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峰精神与潮人善堂效应

    信奉大峰祖师,弘扬大峰精神,创办善堂广为行善,是海内外潮人特有的社会现象,至今仍在社会生活中产生广泛影响。 
   
     大峰与大峰精神  
 
    大峰(1039—1127),何地,何姓,方志无载。近人有说其俗姓林,名灵噩,字通叟,浙江温州人氏,北宋绍圣二年(1095)曾登进士,并任职于绍兴,后目睹官场黑暗,朝政腐败,弃官到闽地削发为僧。  
 
    北宋宣和二年(1120),大峰由闽入粤,到潮阳蚝坪(今和平),见有大川(今练江)阻隔南北,波流湍急,两岸乡民过渡常以覆舟为患,苦不堪言,遂发宏愿,欲建一桥以渡众生。其时,他已年届八十,仍亲往勘测江水深浅,四方广募资金,越五年携款返福建备料寻贤,然后把备好的木石粮糗工匠运载到蚝坪建桥。愈年桥成十六孔,还有首尾两孔尚未完成,他便劳瘁圆寂。余下的两孔由里人儒生蔡淳捐款帮其续建。桥成后,使乡民往来不再受风涛之苦。  
 
    大峰,一个外籍僧人,在科技尚不发达的时代,来到异乡,以八十高龄,鞠躬尽瘁,于潮阳和平里亲自设计筑造一座长桥,从物质上让百姓获得了实惠,而自己却劳瘁圆寂于建桥工地,其无私献身、济世利人的精神,便成为世人所称的大峰精神,是人类道德发展中一种进步性因素,具体地体现着中华民族固有的传统道德风尚和品德。  
     大峰精神与潮人善堂效应  
 
    大峰殁后,潮人为感念其恩德,先于和平里立“报德堂”供祀其圣像。元明期间,潮人更是把大峰当作神明供奉于僧入主持的寺庙,令崇拜香火绵延不绝。入清以后,潮人对大峰的虔信犹为殷切,并将其进一步神化,民间流传大量有关大峰造桥的神话,如演绎他与阻挠建桥的七鹤精、金环银环蛇精战斗的故事,折射体现其在造桥过程的艰辛和排除万难的顽强意志。还传说其到石尾屿村一刘姓妇人募化灶前石块,称是母石,抬到工地,石仔源源生了出来,连在田园的石羊也被点化驱来造桥,借此反映黎民百姓在大峰无私献身、济世利人精神的感召下,纷纷抬着石头参加建桥的热烈情景。神话传说从各方面折射大峰精神效应,而大峰精神的神化又使人们对大峰更加尊崇和景仰,于是到了清末民初,大峰精神效应便进一步在海内外潮人中引发出以大峰名号来宣传、号召和鼓励善行的强烈善堂效应。  
 
    潮人兴办崇祀大峰圣像、缅怀大峰德泽、传扬大峰精神、以大峰名号号召和鼓励普施善行的善堂,最早是始于南宋,到了清末民初形成高潮,其特点:  
 
    一是数量多,分布范围很广。宋时,和平里建报德古堂,供奉大峰圣像,弘扬大峰美德,是为潮人善堂的“鼻祖”。及后,随着大峰声望日高,潮人对大峰的虔信日益殷切,粤东各地善信立庙崇奉者迅速增多,到清末民初以后发展至五百多处,其中仅善堂便超过二百间,比较著名的善堂如潮阳的报德古堂、棉安善堂、同济善堂、存德善堂、念敬善堂、仁德善堂、仁济善堂、善德善堂、同安善堂、诚德善堂,汕头的存心善堂、诚心善堂、同庆善堂、慈爱善社,潮安的广济善堂、凤德善堂、太和善堂、同奉善堂、遂心善堂、修德善堂、绵德善堂,揭阳的觉世善堂、恩德善堂、同安善堂,澄海的存德善堂、同益善堂,饶平的崇心善堂、存德善堂、普惠的永德善堂、普安善堂、普益善堂、惠德善堂,南澳的慈济善堂、平善善堂,陆丰的道德善堂、大同善堂、仁庆善堂等等。海外,自19世纪90年代末旅暹潮人恭请大峰金身至曼谷建报德堂供善信膜拜之后,潮人的大峰崇拜和借助大峰名号设立广施善举的善堂、善社也相继兴起。泰国除了著名的华桥报德善堂外,还有一些府县的善堂、善社。新加坡崇祀大峰的善堂有普救善堂、修德善堂养心社、同敬善堂诚善社、南洋同奉善堂、南安善堂、同德善堂念心社、报德善堂、南凤善堂、新加坡众弘善堂、大巴窑修德善堂和马吉智马修德善堂。马来西亚崇奉大峰的善堂,除了新加坡南泽同奉善堂设立于柔佛、雪兰莪、槟城的三间分堂,新加坡修德善堂养心社设立于马六甲东圭纳、柔佛麻坡和笨珍,以及槟城威北平安村的四间分堂外,也还有霹雳州的眼色海明月善社、和丰明德善社、安顺明安善社、吉打双溪大年明修善社、威省明福善社。其他如越南、老挝、法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同样有潮人先后创办奉祀大峰广施善举的善堂。这些善堂都是在以大峰为号召的崇拜系统的架构下,具有慈善机构功能的潮人组织,各自尊崇大峰“立善堂,行善事,利己即利人,救人必自救,积善之家,天必赏之”的遗教,以济世利人为指导思想,在当地积极开展和推行各种社会福利工作。善堂除常年各行善举外,有时还在关键时刻联合举办大规模的慈善活动,如1922年“八二台风”肆虐潮汕期间,南澳、饶平、澄海、潮阳、汕头等县市惨遭其害,有八万人被淹没,三万多人死于非命,还有无数房屋被摧毁,农作物及物资等损失达六七千万元,其时各地善堂便致力合作拯救,事后还共同募款办理善后,使海内外赞扬备至。  
 
