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闲来食茶

  潮汕人告别时的口头禅是“有闲来食茶”,这不仅是热情的邀请,也是潮汕人的生活方式,客人随时都能在一杯工夫茶中感受到主人浓浓的情谊。林语堂说:“只要有一只茶壶,中国人到哪儿都是快乐的。”离家外出读书工作已20年,食茶天天有,无事却很难,但再难一年也要安排若干次闲茶,这是乡愁,更是诗意。闲茶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功利目的或当前任务的清谈茶,不过,闲到心闲始是闲,只有心闲才能真正体验到惬意的茶生活。

  与江兄、茶童、四木君和深柳读书人的茶会,话题多为评论生意与赚钱。总是有意提醒:积恶钱甭赚,不要被利益冲昏头脑;要投资不要投机,面对战略挑战要有定力。总是重申结论:生意时刻冲锋陷阵,却不能忘记赚钱的初心;商场面临刀光剑影,却不应模糊企业的使命。这样的茶会需要冷静的心境,需要平和的讨论,在一杯杯茶中放慢脚步,调整航向,平衡好利益之短期与长期、局部与全局的关系。磨刀不误砍柴工,只有方向正确了,路才会越走越顺。如同用沸水泡大红袍,用80度水泡龙井,若水温用反了,茶便毁了。

  与林老师的对品主要谈及文学和旅行。“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既要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让宇宙和历史成为人生的坐标。与唐老师的闲谈常是艺术与情趣。艺术是为人生的不如意寻找一个超凡脱俗的出口,让心灵得以滋养;情趣是给忙碌的工作增添些许柔情蜜意的温暖,让生活不再单调。这样的茶聊必是愉悦的心境,每一杯茶都让思绪放空,给生活留白。日常若被事情填满,心情必悬在半空,那是生存而非生活。宛若茶满欺客,七分满刚好,有利于锁住香味,留下乐趣与人情。

  与陈师兄的品饮常聊到人生与理想。彼此虽起于微末,但总告诫不要在日常琐碎中失去自我,变得卑微,活得苟且或猥琐,而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放大格局,自我燃烧。在西南政法大学宿舍的博士生茶座常谈论学术与真理。大家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有无结论不重要,重要的是都毫无保留的各抒己见,似乎满腔抱负也得到释放。这样的茶座充满赤子情怀,在一壶壶茶中“虚度”时光,历练长途跋涉后的返璞归真。就像陈年生普,泡到最后味淡了还可煮,尾水之甜又重现了,归来仍是少年。

  品茶的主题不同,氛围不同,心境不同,茶味自然也不同,而不管是追求真理还是享受生活,都离诗情画意很近,离浮躁与慌乱很远。林语堂还说:“捧着一把茶壶,中国人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生命是一场长途旅行,不可能从头到尾保持同一节奏,而应张弛有度,宽紧交替,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闲茶是逗号,让生活的节奏变得更欢愉;是省略号,让灵魂的停顿变得更舒坦。因此,在攀登人生之山的过程中,若能带上一壶清茶,一路走走停停,欣赏风景,觉醒前行,那生活将更从容,灵魂也将更自在。

  有闲来食茶。

标签: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揭阳日报(2021.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