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米

  不管是红茶、绿茶、乌龙茶,也不管是新茶、老茶,还是发酵茶、半发酵茶,只要其是茶叶,潮汕人都可以泛称它为“茶米”。

  查《辞海》《新华字典》等典籍,对“米”字有如下解释:(1)去皮壳的谷类或其他植物的子实,如玉米、花生米,特指稻米;(2)小粒像米的食物,如虾米。在潮汕,小粒如米的食物还有“红肉米”“薄壳米”等。此外潮语将细小像米但不可食用的东西,如将作为建筑材料用的那些细小的石粒尚可称为“石米”。

  潮汕人喝工夫茶是挺讲究要“酽”的。不够酽——即其茶汁不够浓醇,也即是茶水冲泡得太淡太“薄”了,其主人是会被人家瞧不起的(所谓的“茶‘薄’人情‘厚’”其实是一句能化尴尬为热情的巧辩)。是故人们习惯多往茶壶罐里多放茶叶。我们知道,茶叶在冲泡过程中受到热开水的浸泡,其体积会快速膨胀,充斥罐内的全部空间,有时甚至会把茶罐盖子给顶起来。这很像人们煮饭时,原先只占饭锅里少许位置的大米粒会因为开水的沸腾浸泡而快速地膨胀,致饭煮熟后,饭粒占据了锅里的大部分容积。故此有些潮汕人在向外地朋友解释时,常说“我们是在‘焖茶饭’”。

  所以,潮语把细小如米,且有如米一样的吸热开水迅速膨胀特点的茶叶都称为“茶米”。

标签: 
作者: 
陈业建
来源: 
揭阳日报(2022.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