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前租金一十三

  一个寒冷的傍晚,有个叫怪俗的旅客到惠来葵潭圩住旅店,恰巧旅店客满。怪俗要求:“加床位。”店家说:“加位的床也满了,只有睡灶前。”俗问:“租金多少?”店家答:“一十三元。”俗反问:“我两天前到此来,住房有床才收一十二元?”店家答:“投宿者多,你若不要,别人要。”俗见日已晚,只好付款住下。

  是夜,寒气袭人,俗睡于灶前,欲找棉被,店主已无法供应,只好将自己的上衣盖身,龟龟缩缩,总是睡不着,越想越感到委屈,也感到肚子很饿了。他见墙边有一捆稻草,草旁有一母鸡在孵鸡卵,一时计上心头,拿稻草进灶门,燃烧取暖;将卵拿出,放于鼎中,煮卵充饥。

  怪俗因睡不舒服而感到夜太长,天未亮就起身准备赶路。离店前,他见墙上挂着一柴秤,忽然想起秤的作用,又联想到店主经营无准则,便取下柴秤把锤和秤杆分放两处,然后从袋里拿起笔和纸,写了一首顺口溜:眠床“一十二”,灶前“一十三”。身冷无被盖个衫,鸡母无卵孵双脚。秤锤放在鼎盖顶,秤杆放在门槛脚。要找怪俗来讲理,请到吕宋橄榄巴。

  他把写成的顺口溜放在一只椅子上,并把椅子移堵于店家睡房门口。店家起身开门见之,看了又看,领会诗意,后悔自己待客太不公平了,想把多收的钱退还顾客,但不知吕宋橄榄巴在何处。

标签: 
作者: 
林良定
来源: 
揭阳日报(2022.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