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的渊源及发展轨迹

    中国戏剧文化的真正主体是戏曲。潮剧是我国一个古老的戏曲剧种,其历史比京剧、越剧、黄梅戏等著名剧种都要长。潮剧若从《荔镜记》这一迄今有剧本传世的最古老剧目算起,即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至今,潮剧历史的绝对数字已有437年之久。 
     潮剧与其他戏曲剧种最主要的区别是什么?潮剧是中国地方戏曲中,惟一由海洋文化滋润成长的戏剧,即更多地具有开放性和创新精神;潮剧承续南戏声腔系统,但经潮汕文化长期浸润,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如方言文学和南方柔美型的声腔音乐、潮丑和彩罗衣旦等;潮剧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潮剧广场戏和海外潮剧圈是潮剧两大演出市场,其兴旺程度为其他剧种所难企及。 
     潮剧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是潮汕文化的载体,并成为海内外潮人强有力的精神纽带,因此潮剧是国内重要戏曲剧种之一,具有优秀戏曲剧种的所有艺术特性,具有海洋文化的活力,能与时俱进,不断革新,一直保持着较高的艺术水平。关于潮剧渊源的三种说法: 
     源自潮汕的民间小戏? 
     以萧遥天为代表的《潮州戏剧音乐志》认为,潮音戏的鼻祖是潮州巫术“关戏童”。据萧遥天考证,自晚明以来,异方戏剧便相继叩潮州之门,如正音戏(南戏)、秦腔花鼓、外江戏(汉剧)使原本乡土气息的关戏童、唱秧歌、斗畲歌之类,吸收了这些戏剧优异的地方,遂缓缓形成今日的潮剧。他认为,潮剧源自潮汕民间小戏,外来戏剧只是“滋养”了这些民间小戏,使其丰润而成为独立的剧种。按现在较通行的说法,一般认为潮剧是明代潮腔、潮调的发展和充实,而明代潮腔、潮调则源出宋元南戏,即潮剧是南戏地方化的产物,主体是南戏而不是潮汕民间小戏。 
     潮剧是弋阳腔的一支? 
     以张伯杰为代表析《潮剧源流及历史沿革》一文,认为潮剧来源,弋阳系统诸腔为其宗,经过综合昆腔、汉剧、秦腔、民间歌舞小调而逐渐脱胎演化为一单独的地方大剧种。这篇文章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特别是戏曲研究部门,对潮剧源流的最早认识,多数来源于这篇文章的观点,认为潮剧是“弋阳的遗响”,是“弋阳腔的支派”等,是“弋阳腔在各地流传后的直接产物”(见张庚、郭汉城主编《中国戏曲通史》)。这一论点在《明本潮州戏文五种》刊行之后,同样亦已成为不确之论。 
     潮剧源出宋元南戏? 
     1979年,在广东潮剧院艺研室编印的《潮剧艺术通讯》第二期上,刊登了李国平撰写的《潮调是来自弋阳腔吗?———潮剧寻源之二》一文,作者通过对南戏各地声腔的查考,认为弋阳腔是南戏的一支,潮调也是南戏的一支,故此,南戏在潮州地方化的潮调,应该说是“南戏遗响”。根据一:帮腔并非弋阳腔所独有。帮唱帮腔就是一唱众和,它来自民歌,已属常识;作者又对收入《永乐大典》的三种戏文《张协状元》、《小孙屠》、《宦门子弟错立身》进行查考,证明在弋阳腔产生以前,就有帮腔存在,而且余姚腔也是后台帮腔的一种腔调。根据二:记载“今唱家称弋阳腔,则出自江西、两京、湖南、闽广用之”的《南词叙录》和记载“弋阳腔错用乡语,四方士客喜闻之”的《客座赘语》,与记载有“潮调”、“潮腔”的时间差不多是同时;而《荔镜记》、《金花女》、《苏六娘》三个明代戏文版本,比迄今能够看到的弋阳腔版本更为完整,更为古远。结论是:潮剧渊源于南戏正字,受过弋阳腔的影响,也受过昆腔的影响,但四大声腔影响是流而不是源。 
     迨至1982年,在广东潮剧院艺研室编印的《潮剧艺术通讯》第八辑上,又刊载了李国平撰写的重要研究文章《南戏与潮剧———兼与新版〈辞海〉[正字戏][弋阳腔]释文商榷》,该文分为三章,第一章针对《辞海》弋阳腔条释文:弋阳腔“由于传播甚广,并同各地语言、曲调或剧种结合,在它的直接、间接影响下,产生了青阳腔、潮剧等不少新的剧种,或成为当地戏曲组成部分,对高腔这一声腔系统的形成,起了很大作用”的说法,进行分析论证,指出潮剧、潮调是元明南戏的一支支派,是南戏在潮州方言区粤东、闽南的地方化。弋阳腔和民间小戏是潮腔、潮调发展中的流,而源则是南戏。并通过对《荔镜记》、《金花女》、《苏六娘》的方言演唱、曲牌声腔体制、伴乐锣鼓管弦、合唱、对唱、曲白杂唱以曲代言、南戏规格、七角规模等方面的校勘,证明潮腔、潮调在“明、清地方史志和文人笔记,从未有把它划在弋阳腔或其它声腔里去的记载,皆视为独立声腔存在”;潮州于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成书的《广东通志》中记载“访得潮俗多以乡音搬演戏文”等,认为由宋至明初是潮调的漫长酝酿期,在明中叶形成。第二章针对新版《辞海》正字戏条释文:正字戏“形成于明末,由四平腔、青阳腔发展而成。腔调以高腔、昆腔为主,唱、念都以中州韵为依据。”“在闽南又称四平戏或词明戏。源出自明代中叶徽池雅调,经福建传入广东。有‘四平’、‘青阳’二主要声腔,属高腔系统,俗称正音曲。附有许多昆曲和杂调。”“正字戏原名,民国以后因与白字戏对称才改名为正字戏。”的说法,以《金钗记》、《蔡伯喈》为依据,论证正字戏为元代南戏;指出《金钗记》的方言词语和乐器使用问题,方言如“宋舍为人好风梭,说话甚痴歌”等,乐器如[三棒鼓]等,是正字戏在潮州演出,而乐器伴奏则与弋阳腔干唱是有区别的。而《蔡伯喈》是“弦索官腔”的鼻祖,加之从正字戏曲戏的剧目看,保留有许多元明南戏剧目;从正字戏鼓板锣钹及弦乐器[三棒鼓]和大管弦;从正字戏曲戏的乐调显著有活五、重六等七声音阶等,证明潮剧、正字、白字的声腔自己别成体系。作者认为这便是它们不可归并于弋阳腔里的佐证。

标签: 
作者: 
陈韩星
来源: 
汕头日报(2005.2.13)
浏览次数: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