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曲镇住无情场

  潮剧《青蛇传》是《白蛇传》剧情的延续,这个剧之中,白蛇被押在雷峰塔下,全剧主要讲述青蛇苦练武功搭救白蛇的故事情节,《青蛇传》的主角顺理成章从白蛇转为青蛇。黄芝香演绎的白蛇在《青蛇传》中的戏份不多,仅有出场被压雷峰塔下的一个几分钟唱段以及十八年后在塔里的一个唱段,加起来不到十来分钟,甚至哭塔这一场的时候,她也被局限在塔里没有现身,与全剧三个多小时的篇幅相比,黄芝香在这个戏中的戏份少之又少,但是两个唱段经过黄芝香的动情演绎,情与韵俱生,非常动听,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如果可以使用一个比喻,整出戏就是一盘潮汕的粿肉,而黄芝香的这几个唱段就是粿肉之上青翠欲滴的芫荽。

  黄芝香饰演的白蛇在《青蛇传》中刚出场不到几分钟之后,就被镇压在塔里。这一压就是十八年,十八年间,塔外发生了许多故事,许仙被羁押在金山寺,青蛇学艺而后复仇遭难,再之大难不死而又逃遁,许梦蛟长大成人……一系列的情节如电光火石一样一幕幕一闪而过。尘世间诸多纷纭的变幻,而塔里的白蛇十八年来只有孤单寂寞凄清相陪。十八年后的某一天,她的儿子许梦蛟长大成人,得知自己的母亲被压在塔下后前来哭塔,因悲伤过度而昏倒在塔前。此刻,整个舞台空荡荡的,满场皆静:白素贞被压在塔里看不到身影,许梦蛟晕倒在塔前,整个演出区域形成了静场。而就在此刻,黄芝香饰演的白素贞在塔中传出一阵幽幽的独唱。戏里,白蛇是在昏迷之中听到哭声而后醒来,而戏外,观众是在骤然静止的情况下逐渐被再次带入动态场的,白蛇在塔里的这个唱段是介于静与动之间的一个过渡。

  昏沉中,乍闻孤雁悲

  如泣如诉声凄凄

  是血是泪哀哀啼

  抬头望  西湖白浪连天涌

  钱塘乌蒙罩阴霾

  侧耳金山钟鼓躁

  极目临安云天低

  念素贞 欣慕人间佳偶

  喜恋花开并蒂

  焉知道贼法海屡加迫害

  美姻缘迭遭磨折

  夫离子散悲未已

  身遭塔难了何时

  花开花谢十八载

  潮起潮落年复年

  静场,是指文艺演出中,舞台上出现的短暂无声响和动静的场面,这一静,舞台场面就成了无情场,如何压场在于导演的安排与演员的把握。《青蛇传》中这一段静场的曲几乎四分钟,满场皆静态,所有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这段唱腔,能否压棚,全在唱腔,这是非常考验演员唱功的。导演的这种处理风险很大,一不小心就会有观众坐不住引起躁动,所幸黄芝香清脆甜润的唱腔赢来了满场观众的侧耳倾听,这种长达四五分钟静场处理在戏曲的演出之中是非常独特少见的。

  黄芝香在演唱这段独唱是倾注了情感的,她善于用唱腔的拖腔来演绎唱词的内涵。此时的白蛇在黑暗阴冷的塔里被塔外一阵莫来由的哭声惊醒,因此她此时的心态有点懒洋洋的,十八年来的关押,她应该也是探寻过很多逃脱的机会的,但均未果,因此她是接受被羁押的现实的,此刻她听到塔外的哭声,在黑暗里醒来,抬头似乎看到了西湖的白浪,耳边仿佛听到了金山寺的钟声,她想起自己的身世,她原本已经修仙得道,无忧无虑,但是因为羡慕人间美满姻缘才来到凡尘,却遭遇到了法海的镇压,导致夫离子丧(此刻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活着),而又身遭宝塔的镇压,十八年的时光过去了,每一天在塔里能听到的只有海潮的涨落声。

  这段曲真好听,听出了一种历尽人生坎坷而后复归平淡的况味。黄芝香那一句“抬头望,西湖白浪连天涌,钱塘乌蒙罩阴霾。”这一句懒洋洋,略带失落,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她也没有任何兴趣,心中有着淡淡的悲苦,钱塘美景在她心眼之中蒙上了阴霾。接着,“侧耳金山钟鼓躁,极目临安云天低”,黄芝香利用拖腔,将“侧耳”的“耳”拖拉,于是看不见的声音仿佛成了一道看得见的声波,通过声腔的演绎,观众也仿佛听见塔里白蛇侧耳认真地听的形象。十八年的岁月中,钱塘潮起潮落,金山寺钟鼓依旧,白蛇被镇压的现实一点都没有得到变化。白蛇本来已经修道成仙,但是因为羡慕人间的男欢女爱,她跌落凡间。虽然这样,白蛇无怨无悔,同时内心充满了对未来期待。正是这样一个充满着淡淡轻愁,哀而不怨的唱腔压住整个舞台,观众也在黄芝香甜润清脆的唱腔演绎中听到了白蛇十八年来的心声。

  黄芝香在《青蛇传》出场不多,唱段大约仅有三段:一段是出场时候被法海号令神将镇压在塔下的抒怀,那句“凶神恶煞驱我西湖来”充满了烈气与仇恨,十八年后,时光淡化了白蛇的仇怨,因此白蛇在塔中的独唱平平淡淡,岁月了无痕,再多的仇恨与挚爱,在现实面前都得放下,是以静场的压场唱清婉空灵,参透人生况味,尔后的第三段唱段是白蛇闻说塔外哭塔的乃是自己的亲生子,她的柔情顿时被牵了出来,此时她是一个慈爱的母亲,面对自己的孩儿嘘寒问暖。三段曲,黄芝香都把握了剧情与唱词,唱出了情感。

  潮剧前辈陈鸾英曾经说过,唱曲必须要有情,无情就等于零。黄芝香的曲是有情的,因为有情所以能压场,因为有情,所以在《青蛇传》中的戏份并不多但依然让人记住了她的唱腔。

作者: 
黄剑丰
来源: 
揭阳日报(2021.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