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的神树和仙草

  潮汕人拜神之虔诚,世间罕见。

  你让一个潮汕人凌晨三点起来加班,估计没戏,但如果你让他起来迎神,他比谁都积极。潮汕人碰到棘手事情,小事情找关系,大件事找神明,电影《追龙》里面有一句经典台词:你有老爷保贺,没事的!“老爷”即是各位神祇,如三山国王、玄天上帝、妈祖等等。

  除了诸天神佛,可以寻求庇护的,还有很多花草树木。那些不起眼的植物,在潮汕人心目中,却是包含着神秘功效。

  榕树,在潮汕叫做“神树”,或者“成树”,这种最常见不过的树木蒙着一层神秘的色彩。旧时农村,每逢初一十五,总有妇女到村口“拜神树”。潮汕农村,前榕后竹,有种“神树”,必定也有种竹子,美其名曰:胸有成竹。

  这里面带有风水之说,也有朴素的愿望。竹子,有“得”和“德”的意思,地位也相当高。竹叶的嫩心有下火功效,要是喉咙肿痛,抽一些嫩心煮水喝下去效果也不错。岁末家里大扫除,吾乡称之为“采囤”,长竹竿末端绑着榕树枝叶、竹叶,将家里的蜘蛛网、灰尘打扫一清。村里要是有人去世,主事人也要采摘一些榕树叶、竹叶插在寨门口,表示辟邪。

  乡下人很少砍榕树,碰到台风天被吹倒的,或者被蛀空的,非砍不可,便请来专门的砍树队伍。砍树的人来了,不干活,蹲在路旁抽烟唠嗑。有的过路人好奇:你们不是来砍树的吗?砍树的人一骨碌站起来即时开工,动手前,对榕树说一声:不是我要砍你的,是刚才那个人说的……据说这样一来,砍树的负罪感就少了一点。至于有没有效,不得而知,但吾乡的黑色幽默,可见一斑。

  红花仙草,是潮汕两大瑞草。红花即石榴花,仙草学名为菝草,又名小槐花、三叶青。红花仙草作为潮汕人心目中的吉祥物,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青春少艾到了十五岁,就要行成人礼——“出花园”,要用红花仙草泡水沐浴,潮州、澄海一带更讲究,要用12种(闰年13种)不带刺、会结果的花草泡水沐浴,除了榕树枝、状元竹、桃树枝等植物,最重要的依然是红花仙草。寿礼、供品或婚嫁的礼物上面,总要附上红花仙草,表示辟邪趋吉。远行之前,父母也会采摘来红花仙草,一路贴身相伴,寓意平安吉祥。如果碰到晦气事,比如探病、悼念后,在进家门之前,都要用红花仙草浸泡的水洗脸,以求驱除晦气。要是病重或者撞邪,也可以这样洗脸,充满神秘色彩。洗脸后把水泼到门口,同时暗念一声:祭泼掉——据说可以把晦气驱除得更彻底。

  正月里迎神、游神,经常看到走在队伍最前头的是德高望重的乡里老大,他长衫马褂头戴毡帽,表情严肃,一手拎着一桶清水,一手拿着石榴枝,边走边用石榴枝蘸水挥洒,此为开路净道,表示四方吉祥。

  端午时节,在门口插艾草辟邪,是全国都有的习俗,但在潮汕反而不多。艾草的药效是止痒,妇女分娩后坐月子,容易得褥癣,一定要煮艾草汤兑在洗澡水里面。

  刺,或者仙人掌,在辟邪避凶的领域也有重要的地位。潮汕地区种植的“刺”,基本都属于仙人掌类植物,但名字很笼统,都叫“刺”,稍为具体点可以分为“花旺”“刺帕”。说实话,这些“刺”都不是很漂亮,种在菜园是为了防护,种在门口是为了辟邪。农村人家,经常在门口上方悬挂一些辟邪的物品,比如八卦镜、令旗,有的干脆就挂一截仙人掌。

  以前嫁接蟹兰,就割几段有三棱的“刺”,用刀片把棱切开,把蟹兰插进去。蟹兰花开时很漂亮,人们都把赞美送给蟹兰,倒是忽略了树干一样重要的“刺”。

  榕树、竹子、石榴、菝草、刺等植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涵义,你可以说它们披着迷信的外衣,但你不能否认的是,这些植物反映了潮汕人对天命的敬畏和对美好的寄望。

  新生入学的时候,潮汕这边的妈妈在给儿女整理行装的时候,会剪来红花仙草放进行李箱,希望孩子一路平安。看到这一切的孩子不要笑,那不是迷信,那是愿望,也是母爱。

作者: 
江育彬
来源: 
揭阳日报(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