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俗文化感悟

    
 
 很多来汕的外地朋友最大的感触之一就是潮汕的节俗活动繁多,民俗活动丰富多彩,每年“闹热”,“逛老爷”之类,小到村庄,大到城镇,都在不同时间以不同形式举行活动。有学者称,这种民间风俗,多是出自对神的敬畏和为求得心灵的慰藉。 
 
 
 
 潮汕地区节俗多 
 
 在潮汕地区一些乡村至今还沿袭着全猪全羊拜神的习俗。 
 
 澄海冠陇每年正月十八有“赛大猪”的习俗,500多头开膛破腹的大肥猪各趴在一个个约有1米多高特制的木架上,这些作为供品的大肥猪昂着头,张着口,嘴里塞着大桔,猪身上贴着用红纸剪成的“×××喜敬”等字样,整个场面一派热闹喜气。澄海每年赛大猪都会决出最大的一头供在最前列,并详细标上重量,一般都有上千斤左右。被决出头名大猪的那一家便成了这一年乡里最光荣的传颂对象。 
 
 潮汕节俗的正负影响 
 
 有人说,潮汕节俗活动就是迷信,应该取缔;也有人说: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能说取缔就取缔呢;还有人说,千百年来的传统文化只能让它自生自灭,坚决取缔或大加鼓励都不可取…… 
 
 种种看法,褒贬不一,却点到了一个如何重新认识、正确对待节俗文化的问题。其实,潮汕地区民间节俗文化,是传统民俗文化的一个缩影,是了解和研究潮汕地区民俗文化和风土人情必不可少的历史素材。此类活动不仅继承了祖辈们优良的民俗传统,其中如“赛大猪”等能刺激乡民的生产积极性,而且能增进邻里关系。节俗活动作为一种信仰既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对先贤或“神灵”的一种崇拜和纪念,又表达了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 
 
 民俗活动可取,但是,民俗活动存在的问题又不得不令我们深思: 
 
 一是作为供品的全猪全羊是人们从每年开春便开始饲养,其间主人们花费了很多功夫。到了“闹热”的时候杀了供奉着。“闹热”过了只好拿去埋掉。这样一来,养猪人家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如果能改为把猪牵到一起来比试或“拜神”,过后要卖要分给亲朋好友岂不更好? 
 
 二是每年的“拜神”“做灯首”等节俗花费较大,在人们生活迈向富裕的情况下,甚至形成了互相攀比的风气。“十年游摆神,食人叭口文笑,给人食着头就晕”(潮汕俗语:“叭口文”意即微笑),当今社会此类情况虽然较少,但由此反映出来的经济负担而引发的精神负担却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 
 
 三是现在有些地方还发生了为争抢地方“神灵”而打架斗殴的事件,由此引发的地方关系恶化,村与村之间到现在还互不嫁娶的情况。 
 
 与时俱进改造节俗 
 
 民俗文化是民间瑰宝,像茶文化,食文化、民间舞蹈等。如何才能发掘、继承、发展、创新?如何才能使节俗朝着科学、文明方向发展?—是树立与时俱进的思想,坚持以人为本,重视对传统文化的继承。立足于提高人的文化素质,营造继承和创新的文化氛围,以此稳固我们的文化根基。 
 
 如果没有稳固的文化根基,本土文化就会被异邦文化冲击和取代的危险,发扬本土文化优势也只能是一句空谈。时下,有些地区实行民间文化团体与企业联合起起来,为保护民间文化共同努力,只要联合得法,还是很有发展空间的。 
 
 二是政府应该重视对传统文化的宣传和引导,保留其精华,摒弃其糟粕,把优秀的民俗文化形成一种让市民认同和崇尚的精神,共同珍惜。另外应完善对民间民俗文化保护的法规,贯彻落实到各个街道乡村,加强对民间艺术团体的扶持。汕头市浮西村在这方面就勇于创新,历年的浮西村都有“闹热”的节俗,近年,村领导结合多年经验,综合了有识之士的建议,以促进社区和谐,打造文明社区为目的,成功地组织浮西“闹热”,并以文化节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了它的文化含量,节俗时没有全猪全羊的奢侈场面,没有三叩九拜的繁文缛节,更没有互相攀比带来的经济负担。村里自行组织的龙狮队,鼓乐团闪亮登场、灯谜竞猜、英歌舞、潮乐表演、潮剧、儿童舞蹈等为该村民俗活动抹上了浓浓的文化色彩。像灯谜竞猜互动环节中,村民们更是踊跃参与,既增长了知识,又获得了不少乐趣。 
 
 三是民俗文化的发展靠传承,而传承必须依托于教学。汕头市德华学校在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带领下,作为广东省民间艺术传承基地,德华学校为潮汕民间艺人提供了一个联合展示的空间,在这里形成一股保护、传承、发展民间艺术的社会力量,把民间文艺大师请进课堂,给学生讲课。另一方面,通过筛选,吸取一批学生正式拜师学艺。同时在校本课程中先后编入了龙狮、英歌舞、剪纸、泥塑、瓶内画、对联等民间艺术项目,既转承了民间技艺,又增长了学生的知识面。 
 
 四是各个社会民间艺术机构都应发挥本身应有的功能,更新观念,为民间艺术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此呼吁社会有识之士共同努力,为拯救潮汕民间文化遗产,让我们潮汕传统民俗文化朝科学化、文明化方向发展而努力奋斗,造福于子孙后代,让我们优秀的本土民俗文化走出潮汕,扬名海内外

作者: 
陈远红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0.30)
浏览次数: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