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波锣演奏出潮汕人的委婉情感

  潮剧下乡演出,往往是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大多时候是台上做戏,台下会夹杂有呼儿唤子抑或小孩啼哭的各种杂乱声音,但是不管如何,当戏曲到了高潮,随着活五调的演唱,深波锣的响起,台下往往会安静下来……  

  最动人心的戏,大多是悲剧,最好听的旋律,往往都是悲调。潮剧中,当主人公遭受各种人生苦难遭际之后,其倾诉的唱腔往往会采用一种腔调叫做活五调。活五调的曲调委婉、深沉,长于表现悲愤、激越的情绪,是一种悲调。而在活五调的唱腔中,大都会用到一种乐器伴奏,这种乐器叫做深波锣。

  深波的锣面直径大约有60~80厘米,锣边高10~15厘米,因为锣边比一般的铜锣高,故名深波。打击演奏的时候,深波要悬挂于锣架,用一把特制的深波棰敲击。深波棰的棰头是用布或毡做成圆柱体,中心塞满柔软的布或棉絮,另用藤条将棰头中央夹住缚紧做成棰柄。击奏时,要击准锣心最好的发音点。响击时,演奏者将左手放在深波背后控制发音和余音之长短,用手掌按住锣面,即可止住音响。闷击时,左手捂住锣面。深波发出的音宏大、低沉、厚重,余音长,可融合、协调各类打击乐器的音响。

  深波锣在演奏时候,非常讲究力度的把握,不可过大或者过猛,当年潮乐团曾经在一次出国演出的时候,外国专家听了潮州音乐之后,对深波非常感兴趣,演出结束之后,专门到后台来参观潮州音乐的各种乐器。当他们听说深波就是那个能发出深沉委婉声音的乐器,其中一位外国专家拿起深波棰,以为跟敲铜锣一样敲击,用力一击,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当时一位负责演奏深波的师傅立刻跳了起来,夺过深波棰大声叫道:“我个深波分你拍散去了!”那位外国专家呆若木鸡,一时还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这个小故事说明深波锣的敲击非常需要掌握好力度,不能随便大力敲打,只有力道恰到好处,才能敲出震动心灵的声音。

  潮剧下乡演出,往往是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大多时候是台上做戏,台下会夹杂有呼儿唤子抑或小孩啼哭的各种杂乱声音,但是不管如何,当戏曲到了高潮,随着活五调的演唱,深波锣的响起,台下往往会安静下来,因此潮剧戏谚中说到:好深波,会压棚,好老丑在下半夜。大概意思是 “深波”在音乐气氛上往往能收到压台的效果。好的老丑角色常在午夜过后才出台,以起压台的作用。

  深波锣作为潮剧一种特色乐器,演奏出潮汕人的委婉情感,深受潮汕人的喜爱。潮剧的票友这么形容:“听到深波锣的声音,觉得非常‘雪心’,感觉这种声音击中了内心的最柔软之处,因为动心,甚至浑身疙瘩也起来了。”

  潮籍著名画家林墉喜欢潮州音乐,他对于深波锣也情有独钟。在广州大道中有一家由潮人主办潮人管理的美术交流中心叫做逸品堂,林墉是这里的艺术总监。逸品堂在布局和文化色彩上按照林墉的意思,处处突现潮汕本土文化,入门除了墨香,还可隐隐听到喇叭中传出的若有若无的轻柔潮州弦丝乐。厅堂布置是潮州模式的,其中来自潮州的金漆木雕,潮式酸枝交椅以及各类奇石和正宗品茗系列等,都呈现潮汕文化的韵味。耐人寻味的是当中还用木架吊着一只巨型的深波锣。对此,有人不解,林墉说:“(深波锣)余之心声也,凡知逸品堂,宜如此锣音,深沉悠长,中心共鸣,此也余愿也。”

  深波锣声音低沉而不张扬,委婉却又最动人心,这,其实就是潮汕人待人接物与为人处世的一种间接体现。

作者: 
黄剑丰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