻辑。张怡凰饰演的孙尚香,就是把服装、道具等转化为演述故事的语汇,实现美化和舞蹈化,给刻画与外化人物心理增添了手段和张力。 
 
    《东吴郡主》的故事出于东汉末年,那个年代女贵族穿的是没有水袖的服饰,代之如海鸟的翅膀一样宽大的袖口。张怡凰充分抓住这“宽大袖口”的可舞性,以诗化的方式去表达角色对生活的独特感受,去展露人物的个性和心态。特别是在新婚喜庆这一场,宽大的衣袖左右摆动很是飘逸,随着张怡凰轻盈的步态摇曳生姿。孙尚香的飒爽英姿、新婚少女的羞喜、“慰平生当嫁盖世英雄郎”的欢快……都是通过“宽大袖口”突出了形体造型美,达到戏剧化、舞蹈化、节奏化的有机统一,构成人物心理与行为表述的整体。 
 
    戏曲舞台上的扇子不仅是扇凉工具,而且是特殊的道具,演员常常借助手中的扇子表达人物的感情。孙尚香手执宫扇与刘备筵席前听歌赏舞,张怡凰的用扇不是纯技巧的卖弄,而是配合身段衍化出各种动态美,以表现出孙尚香担心刘备锦衣玉食消豪气的情绪,达到了“有扇如无扇,用扇不见扇”的境界,随着那情、那景、那舞、那唱,潮剧舞台的那种优雅油然而升,潮剧的意韵之美也在张怡凰手中那把扇子的创造下,紧紧抓住观众的眼球,对观众的心灵进行艺术的撞击。 
 
    张怡凰饰演的孙尚香还着重于多元化、多层次地雕琢人物。比如,她将斗蓬纳为舞台道具,深层次地挖掘人物丰富的心灵世界,细腻地捕捉人物瞬时的内心情感变化。在孙刘这门政治姻亲维持三年之后,孙权乘刘备发兵西川之际,命吕范潜往荆州,谎称国太病危,把孙尚香骗回东吴。途中,孙尚香“急惶惶回吴泪飘零,舟行恨迟车嫌慢,换乘飞骑奔吴宫”的心情,都被张怡凰身上披着的斗蓬融化在和谐的韵律节奏之中,翻、甩、搭、舞形成舞蹈化的身段组合,产生出精彩的舞姿,表达了孙尚香因母后病危,内心世界的翻江倒海,构成富有表现力的舞蹈语汇。 
 
    孙尚香这个艺术形象标志着张怡凰艺术造诣的一大提升,她以唱念做舞的和谐,将《东吴郡主》中美轮美奂、刻骨铭心的一幕幕,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让人领略到一个时代的声音和历史的悲壮。由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诞生于1983年的中国戏剧“梅花奖”会因为张怡凰的出色表演而花落潮剧,这项我国戏剧界优秀中青年演员的最高奖会因为张怡凰的出色表演而填补潮剧女演员“梅花奖”的空白。

作者: 
郭丹虹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6.14)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