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过十日,无论生共熟

  “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最生动的是“胀平目”,不讲吃,讲“胀”,饭不是吃下去的,而是像往口袋里装东西那样“胀”进去的,很夸张地描写一口气都不停、大口大口地吃饭的形象。“平目”,指到了眼睛这里。饭吃下去是到了胃里,把胃装满了还停不下,连食道也装满了,差不多就到了眼睛这里啦,极度地夸张!

  从方言字书写来看,“胀”不少人写不出来。其音dion3/diên3,往里装东西的意思,如:“撮地豆个伊胀入布袋”(把这些花生装进口袋里)。也引申用以指大口大口、无节制地吃,如“胀猪肥,胀狗㾪,胀人如纸囝”(多吃的猪肥,狗瘦,人也瘦得像纸人似的)。“胀”字读dion3/diên3 道理很简单,从“长”得声的字大部分白读可以读-ion/-iên 韵母,如“张(姓氏)、账、帐”。其实“长”字本身也有白读-ion/-iên韵母的音,如“家长”(旧时指商铺里的经理,“三言两拍”里多指东家)、“族长”等。

  我编写《潮汕方言熟语辞典》(海天出版社,1993年)的时候,“平”字让我费了好长一段时间焦虑才确定下来的,因为在口语中,它基本上都处于语流中,读成 bing7,低平调,调值接近阳去声。而“平”字是阳平声。后来查了福建闽南话词典,才知道在各地闽南话中读 bing 的比比皆是,而阳去调则是阳平调连读变调后的调值,这是符合变调规律的。除了“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之外,还有“花旦平肚脐,小生平胸前,老生平下颏,乌面平目眉,老丑四散来”中的“平”,在语流中也是阳去调,平齐的意思。

  有另一个 bing7,就不是“平”字了。如“百赊唔如五十现,五十现唔如廿五bing7”、”食bing7使现”等,这个 bing7,在词或者词组的最后一个音节,是本调。bing7是现成的、就在眼前的,其本字我至今不明,在《潮汕方言熟语辞典》中我写成“便”,但一直认为未必正确。

  潮汕地区是水稻种植遐迩闻名的地区,全国第一个亩产千斤县、两千斤(一吨)县都在咱们潮汕。成千上万的潮汕老农(农业技术员)奔赴广东各地(包括现在的海南省)指导水稻生产。这些经验丰富的技术员把水稻种植的经验总结成为谚语,这就是所谓的“农谚”。例如:

  小满稻掼产,小满前后水稻孕穗。这个谚语中的“掼”,潮音读 guan6(官6),本来是用手提的意思,如“掼脚花篮”(提着一只花篮),“掼篮饭”(本来是送饭的意思,引申指送礼)等。引申指怀孕,叫“掼阿孥”、“掼囝”。“稻掼产”指水稻孕穗,大概是由人及物的引申。另外,“稻”字此处读diu6(丢6)。

  小满三,对头担;小满七,胀到疒敝。谓小满后三日就发生螟虫害,则减产一半(对头担);七天后发生虫害,则不影响收成。疒敝,潮音big4(必),皮肤或者器物裂开。胀到疒敝,指吃得肚皮都胀破了。与本文标题之“胀平目”有异曲同工的夸张形容之妙。(“疒敝”字的考证,请参阅李新魁老师和我的《潮汕方言词考释》第33页)。

  夏至,稻好试,指水稻早造到了夏至,就可以开镰收割了。

  有不少水稻种植的谚语,是早、晚造对比来说的,更加容易让人家听明白。如:

  早田布谷雨,晚田布处暑,水稻早造在谷雨前后插秧,晚造则应在处暑前后插秧。布,布田,插秧也。谷雨的“雨”,此处文读为u2(羽)。前面的节气“雨水”,“雨”字也多读此音。有另外一句谚语叫“早田布立夏,割稻着相骂”,就是说早稻插秧应该在谷雨前,等到立夏才插秧就误了农时,等到夏至收割时就会因为收成少而互相埋怨(相骂)了。

  早田布斜,晚田布正,早稻秧苗宜斜插,晚稻宜直插。这是插秧的诀窍。

  早田密,晚田疏,早造插秧宜密集,晚造插秧间隔宜宽疏。密,潮音bhag8(木)。疏,潮音siu1 (梳)。

  早田如绣花,晚田如放飞,早稻插秧宜小心慢插,像绣花一样,因为初春季节,咋暖还寒;晚稻则可以马虎一点,所以插得飞快。

  早田深水养,晚田一巴掌,早稻插秧后宜灌深水保温(深水养),晚稻田水只淹过巴掌即行。养,潮音ion2/iên2,蓄养的意思,如“养金鲤、养猪栽”等。

  早田雨,晚田露,早稻宜雨,晚造宜露。此处的“雨”读白读音hou6(户)。

  水稻的早造、晚造,潮汕话也叫“早guê3(过)”、 “晚guê3(过)”。guê3 的本字是“季”。“季”字属于《广韵》的见母(g-声母)至韵字,这个韵母里有少量的字潮音读-uê韵母,如“帅 suê3、寐muê6” 等。“晚”字有些地方不读mung2(门2)而读ung2(稳)。

  这些农谚现在不种田的年轻人都不懂了,也许以后也不再有传授种田经验的价值了,但其中保留的潮汕话读音,则还是很有方言语音资料价值的。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