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后陇的陆上游龙船头

  五月初五端午赛龙舟,潮俗称“扒龙船”。相传起源于楚国人拯救和悼念屈原投江而死一事,最早盛行于吴、越、楚。其实,赛龙舟早在战国时代就有了。后来,赛龙舟的形式和寓意有了不同的变化。潮州后陇的陆上游龙船头,形式最为独特,寓意也有所创新。

  后陇的“龙头船”,顾名思义,它只是个象征龙船的龙头!“扒”的时候,就是在村里街巷里进行,俗称“游( 营 ) 龙船头”。

  龙船头的造型和色彩与一般龙舟的龙头相差无几。只是,龙头颈部上面没有封住,宛如一个箱口,可以放些传说能避邪的艾蒿、茱萸。游龙船头时,一般由三四位男子汉来做即可。前面一人用肩膀扛龙船头,随后的两人是敲锣和打鼓,几个人慢速地进行,不时还呐喊着:“游(营 )龙头船呵!”

  游龙船头,村民不只是观看,还可以跟在后面追逐,用手摸龙船头和插艾蒿、茱萸或香烛。故此,有时后面还跟着一位肩挑大竹筐的人,把村民沿途插上龙头的艾蒿、茱萸或香烛拔下来,放进筐里,以免太满不好再插。婴儿和小童则是由大人抱起来让他 ( 她 ) 自己摸。据说,摸到了龙船头,就能避恶消灾保平安及发大财。对摸龙船头最有兴趣的是少妇们,据传摸到龙船头,就能生“兜仔”( 男孩 )。

  后陇为什么不在水上赛龙舟,而要在陆上游龙船头呢 ? 现在已难以考证。一说在南宋苏姓未迁後陇之前,已有杜、王、周、胡、陈、洪、欧、杨等13 个姓氏的村民在后陇聚族而居。每年端午节“扒龙船”,各姓之间常发生磨擦,轻则互相泼水,重则船桨或拳头相向,引发出不同姓氏的宗派械斗。故改为13姓共同举办的陆上游龙船头。

  另一传说颇有神奇色彩。很久以前,后陇在端午节都是在村西北面的大溪上扒龙船的。后陇欧厝人姓欧,“欧”字在潮州话中与“乌”字近音,所以他们惯用黑色的乌龙,喻避邪和勇猛,在比赛中常夺标。

  有一年端午节,欧厝要与其他姓氏比赛“扒龙船”。别的姓氏有的村民妒贤嫉能,故意教小童唱“歌仔”:”红龙红丹丹,乌龙愣〔钻〕入康〔洞〕。康底膛〔通〕地块〔哪里〕? 虎康惊死人 !”五月初四那天,这歌刚好被欧厝“掠尾”〔掌舵〕男子欧殿哥的老婆听见,她心里暗暗吃惊,担心丈夫“掠尾”的乌龙真的会愣〔钻〕入康〔洞〕”!

  当天深夜,她趁丈夫熟睡时,用自己一条内裤给丈夫换穿,想以女人的“秽气”去“掩戏”〔污辱〕乌龙,使它丧失灵性,不会勇猛地进龙洞,保自己丈夫平安。第二天上午比赛时,欧厝的乌龙果然进入了水流湍急的“下灶峡”的龙洞,“掠尾”的欧殿哥因穿女人内裤带“秽气”,在龙尾刚要入洞前被抛出洞外跌落水中,龙船无人“掠尾”窜进了龙洞。据传遇到这种情况,乌龙会“龙洞入,虎洞出”的。但因乌龙无人“掠尾”,再也无法从虎洞出来啦 ! 此后,每逢天时“做澳”( 气候突变,暴风雨将来临 ),人们在龙洞附近,时常还可听到从洞里传出来的喊叫声:“扒啊扒,无人掠尾真哭父!”

  其实,这纯属传说罢了。潮州的先民除原住民的畲族外,大都是由中原南迁福建再转徙潮州的,民俗颇近闽地。福建泉州惠安崇武一带自古便有陆上游龙舟,举行时还要唱闽南话的《阿螺歌》,以祁求龙王避恶消灾保平安,是民间信仰中对龙崇拜的一种形式。后陇的陆上游龙船头,有可能由闽地传入的喔。不过,解放后,“扒龙船”被当成封建迷信物品被毁坏,陆上游龙船头成为历史掌故了。

作者: 
苏泽猷
来源: 
潮州乡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