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琵琶在潮剧音乐伴奏中的作用

    

    戏曲艺术是综全艺术,一台成功的剧目离不开音乐、舞美、灯光、音响等各方面的通力合作。而音乐唱腔设计与伴奏乐队的优劣,则直接影响着整台戏的成败。由此可见,潮剧音乐及伴奏是潮剧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它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 
 
    潮剧伴奏乐队由两大部分组成,即管弦乐和打击乐,俗称为文、武畔。文畔伴奏组合可分为二弦领奏组合、唢呐领奏组合、笛子领奏组合和二胡领组合等。琵琶自五十年代取代月琴进入潮剧乐队之后,无是上述何种组合,还是在“文革”期间单管制编制的中西混合乐队,都占有一席之地,并以它优美淳厚,粒状而富有弹性的音乐及其丰富的表现力,在潮剧乐队中发挥其特有的作用,得到行家和观众的青睐。 
 
    潮剧文畔伴奏的主要器乐是二弦、扬琴、椰胡,俗称为“三大件”。二弦为领奏乐器,音乐尖脆清亮,频频偏高,椰胡音色淳厚、圆润,属中音乐器,其作用主要是辅助、调和二弦尖脆的音色,故有“辅弦”之称,扬琴则音域较宽,高、中、低具备,且音量大,在乐队中起核心作用,俗称为“琴胆”。琵琶与扬琴同为弹拔器乐,其音色与扬琴较为接近而又有所区别,其伴奏方法,发音点必须与扬琴同步,其表现手法极为丰富,琵琶的演奏技巧较为复杂,且有一定难度,要求演奏者必须经过严格刻苦的训练,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和较高的音乐修养,才能拥有娴熟的驾驭技巧。在伴春中,通过轮指、弹、挑、夹弹、分、摭、扫、拂等演奏指法,与扬琴共同把文畔各种乐器的音乐统一为一个整体,使乐队整体的音质更和谐、更美、更具表现力。力求完成塑造完美的舞台音乐形象的使命。 
 
    随着人们欣赏水平的逐步提高,潮剧传统大齐奏的伴奏方式已不能满足观众的需要,故要求潮剧乐队必须有多样化的演奏方式来配合剧情需要,以满足观众的欣赏要求。 
 
    在潮剧乐队中,具有独奏能力的乐器通常有唢呐、二胡、笛子及琵琶。而琵琶在整个演奏过程中,始终以优美、悦耳的音色而颇受欢迎,它的讥音铿锵有力,高亢明亮,中音抒情委婉,圆润亲切,低音浑厚博大,柔和松弛。由于琵琶的表现力极为丰富,且有浓烈的感情色彩,擅长表现人物的悲哀、激愤的内心世界和优美、抒情的环境氛围,故在乐队中经常担负独奏、领奏任务,以渲染气氛,刻画人物音乐形象,达到理想的剧场效果。如在新编历史故事潮剧《袁崇焕》第六场中,士兵赵武为报杀父毁家之仇,擅自出逃而被抓回军中,自知难逃一死的他向将军祖大寿痛诉了为何出逃的经过后,引领待戮。面对亲如手足、视死如归的士兵,祖大寿悲愤难抑、心如潮涌。这时,音乐设计用琵琶独奏,演奏者在高音区用半轮加拂弦手法,节奏由慢渐快,指法则根据旋律变化由拂轮改为双弦夹弹,接着增加为三弦夹弹,最后变为快速扫拂,节奏越来越紧,音量越来越大,一步上学将旋律推向高潮,把祖大寿悲愤、复杂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人物形象的塑造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又如在潮剧《小刀会》第六场中,剧中有一段表现小刀会女将士飒爽英姿的弓舞,这时伴奏音乐设计了一段由琵琶领奏,弦乐奏副旋律的乐段,一开始由琵琶在中音区把位划弦奏出一个琵音后再接长轮,接着根据旋律的进行,琵琶充分发挥左手推弦、滑音、吟音、打音、右手长轮、半轮、分摭、弹挑等丰富的演奏手法,把该段乐曲奏得优美、抒情,恰如其分地烘托了一群女将士在朝阳映照下操弓练舞的英姿。其它如《告亲夫》、《血溅南梁宫》、《香壶案》、《大脚夫人》等一大批潮剧剧目,都或多或少地有琵琶独奏、领奏的乐段,这对丰富剧目的唱腔设计,提高潮剧音乐的表现力发挥着重大的作用。 
 
    在戏曲舞台上,音乐设计的成功与否以及每个演奏员演奏水平的高低也直接影响到中台演员的表演情绪及情感的发挥,影响到整台剧目演出的质量、成败。难怪有人说:音乐是戏曲的灵魂。琵琶在潮剧伴奏中虽说不是主要乐器,但它在乐队中发挥的作用是其它任何器乐所无法代替的,它以其多样化的手法,丰富的表现力使绿叶更绿,把红花衬托得更红、更美。

作者: 
徐香林
来源: 
《潮剧大观园网》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