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音乐有宗风”

    “中原正声”、“唐宋遗韵”、“宫庭音乐”等中华民族古乐,竟然随着历史的长河漂流到“省尾国角”的潮汕地区,形成了潮州音乐,并在这里扎根繁衍得到保存与完善。不少专家学者对此甚为赞叹。我国专家曹正教授认定它是“华夏正声”,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李西安教授称:“潮州音乐是中国民族音乐的根”,刘德海教授称之为“绿色的音乐”,杜亚雄称:“潮乐才是真正的唐乐”。赵朴初说:“潮州音乐有宗风”。 
 
    潮州音乐是一种自然天成的民间音乐。民间乐人执着地继承着潮州音乐的古老元素,从明清时代的儒家乐,到不同时期的民间乐社、乐馆、弦间等,都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那些古旧弦诗,并且乐此不疲。二胡演奏家陈雄华观摩了潮乐演奏后感叹地说:“潮州音乐真是了不起,到处都有成批的爱好者,随便凑在一起免看谱都能合奏”。“以乐会友”成了无形的吸引力,乡情乡音随着潮人足迹到处传播。这种“下里巴人”、“流行古音乐”文化现象是其它乐种所没有的。 
 
    潮州音乐能够从古乐发展成为民族音乐中较为系统乐种,这是与历代艺人不懈地努力整理研究、继承创造是分不开的。据资料记载,弦诗十大套从唐宋大曲一直到清代才开始定型。上世纪20年代民间乐社整理的刊物、录制的潮乐唱片,对潮州音乐的发展起积极促进作用。50年代的《潮乐改进会》、60年代初的专业团体等对潮州音乐的整理补充完善提高了一个层次。80年代的《潮乐研究》、整理录制的《潮乐十大套》等,使潮州音乐的发展又上了一个台阶。回顾过去,不难看到潮州音乐发展的历程,都是在发掘、整理、改进、创新中继承和发展。那么,在新的世纪里,潮州音乐又该如何继承与发展呢? 
 
    在2000年“中国文化潮州音乐研讨会”活动中,在2002年“首届民间音乐花会”及2003年“民间音乐花会”上,潮州音乐在“古色古香”同时已充满了时代色彩。现代人的审美观也要求着潮州音乐的不断改进,而在改进过程中,虽然持有不同态度也是在所难免的。然而,就潮州音乐而言,改与不改都不能绝对化,快改、大改与慢改、小改都要由看广大群众是否接受而决定。其实,潮州音乐不是没有大改过,文革期间搞过“革命歌曲弦诗化”,改革开放初期搞过“弦诗西乐化”,这些都明显带着时代流行的特征。近几年来潮州音乐搞创作大赛,涌现了不少创新作品,对潮州音乐改革起了推动作用。但不管怎样改革,万变不离其宗,就是改变不了传统潮州音乐主导地位。因此有人形容潮州音乐就象一条江河,海纳百川,一块海棉,优纳劣汰。综上所述,潮州音乐的继承是自然天成的,顺其自然地在民间繁延生息。潮州音乐的改革是百花齐放的,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尽可放心搞革新,只要群众认为好听就可接受,改革就成功,或许今日的革新作品会成了日后传统佳作。潮州音乐的发展是必然的,鲁迅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潮州音乐终有一天,不单是走向北京,而是走向维也纳。 
 

标签: 
作者: 
黄玉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 (2005.12.1)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