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关雪》里的人性

  韩愈是潮汕人心中的神。《蓝关雪》这折戏说的就是他的事儿,也叫《韩文公冻雪》,在这出戏里,韩愈走下神坛。

  故事的背景是唐宪宗时,韩愈上“谏迎佛骨表”,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对于韩愈的有违圣意,所有人都是不以为然的,连韩愈的妻子,他的老仆张千、李万都不认同。但是京师到潮州,迢迢八千里,潮州遥不可及。韩愈的登程,凄凉且寂寞,无人送别,只有老仆瘦马。老仆对老爷得罪皇帝一事,虽然颇为埋怨,但事不可逆,也就认了。唯有瘦马一匹,脾气执拗,不肯南渡,越衬出韩愈的凄凉。

  这出戏里,韩愈不是圣人,他只是个倒霉蛋。在苦诤力谏迎佛骨之后,皇帝的惩罚来得如此迅速,而当这一切在他踏上漫漫南下路时,变成如此真实而具体的体验,此时,作为道统的维护者,他身上的神性光芒隐去,人性的软弱凸显。他会怀念朝中的富贵荣华,他会感喟人离乡贱,他会拿孔圣人也曾遭磨难来为自己打气,他又自叹头童齿豁人将老,担心骨埋瘴江边。

  这出戏很多剧种都有。潮剧的《蓝关雪》是老生唱工戏。

  韩愈是潮汕人心中的圣人。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拿韩愈能做的文章非常多,他是古文运动的发起者和推动者,他是唐宋八大家,他谏迎佛骨一事,却偏偏挑了这样背运的一段来说来写。戏曲毕竟不同于文章,文章是写作者的事,戏曲却最终是看戏人决定的。人们爱看韩愈冻雪,可以说,他们爱这个人胜于爱一个圣人。

  被贬往潮阳。

  在朝中享不尽富贵荣华,今日遭遇如斯,受此长途苦磨。

  常言道人离乡贱,我如今好似那猛虎离山出涧,又好比那蛟龙离了沧海,凤凰飞入在鸦雀群中。

  又想起古有孔子也曾绝粮把麒麟叹,似这等古圣先贤,那先贤都曾遭磨难。

  苍天,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只是愁煞了我,这个被贬潮阳路远八千。

  满天瑞雪纷纷下,一似梨花离了枝,乱纷纷似龙退甲,白茫茫冷彻寒衣。

  我头童齿豁人将老,雪光射眼步难移。

  字字沧桑。

  这样的唱词才和普通人贴着心。

  在潮剧里,传唱最广的往往是凄惨的乌衫曲。乌衫是青衣中处境悲惨的一类,是潮剧特有的称谓。“乌衫出棚目汁滴。”这句戏谚奠定了此类角色的悲剧基调。包括像《蓝关雪》这样的剧目在内的色调黯淡的戏,为何偏得人们喜爱,不外因为这类戏可以遣怀,人们是借戏来表达自己,毕竟人生不如意事八九,这样的戏,可以稀释自己的愁苦,一曲既唱,烦闷渐排。

  有用的东西不会退出生活,这样也许可以解答我们为什么还需要戏曲的原因吧,答案在老百姓这里。

作者: 
梁卫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2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