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葫芦庙》评析

    广东潮剧院创作剧目《葫芦庙》以深刻的思想意蕴,鲜活的人物形象引起观众的思考,成为一出影响广泛、"有哲学思辩、有份量的创作剧目";获得2000年中国曹禺戏剧奖·剧本奖;国家一级演员陈学希扮演该剧主角贾雨村获得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红楼梦》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悲剧为中心,以四大家族为网点联系广阔的社会背景,全面深入地反映封建社会末期的腐朽和没落;揭露了封建社会的种种罪恶和黑暗;反映了尖锐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预示了腐朽没落的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命运。在《红楼梦》中,贾雨村和甄士隐虽不是主要人物,但是这一"假"一"真"的人生轨迹却贯穿《红楼梦》的始终。
    《葫芦庙》说的是书生贾雨村因上京无盘缠而困滞葫芦庙,员外甄士隐惜其才华赠他银两衣物上京赴考。贾雨村果然金榜题名跻身官场。初入仕途的贾雨村不谙官道,为民办好事实事却被革职为民。经商人冷子兴点拨,贾雨村曲线迂回终得东山再起。
    二度为官的贾雨村为攀附权贵,出卖良知乱断命案,把恩人甄士隐之女当作礼物送与薛蟠,换取升迁。当他青云直上,官至京兆府尹时,也身不由己地卷入了统治阶级内部的互相倾轧之中,最终被发配边关充军。
    贾雨村从一介书生--官拜京兆府尹--发配充军的过程,是人性裂变的过程,是追求、幻灭的过程,是腐朽没落的封建政治对他的扭曲和嘲弄。《葫芦庙》撷取贾雨村宦海浮沉二十几年的人生历程,塑造贾雨村这一艺术形象,体现《红楼梦》的主题意蕴。
    在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理想的出路是通过科考入朝为官,实现自身的价值,贾雨村也不例外。初入仕途的贾雨村不谙为官之道,凭健全人格的文化良知"秉正义,除恶解民悬",对姑苏前任县令的积案作清理。他为民办好事、实事,得到了百姓的拥戴。贾雨村的进取,如果符合当时的社会政治要求,得到奖掖,那么他的人生便进入正循环。可惜当时社会政治的要求是维护少数统治阶级的利益,国家机器为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服务,贾雨村所做的好事实事触犯了本地强权被革职为民。
    二度为官的贾雨村已谙熟为官之道,知道要保官、升官必须攀附权贵,服务权贵的需要已是他自觉的追求。为一己之私欲,贾雨村不惜出卖良知,制造冤假错案,把恩人甄士隐之女当作礼物送与薛蟠,攀附权贵换取升迁。至此,社会政治无情地改变了他,他的人格被扭曲,他的人生也进入了恶循环。
    贾雨村实现自身价值的过程有两个层次的冲突:表层上的二上二下;深层的自身裂变。
    表层上:为民办好事实事,虽得民心却违背统治阶级的利益,此路不通。服务少数人的利益,虽得高官,却也只是工具,效用期短,一旦失却利用价值,也必然被踢出局。入仕是唯一的出路,也是一条不归路。终点是起点,起点又是终点。正循环、逆循环,都无法达到成功的彼岸。贾雨村宦海浮沉,二上二下,都不能绕出"葫芦"这个怪圈。追求、幻灭、再追求、再幻灭,是他人生的悲剧。终不悔,更是悲剧性的递增。
    深层次的冲突是内外价值实现的冲突。人格的不断自我完善是知识分子的崇高追求。但是贾雨村外在价值的实现不是通过内在崇高、强健的人格、道德力量去完成,而是用内在品格、操守去交换,内外价值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种取舍是痛苦的。把良知、仁义、恩情、爱恋都抵押与求官、保官、升官,灵魂已受鞭笞;然而即便受得鞭笞之苦最终也未能保住一顶乌纱帽。这深层次冲突悲剧性的递增,更具震撼力。
    贾雨村人生追求中表层和深层两个层次的冲突是封建社会末期社会政治可悲的一面;他的明知仕途是不归路而别无选择,又是另外一面。一个社会大环境,芸芸众生,弱小者难以存活,崇高成笑谈,卑鄙也未能有所成,这个社会就已病入膏肓。贾雨村曲折的人生路,准确地反映了他所处时代社会生活的本质,让观众透过历史的烟尘,看到了历史的警示,拓展了作品哲理思维的空间。
    《葫芦庙》以贾雨村人生的追求、幻灭为情节主线,以他人生重要转折点的重大事件来展现他的价值观及心灵的搏杀,与贾雨村相关的人和事,都是这一艺术形象不同层面的触点并作为这一艺术形象的参照物和社会生活的点面,共同体现主题。
    贾雨村的前任留下积案竟得升迁,而贾雨村清理积案却遭革职,是因为"这些案子都牵涉到本地强权"。商人冷子兴勘破的世情,其实是封建社会末期社会政治的本质,直接反映了少数统治阶级的利益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对立。小沙弥见证了贾雨村的追求、幻灭,在判英莲案中,他向贾雨村兜售"变色龙"技巧,终被"变了色"的贾雨村踢出局。小沙弥是社会生活中另一个层次的"贾雨村"。安分守己而死于非命的读书人冯渊,反衬贾求官、保官的必要性,甄士隐的遁入空门,是这个社会背景下,小人物无可选择的另一存在方式。
    "葫芦案"是贾雨村和娇杏这对恩爱患难夫妻的"分化剂"。贾雨村不惜代价,以恶抗恶博取功名利禄祈求封妻荫子;娇杏却因为贾雨村为求权势天良丧尽而身在富贵场中"负罪熬煎岁岁年年",贾雨村扭曲人性为"进取",娇杏固守人伦道德求归隐,这是两种截然不同人生价值观的撞击。娇杏不惜一切离开这个富贵场,是对贾雨村人生追求的彻底否定,是社会人伦道德对贾雨村的彻底批判。
    舞台上两个多小时,浓缩了贾雨村二十多年的人生历程和灵魂炼狱,呈现贾雨村人性被扭曲、灵魂裂变的过程,表现人物的复杂性和多面性。贾雨村这一角色行当是小生跨老生,唱做并重,人物形象塑造的过程,是对演员综合素质检验的过程。广东潮剧院一级演员陈学希担纲主演《葫芦庙》,出演贾雨村。他塑造的贾雨村重在人物的内在把握而不拘泥于程式的规定,把握人物的性格特征,循着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演示"这一个"在人生不同阶段、不同时期的不同精神风貌。于是有了贾雨村的虽困窘而不失自信和傲慢;被革职却处变不惊;翻手云复手雨虽痛苦却坚定,该巴结时能曲意逢迎,可下井投石时却又不留情……也因"这一个"贾雨村陈学希荣获本届"梅花奖"。
    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无须赘言,《葫芦庙》花开并蒂,是广东潮剧院体制改革后取得的成果,是对传统的继承和发展。我们把这一成果奉献给观众,祈盼关爱潮剧的有心人给予潮剧更高的关注和支持。

作者: 
郑丹苗
来源: 
《潮剧大观园》
浏览次数: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