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表演艺术家张长城:潮剧要兴旺 四好必具备

    ●人物档案  
 
    老生张长城 
 
    张长城,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1933年出生于潮阳成田镇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幼年父亡,寄养潮阳金玉镇靠理发为生的舅父家。10岁卖身潮剧戏班,从此潮剧成为他的灵魂。1993年退休,但退而不休,至今仍活跃在海内外舞台上。60多年来,张长城饰演了众多鲜活的舞台人物形象。其中的经典、最让海内外观众赞不绝口的是《告亲失》中的盖纪纲;《闹开封》中的王佐;《刘明珠》的海瑞;《张春郎削发》中的张从礼,等等。 
 
    张长城的行当是老生,但饰现代戏的角色也很成功。上世纪60年代,他饰现代潮剧《杜鹃山》中的乌豆,《南海长城》中的欧英才,《万山红》中的狮叔,等等。据悉,陶铸同志观看了《万山红》的演出之后,对张长城赞不绝口,给予很高的评价,说:“豫剧有常香玉,潮剧有张长城。” 
 
    张长城在经典潮剧电影《闹开封》、《告亲失》、《刘明珠》中分别饰主角王佐、盖纪纲、海瑞。1989年,张长城被评为国家二级演员。1993年,张长城荣获“全国地方戏曲交流汇报演出荣誉表演奖”;“鲁迅文艺表演一等奖”。 
 
    同年,张长城年满60周岁,退休。他视潮剧为生命,为灵魂,依然不卸戏装。他原来是潮剧界的“老烟虫”,但为了延续艺术生命,退休后竟然以坚强的毅力戒烟,一举成功,成为潮剧界的新闻,记者当年为他采写了《张长城戒烟》的通讯。2004年,张长城代表潮剧界出席广东省中秋文艺联欢会。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对他称赞有加,勉励他为振兴潮剧继续努力奋斗。 
 
 
 
    ●现状和前瞻 
 
 
 
    潮剧还有市场 
 
    一个在本土农村,一个在东南亚 
 
    主市场在农村 
 
 
    张长城先生激动地对记者说:“现在有些人认为,潮剧过时了,没人看了。每当听到这些议论,我就火冒三丈。这些论调,纯属‘瞎子摸象’。”他认为,潮剧在城市没有市场是不争的事实,但潮剧的广阔市场在农村,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这几年经常到乡下演出,感受到农民爱看潮剧的兴趣不减。《闹开封》‘闹’了几十年现在继续‘闹’;《告亲夫》‘告’了几十年现在继续‘告’,《回书》‘回’了几十年还是‘回’不完。这不能说是观众百看不厌,而是说明,好的潮剧,不断有新观众。” 
 
    要培养观众 
 
    张先生告诉记者,这几年,他收到很多农村中小学生的来信,他们自称是小潮剧迷,尤其是他的拥趸。一个农村姑娘在信中说,她爱唱潮曲,更爱看潮剧,但她听人说,潮剧将在不久消失。她听了很担心,特地写信请张先生指点迷津。当然,他立即写信宽慰她。 
 
    张长城认为,这些现象说明,潮剧观众辈出有人,只是我们必须加强培养力度。 
 
    还有另一个市场 
 
    张长城先生指出,潮剧的另一个市场在东南亚诸国和我国的香港、澳门。 
 
    张长城在新加坡、泰国潮人社会的知名度很高。他经常在这些国家演出。所到之处,都是鲜花和掌声。他每次到新加坡演出,新加坡戏曲学院院长蔡曙鹏必定要请他到该学院讲学。新加坡议员成汉通等东南亚各国政要来中国,必邀张长城到下榻处叙旧,唱潮曲。 
 
    张长城强调指出,潮曲在海外潮人的文化生活中所占的分量是很重的。如新加坡戏曲学院,其中的课程大部分是潮剧。又如,新马泰等国家和我国香港、澳门的潮人每年回本土请戏很频繁。还有,海外潮人社团或潮籍商家解囊办潮剧社团的事历来如“蓠蓠原上草”。 
 
    潮剧随潮人的足迹而在海外顽强地发展,前景仍看好,为本土的艺术生存提供了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我们不但要占领,还要扩展。 
 
 
 
    ●回顾与反思 
 
 
 
    “愁无阿娇藏金屋” 
 
    潮剧应该抢救了 
 
    综合素质不如前张长城先生认为,对照其他地方剧种,潮剧算是幸运的,软件并不很差:有地方党政机关的支持,有海内外市场。硬件更好:美轮美奂的潮剧中心,活动功能齐全;各个国有剧团的设备先进,民办潮剧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一而足。然而,毋庸讳言,现在潮剧界的整体综合素质大不如前。难怪有些潮剧界老人对着堂皇的潮剧中心叹道:“现在的潮剧是有金屋,无阿娇。” 
 
    综合素质包括:剧本、作曲、导演、演员。潮剧之所以能成为广东三大剧种之一、全国十大地方剧种之一,其条件就是剧本好、作曲好、导演好、演员好。 
 
    张长城说,有人被目前“虚荣”的潮剧市场所迷惑,认为潮剧没有存在抢救的问题。这个看法显然是错的。潮剧应该抢救了,救剧本、救作曲、救导演、救演员。“抢救”不能只是口号 
 
    张长城多次激动地说:“我热切盼望贤人来救潮剧。”他认为,要抢救潮剧,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求真务实,做好这几方面的实事: 
 
    第一,发动社会贤达都来关心潮剧,都来创作好剧本。上世纪50年代,汕头市副市长张华云以及一批革命队伍中的知识分子,纷纷拿起笔来写潮剧本,佳作迭现,为潮剧的全盛时期打下坚实的基础。如果再有这样的现象出现,潮剧何愁不会再兴旺发达? 
 
    第二,重视作曲队伍的建设。几百年来,潮剧风靡海内外,作曲人员功不可没,他们是无名英雄。人们欣赏着动听悦耳的唱曲,跟着嗯唱,却并不知这些曲调来自玉斗先生、忍先生、马飞先生、黄钦赐先生、李庭波先生……的心血。现在,像李庭波先生这样既能作好曲,又能教唱的先生不多了,后继乏人了。一些新剧本搬到台上,除了剧本蹩脚,曲也不成样,南腔北调,乱七八糟,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引起人们太大的注意。 
 
    第三,重视导演队伍的建设。目前,似乎潮剧导演缺乏,不少剧团引进其他剧种的导演来执导。如果此举能将其他剧种的长处吸收过来而使潮剧更完美,这未尝不是好事。但此举却把潮剧唱、念、做的长处丢弃了。当年姚璇秋未出台而一声“苦啊———”的念白,牵动了多少观众的心,现在这样的念工已不多见。还有,潮剧“激面”的做工,现在也简单化了。潮剧要姓“潮”,潮剧的长处是唱、念、做,潮剧的短处是打,我们不能吸收别人的一点长处而丢了自己全部的长处,我们要有自己过硬的导演队伍。 
 
    第四,要重视演员队伍的建设。潮剧新秀不断涌现,这是可喜可贺之事,老艺人应该责无旁贷地传、帮、带。而年青人也应该有虚心向学的精神,认识到自己“火候未到”的弱点。目前,潮剧艺人存在代沟现象,这不利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今年初举行拜师收徒活动,弘扬潮汕民间艺术的师授传统,这种举措很好,建议潮剧界仿效。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05.4.10)
浏览次数: 
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