    二是善举项目多样,而且参加者和受惠者不分地域、民族、职业、阶层,均具有很大的广泛性。最初,善堂的兴办多与天灾横行的背景密切相关,各自以收尸赠葬为主要事务。及后在大峰济世利人、行善至乐的精神感召下,善举项目便再根据造福社会的需要而不断增多,除赠棺施殓外,各自还再增加救死扶伤、赈灾恤难、赠医赠药、布衣施食、敬老安老、兴学助学、办医院、造桥梁、修路亭和协助社会其它各种慈善福利事业等功能,而且惠民宏愿、任务不分巨细艰易,均尽心尽力、善始善终加以实现。入社者则不分贫富,不论捐献多寡,只要有心弘扬大峰精神,行善积德,便可成为社员。善堂虽然多为潮人所建立,但开展其慈善福利活动,都没有排他性,有困难需救助的人不分籍贯、民族、种族、阶层,都可从中获得帮助,因此深得社会的积极响应,并产生广泛的影响。  
 
    三是逐步提高层次品位,使善堂不断递进发展。首先是由原来的民间自发组织过渡至合法的正规社团。早在1929年,国内就有114间善堂分别申报获准由广东省民政厅登记,转饬保护。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近期有一批善堂、福利会,先后由民政部门核准登记,列入社团管理。另是由普通善举发展至高层次福利事业。尤泰国华侨报德善堂,上世纪七十年代兴建二十二层楼现代化华侨医院,八十年代创建华侨学院,九十年代再创立现代化综合性大学——华侨崇圣大学,随着这些项目的开创,善堂的品位、功能和作用更是迅速提升,使其在社会占居重要地位,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再是由民间兼具宗教和慈善功能的组织发展成为弘扬大峰精神的阵地。特别是近期,随着潮阳报德古堂、和平桥和大峰结庐及圆寂的旧地龙泉古寺被分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峰风景区被开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大峰墓苑、大峰纪念馆的相继拓建,《大峰祖师史话》、《大峰祖师传》、《大峰传奇》、《大峰颂》等作品、潮剧、连环画、音像品的先后出版,善堂进一步弘扬济世利人精神和从善从流的传统美德,倡导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人人热心公益,多种渠道筹善款服务群众,这方面的变化表现得更加明显。  
     弘扬大峰精神,发展公益事业  
 
    大峰无私献身、济世利人的精神,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种体现,借助大峰名号广施善举的潮人善堂则是潮汕文化一个组成部分。  
 
    今天,我们提倡正确理解和弘扬大峰精神,让社会都把替别人着想、竭尽全力帮助别人当作一种乐事,目的是为了更好发扬中华民族的优良道德传统,在人与人之间更加牢固地建立起平等、互助、宽容、和谐的友爱关系,以期进一步形成崭新的社会道德风尚。  
 
    以地缘为基础、以大峰为号召建立的善堂是民间慈善团体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继续发挥善堂的作用,运用善堂机构弘扬“重情尚义”、“合群济众”、“助人为乐”、“助困扶弱”的社会公德意识,做好社会慈善福利工作,同样有助于增进社会和谐,在社会成员中进一步建立团结互助、平等友爱、与人为善、和睦相处的人际关系,形成并养成“重义轻利”、“友善待人”、“乐群贵和”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习惯,有益于社会和谐和民众安居乐业。当然,对于善堂目前存在的一些迷信成分的支流,我们也需适当加以引导,这样才能使其在社会慈善福利活动中发挥更加积极、有力的作用。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关注汕头网(2006.06.01)
浏览次数: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