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茶铺

  潮汕有句话,茶铺多过米铺,说的是卖茶的比卖米的还多,足见这里的人是多么的喜欢喝茶。潮汕人管茶叶叫茶米,意思说喝茶跟吃饭一样重要,茶和米不可分。米可充饥饱肚,茶能解渴提神,一虚一实,一轻一重,倒有几分辩证色彩。

  开茶铺,既然是生意那就要赚钱。街市的茶铺,可大可小,各有门道,各有生存的法子。不管是老字号,还是新型电商,各家各户的经营之道不尽相同,但归纳起来,你会惊讶地发现其中的共同点:关系。

  说到底,也是潮汕人引以为豪的商业智慧。

  有关系,你会拿到性价比最高的茶叶,你可以把茶叶卖给熟人朋友、有关单位。有关系,你的茶铺每天都高朋满座,谈笑之间,都是潜在的生意。

  潮汕人买茶有点怪,哪怕对门就是卖茶的,近在咫尺,但如果不熟,还是会到熟人的店里买。切莫小看这一不起眼的选择,茶铺的生意就是依靠无数条这样的人脉支撑起来的。

  欺生杀熟,不敢说没有,但从长远看来,得不偿失,鲜有老板敢冒这个险。

  常人看来,茶铺老板每天端坐在茶铺里面,喝茶聊天,轻轻松松就把钱给赚了。实际茶铺老板和天下所有的老板一样辛苦,劳力且劳心。

  茶铺是坐商,但实际没有几个是坐着就把钱给赚了的。

  往上游走,在各种进货渠道中选择最实惠的货源。往下游走,得发展分销渠道,广开财路。中间呢,在众口难调的顾客中维系着良好的口碑。一些茶,是用来维持关系的,薄利甚至倒贴。还有一些茶,是用来送人的、试用的。

  各种关系,编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局面一旦打开,财源自然聚拢。不管是长袖善舞的大茶行,还是小富即安的小茶铺,经营起来,都有学问,都有本领,都是茶铺老板个人格局的体现。

  每个茶铺老板对茶叶都很在行,即使不在行也要装作很在行的样子。

  说个笑话——

  茶铺老板甲到茶铺老板乙店里喝茶,老板乙豪迈地表示要拿出珍藏多年的绿茶来待客。老板甲一听心里面就笑了,绿茶贵在新鲜,多数不能久藏。虽然都是行家,但有时还是难免闹笑话。

  到山上采购茶叶,茶农可能会把山腰的茶叶挪到山顶,告诉你这是高山茶。如果你是傻乎乎的菜鸟,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烘焙好的半成品,需要请专门分拣茶叶的大叔大婶拣出茶枝。千八百块一斤的茶叶,要是每人往口袋揣一把,你就亏大了,所以你得在一旁盯着。

  烘焙茶叶,时间、温度全凭经验,什么火候,什么定价,全凭一根舌头尝试后得出结论。

  茶叶生长期间,要是遇到恶劣天气,比如寒潮,肯定会影响到茶叶产量。聪明一点的茶铺老板,早已在茶叶涨价之前备好货。

  一个茶铺老板的成长之路,付出的不只是时间,还有不断地比较、摸索、体会,经验就是这样逐年累月形成的。

  单凭舌头判断茶叶质地,大有人在。随便找个老茶客,他都能讲个头头是道。

  但是,老茶客能品茶,不一定能卖茶。

  茶铺老板必须在老茶客的经验之上,加上自己独特的眼光和判断才能成功,这就是经验和经营的结合。

  茶铺,本身就是一个小小的茶馆,一个小小的江湖。

  茶铺的众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幅画面。

  在茶铺里面喝茶聊天的人,三教九流,不一而论,有各种老板、各种大哥,以及来路不明的闲杂人等。

  随便找个茶铺进去,喝上几杯茶,交换几根烟,这个城市近来所发生的各种八卦消息、小道消息,便可了解个大概。

  可以这么说,每一家茶铺,都是一个资讯中心。漫不经心地喝茶,有意无意的信息交换,有时候,生意就这么谈成的。

  临时组合起来的一个小型茶话会,时事政治、娱乐八卦、历史文化、乡野趣闻,基本是老生常谈。而股市、楼市、物价之类贴近生活的话题,一个接一个,可以说上大半天。

  看过放高利贷的金链大哥,一边喝茶,一边非常专业地评价经济形势,以及非常耐心地给大家解释何为“郁金香泡沫”。

  也看过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官员。

  最有趣的是有些退休老干部,带着目中无人的倨傲,口沫横飞,占据着话题的主动权。尤其是谈及时局风云,更是一副“你们哪有我知道得多”的得色。

  若论体验生活、结交朋友,茶铺确实是个好地方。当年蒲松龄在路边搭个茶棚,一碗茶换一个故事。茶铺老板若有留意,素材整理之后,说不定比《聊斋志异》更有意思。

  茶铺老板,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茶客,时长日久,泰然自若,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不人不鬼说胡话。世故练达、圆滑变通的茶铺老板,通常会获得一个良好的评价:非常世情。

  好人缘,带来好人气。人气一旺,财气跟着旺。所以说开茶铺,不怕位置偏,就怕没人气。开茶铺的朋友说,做人做事,吃饭喝茶,归根结底,无非是就一个“和”字。茶道,和敬清寂。君子相交,和而不同。常人相处,求同存异。

  开茶铺做生意,当然要一团和气,和气才能生财嘛。

  阿庆嫂说得好——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一个茶铺老板最起码的修养,大致如此。

标签: 
作者: 
江育彬
来源: 
揭阳日报(2021.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