蜈 蚣 鸡 母 蛇

    潮汕民间有句惯用语“蜈蚣鸡母蛇。”比喻那些互相制约或各有胜负,而形成连环套关系的人和事。例如在各种比赛中出现甲胜乙、乙胜丙、丙又胜甲的局面,或人际关系中甲怕乙、乙怕丙、丙又怕甲的现象。也有引申把男女“三角恋爱”关系讥喻为“蜈蚣鸡母蛇”。 
   这种比喻既生动又有道理。因为在自然界,蜈蚣、鸡母和蛇这3种动物,确实是天生的一物降一物,蜈蚣怕鸡母、鸡母怕蛇、蛇怕蜈蚣,形成了一个互相制约的连环圈。 
   先说蜈蚣怕鸡母。确切地说,凡鸡,蜈蚣都怕,不独怕鸡母。蜈蚣是一种有毒的节肢动物,体扁,一般长达12厘米,头部金黄色,有一对长触角和一对聚眼。口器由一对大颚和两对小颚构成。躯干背面暗绿,腹面黄褐,分21节,节节有足,故也称“百足”。头后一对,称“颚足”有发达的爪和毒腺;最末1对向后延伸呈尾状。常栖息于腐木、石隙和墙缝之中,一般是昼伏夜出,捕食小动物,也螯人。但在盛夏时,无论昼夜,它都很活跃。在农家,有时白天气候炎热,雷阵雨将至,那潜藏着的蜈蚣常从屋楹掉下,四处乱爬。此时鸡母或公鸡一见就竞相扑捉啄食。鸡能解蜈蚣毒,在《广东新语》里,清代的屈大均早有记述。他说:“蜈蚣,短者也,其长者节节有足,是曰‘百足’。‘它’性畏鸡,人见百足亟唤鸡,鸡未至而百足僵矣。”他还说,蜈蚣“螯人最毒。”甚至被蜈蚣接触过的食物也有毒,“误食自令人腹痛欲死,饮烧酒,或鸡肉羹亦可解。”潮汕有句民谚,说“蜈蚣咬,鸡母捂;钱龙(壁虎)咬起大厝。”也说明鸡能解蜈蚣毒。所谓“鸡母捂”是以鸡屁股“捂”住被蜈蚣咬着的伤口,就能将蜈蚣毒吸出来,化解消毒,使人安然无恙。  
    再说鸡母怕蛇。蛇分有毒和无毒2类。在农家,旧时常见的毒蛇有金银蛇(俗称雨伞柄)和眼镜蛇(俗称草鞋踏);无毒蛇,主要是那种俗称为“鸟昏”的蛇。但无论哪种蛇,它们在农家,常好爬到鸡寮(窝)寻吞鸡蛋,咬死鸡母。因公鸡脚上有距,敢与蛇斗,不易被蛇咬死。而鸡母脚上无距,又不好斗,一见到蛇就惊慌害怕,常常被蛇咬着脚,遂即瘫软在地上,跑不了。最终,鸡母或被蛇毒毒死,或被无毒蛇含吞致死。据此,在潮汕民间又形成一句“养蛇食鸡”的俗语,与汉语成语“养虎遗患”相提并论。  
   至于蛇怕蜈蚣,是因蜈蚣斗蛇很有本领。蜈蚣爬上蛇头,专咬蛇的眼睛,使蛇立即失去反抗能力,终因蜈蚣毒致死。蜈蚣还能从蛇口进入蛇腹,将蛇毒死。对此,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也有记载。他说“百足,《尔雅》作《蝍蛆》,能伏蛇,每自口入蛇腹,山行筒置蝍蛆,蛇不能近。”潮人自古就崇拜蛇。至清代,潮汕各地都有祀蛇风俗,尤以潮州城最盛。那里有个“青龙庙”敬祀青蛇,香火极旺。是时,人们视蛇为神,十分敬畏。而对于能伏蛇的蜈蚣,人们也有好感。在澄海,清末时由澄海西门人创作的著名的“蜈蚣舞”,艺术地展现蜈蚣的威风,就是这种好感的反映。此外,蜈蚣的独特形状,也在人们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故有不少以蜈蚣命名的事物。如蜈蚣船、蜈蚣旗、蜈蚣桥和蜈蚣岭等等。在潮汕,乃至国内外,自古沿袭至今的龙船,就其众多船桨而论,也是一种蜈蚣船。 
    总之,“蜈蚣鸡母蛇”这句惯用语,是以事实为依据,形象地比喻类似的人和事,通俗易懂,令人深受启发,故相传沿用,未被湮没。

作者: 
陈氏
来源: 
潮汕信息港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