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中的民俗文化

    艺术反映生活,反映一定的风俗民情。潮剧在其剧目中,大量反映了潮汕地区独特的民俗文化。这些民俗,可分几方面来谈。
     道德是年节民俗。《桃花过渡》对了十二个月歌。这十二个月,概括了许多年节风俗:“二月人游庵”、“三月是清明”、“五月扒龙舟”“八月是中秋”、“十一月是冬节”、“十二月年又终,家家处处奉阿公”。还有“正月正,新仔婿,来上厅”,反映了一年中千金民俗风情,以及拜神游神习俗。《陈在王娘》写元宵观灯,热闹非凡,一年一度,男妇不禁,还有对歌斗歌等情节。《陈太爷选婿》、《火烧临江楼》均写到端阳赛龙舟、投粽子、吊屈原。
     《龙井渡头》写了一场七朋半较场埔相亲的戏,竭尽丑化之能事,也的反映潮汕地区七月施孤的情景。《桃花过渡》的进伯也说“七月孤鬼来”。《程咬金宿店》中的店婆陈氏说:“冬节煮汤圆,不论大小,浮的先舀”,反映的是潮汕地区冬至食汤圆,与另地元宵吃汤圆大异其趣。
      其次是生活习惯。明代古代《荔枝记》写当年潮汕人喜欢嚼槟榔、蒌叶,日常自用之外,还以此待客、送礼。进伯调笑桃花:“嘴食槟榔面抹粉,手提雨伞来觅翁。”这一习俗现在已不见了,但嗜茶之风历久愈甚,不管古今剧目,也不信纸贵贱人等,均以清茶代客。《陈太爷选婿》中,白家为缠住郑佐龙不去相亲,实行“树泥粘鸟”的手法,派家丁去相亲,派家丁到郑家彻夜冲茶。 
     还有潮汕人喜食糜的习俗,在剧中多有反映。这里除了贫寒之外,也由生活习惯使然。《判妻》中,温良枝吩咐江可:”江郎,稀饭在灶上,菜脯在橱内,你自己去吃,我沃菜去了。”《剪辫记》中,两们瞎子添来添德,也是食糜配菜脯的。周不错食糜配菜脯,竟梗了喉咙。《彩楼记》的“评雪辩踪”一场,刘月娥拿出稀饭给吕蒙正吃。刘永卖文受辱,金花好言劝慰,还拿来稀饭让刘充饥。
     金花女》中,王婆给刘迪提亲,许诺“送阿舅,鼻烟壶,送阿妗,念佛珠”,反是非曲直潮人很早便喜欢吸鼻烟。金花落水被救回娘家,巫氏叫进财“煮个红卵,阿姑食过运”;最后合家团圆,进财高喊:“来去食甜丸”,反映潮汕地区独有的风俗。 
     此外,潮人的谋生手段,古称“生业”,也应属生活的范畴。温良枝告诉江可,她要去菜园浇菜,说明此地百姓多以种蔬菜为生。林秉金侵占巫家的荔枝园,乘接荔枝这机调戏程氏。经营困园,也是潮人的谋生手段。《陈太爷选婿》写了煮盐、晒盐。有不少剧目写种田、捕鱼、采茶等,反映潮人生计的各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礼仪习俗,包括某些恶俗。《荔镜记》、《苏六娘》、《金花女》等剧描写了婚嫁的定婚、送聘、办妆奁、出阁、返厝等习俗。金章说:“妹婿上京赴科期,欲来商量借盘缠。”
 《苏六娘》第三场,郭氏说:“若勿潮州例俗,女儿不好走母路,将来二老百年之后,这份家财也免旁落。莫奈中表联婚,居多不祥,这个念头,只好作罢。”
     所有这些,反映了潮汕地区风俗民情的诸多方面,是潮剧珍贵的一面。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5.1.9)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