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饮”的回味

  日前有一堂侄娶媳妇,在乡里宴请亲朋。与我同桌的一位来自潮阳的亲戚,对席上的菜式赞美有加,并谈及彼间近年乡下筵席,大都请揭阳师傅去做。

  于是我想到“乡饮”。这里的“乡饮”,当然与古代官府宴请贤士是两回事,指的是乡间宴请客人的现象。随着乡村社会生活的改善、提高,乡人每逢婚丧喜庆各种大事,即举办筵席以款待亲朋,这已是很普遍的现象,可以说也是一种风俗了。如何规范这一风俗,使之热烈而又不浪费,适可而止中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美丽乡村重要内涵与组成部分之一,这不是本文所要讨论的问题。本文所要讨论者,是怎样把乡饮真正做成一种文化、一种产业。

  乡饮有乡饮的特色,由于那些特色而深受乡人的喜爱,因而市场越来越大。从某一角度上说,这也是改革开放成就的一个表现,总体而言,我们应持正面的评价。因势利导,振兴乡饮产业,既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也促进经济发展,开辟农民就业门路,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可以选择一些乡村作为试点,作为示范。譬如有文献载揭阳炮台新寨村从100多年前开始便有人以厨师为业,出现过吴凤鸣、吴凤亮等潮菜高手。此后师徒相传,代代相承,输出潮菜厨师不少。他们不但受聘到各村寨办食事,做主厨,有的甚至还应聘到港、澳和东南亚各地区施展厨艺。利用这一文化资源,开设学校,研究、培训、推广厨艺,以丰富、提升农村饮食文化。结合实训,培养各类乡饮生产人才,形成乡饮产业。

  还可延伸,下至食材生产与选购,上至食礼规范的指导或传播,全面提高乡饮文化含量与水平。至于营养学、养生学、卫生保健学等,当然也是题中之义。这就意味着,乡饮作为文化时,还是一个结构颇复杂的综合工程系统,可带动很多类人的参与和受益。

  潮州菜是最好的中华料理,但它不是阳春白雪,不是只有少数人可以享受的美食、雅食,还可以也应该借助乡饮普及到乡间,让生活于农村的人们得以共享。这就要求在普及、传播上有着许多环节需要理顺,这个过程需要通过实践,需要时间磨合,对于潮州菜的“做大做强”,也是一个历史机遇。

  潮汕文化中许多需要通过活化,才能保持生命力,才能变强。这些过程、方式、方法因物而异。饮食尤其是美食,其实也有着这个问题必须重视,否则就会因为太受传统拖累而沦于落后;或深受渗透而导致“变质”。以乡饮为载体,对传统美食进行“保鲜”、提质,便显得重要,因其处于关键位置上。

  罕见有人把乡饮纳入文化进行聊叙,乃想起个头,以之引至,使这一民俗更有益于地方。

标签: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20.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