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龄挂帅

  “赤胆忠心发似霜”,百岁老将挂帅出征,孙子“深夜走险探绝谷”,她观阵沉思析敌情,一段《百龄挂帅定边疆》,唱出了北宋扰攘纷纭事,忠肝义胆荡气回肠。

  潮剧《杨令婆征西》是一出流传甚广的好戏,南澳剧团原名角林雄华饰演佘赛花,她原唱的这段曲,深深留在了笔者的记忆中。2020年她以七十高龄,在小臻艺苑重唱该曲,风采不减当年。

  林雄华音域不是特别宽广,但带有一种特殊的磁性和低沉,能把声线韵味层层包裏,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共鸣;她的声腔独特,唱工细腻,不论是青衣和老旦,都能轻松驾驭。在《杨令婆征西》中,她把佘赛花的坚毅倔强,透过清亮但略高冷的嗓音,深入人心;在《刘咬脐登基》中,她又演活了落难的岳秀英,一段《愿夫儿平安在》曲调平和,比较难以表现人物的情感,而她在低音处的把控,超乎想象地圆润老到,岳秀英大家闺秀的气质风范,优雅知性尽藏于她的腔韵之中。

  独特唱腔百听不厌,精美戏画提升艺术魅力。郑少洲的戏画《百龄挂帅》技法朴实,一幡一人和几笔淡墨,构图简单,却戏味十足。旗幡和人物的色彩搭配,虽鲜艳明亮但不花俏:红色如桃铺满旗面,黄穗若金点缀两边,黑字厚重居中而嵌,白色托底突出主体;于无声处听惊雷,幡欲静而风不止,佘太君复杂的心理活动,透过幡穗的动态得以巧妙展现。

  “飞龙山高万丈千里远,葫芦谷峰回路险鸟难栖”,身经百战的佘太君,强敌在前,深知不可怠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于是她夜不成寐,分析敌我形势,戏画表现的就是她眺望敌营的场景。画家尊重潮剧《杨令婆征西》的服装设计,红色的风披,香色的锦服,珠凤的盔戴等等,佘太君的服装头饰,在画家的笔下,更显厚重奢华。

  “佘赛花”人称“佘太君”,历史上确有其人,但不姓“佘”,而是姓“折”,云中(今山西大同)人。她乃后汉名臣折德扆之女,北宋名将杨业之妻,皇封为“折太君”。

  史载的“折太君”同艺术作品中的“佘赛花”一样,是个传奇式人物,她受父兄影响,以戍边御侵、保疆卫土为己任。她文韬武略,精通兵法,善使流线锤,敌我皆敬仰,年轻时她憧憬爱情的美好,与杨业结成一对神仙眷侣;中年时夫死子亡,经历了“七子救驾一子归”的悲痛;老年时百龄挂帅,带领家中寡妇征西,真正是一辈子、一家子“忠”到底。

  有人疑惑折太君为什么姓佘?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她历经大量损兵折将的劫难之后,觉得这个“折”姓不好,为“利国利民利家”而自改;另一说是“折”“佘”同音,先是以讹传讹,最后民间流传下来所致。

作者: 
郑家三姐,郑少洲
来源: 
汕头日报(2022.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