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镜重圆

  成语“破镜重圆”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潮剧《乱世鸳鸯》和《宝镜记》均根据这个故事改编而成。笔者了解到的港版、剧院版和百花版等潮剧版本,情节一样曲词相同,个人认为最值得欣赏的当数1988年剧院版的录音《乱世鸳鸯》。

  《别宫》一节,曲韵动听场景动人。乐昌公主破镜求全,“各藏一半作凭证,前程珍重任飞奔”;徐德言深情相拥,“等候他日云雾散,天涯海角把妻寻”;危急见才智,“年年此日元宵节,寻机卖镜长安市”;情深义亦重,“倘若此生难再遇”“婉秋在世也无期”,至此处观众无不感动唏嘘。

  饰演乐昌公主的郑小霞,唱腔韵味值得欣赏分享。“隋兵南下乱纷纷”的“纷”字,收音归韵充满惆怅感;“宝镜乃是先王赐”,“先王”两字,先抑后略扬,“赐”字的归韵柔美圆润,余音袅袅韵味悠长。郑小霞演活了一位蕙质兰心和情深义重的公主:这位公主,是有见地的金枝玉叶,带着皇家风范,对时局忧虑不悲观、对前景伤感不慌乱、对未来破镜巧安排;她的淡定和从容,她的情之真、韵之美,精彩堪比《汉文皇后》“姐弟别”(饰演窦姫)的角色演绎。

  一直以为詹少君是名旦,意外在这个剧中欣赏到她的小生形象。她饰演的徐徳言,文生风范十足,秀气儒雅,演唱风格和表演技法比较温润。这个戏中有很多名家,陈瑜、谢素贞、陈丽璇、陈邦沐、李义鹏等联袂出演,整体水平很高,从主角到配角均十分出彩。

  郑少洲的戏画《破镜重圆》,线条流畅,色彩艳丽,有节庆场景。画家应该是认真看戏、了解历史的。虽然“边关告急燃烽火”,导致“今年元宵景萧条”,但公主听从侍女玉琴的劝解,同意理妆过节,所以画作人物穿红着彩,应时应景十分合适。画家匠心独具,人物虽然男左女右,但题款落在女方一边,重心偏移,显得她占据了画面主位。她的目光专注,是否对劫后重逢充满了期望?是否相信先王的宝镜,可以带来好运?相对而言,驸马徐德言就没有那么淡定,成婚未足一年,便要劳燕分飞,也许他“难舍贤妻恩义长”,导致神情恍惚、欲语还休。一对破镜是信物,是故事的串连,画面上的夫妻,把破镜双双半举至心口,彰显慎重和珍贵。

  “破镜重圆”有史实,唐孟棨《本事诗·情感》有载:南陈灭亡,公主与驸马破镜分离,隔年元宵日,德言依约都市长安寻镜,合镜后作诗与卖者:“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时已没入越国公杨素家为妾的乐昌公主,得诗悲泣废食,杨素问清因委即召来德言,让其携妻归江南,于是有情人终得偕老。

  破镜能够重圆,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杨素”的成全。杨素是隋朝名臣,据说他以一颗爱才之心,多次成人之美,堪赞!

作者: 
郑家三姐 郑少洲
来源: 
汕头日报(2022.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