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就应该姓潮”

潮剧《镜缘》中的乐昌公主

王仁杰先生

  潮剧《镜缘》剧本的创作得到全国著名戏曲剧作家王仁杰先生的无私指点提携,其背后还牵系着一段感人的师生缘。王仁杰认为,剧种应该有自己的特点

  

  王仁杰先生是全国著名的剧作家,我是基层院团的一个小编剧,如果没有特殊的机缘,我是不可能结识到仁杰先生这样的名家的,这机缘就是2016年文化部举办的“千人计划”戏曲人才培养高级研修班。该班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举办一期,分为戏曲编剧、导演、作曲、舞美4个方向,共培养1000名戏曲创作人才。我这个潮剧编剧有幸成为第一期编剧班的一名学员。

  有幸遇名师

  研修班的第一阶段是集中授课,地点设在中国戏曲学院,授课老师都是国内一流名家。我每天如饥似渴地聆听着各位名家大师传授他们独特而宝贵的创作经验,日子过得紧张又充实。

  终于等到我盼望已久的著名剧作家王仁杰先生的课。上午由先生作题为《返本开新——当代戏曲编剧的文化使命》的学术讲座,王老师淡定从容,语调平缓,将他的艺术观点娓娓道来。我记的笔记不多,但对每一点都深深认同。下午是师生互动交流。面对这位学识渊博、作品熠熠生辉的剧作家,学员们既景仰又崇拜。大家陆陆续续提了些问题,王老师回答了一些,但对于有的问题,他认真地想了一下后,无奈地说:“对不起,你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那些问题确实很难回答,王老师又不是那种随便应付和只讲空洞大道理的人,他的无法回答正显示其认真对待的态度。只是睿智机趣的老师用如此直白的话语应答,那种反差让大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提到泉州与潮汕的文化渊源,提到了我们共同拥有的传统剧目《陈三五娘》……王老师亲切地笑了,他说:“你们潮剧的《陈三五娘》让陈三在潮州受了些磨难,我们梨园戏的《陈三五娘》则是让五娘在泉州吃了点苦头。”听着老师拉家常般的讲述,想到其中微妙的关系,我不由会心一笑。

  除了集中授课,学校还拟出一份导师名单,学员可以自己选择导师,再由导师确定是否要收这个学生,可以算是双向选择吧。那份导师名单里的每一个名字对我来说都是如雷贯耳的。但我毫不犹豫地锁定了王仁杰先生,因为2005年在广州第一次观看梨园戏《董生与李氏》时,我便被震住了,那古朴典雅的唱词和细致入微的表演,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令人叹为观止。我没想到,古老的梨园戏能迷人到这样的程度!从那以后,我就被王仁杰和曾静萍两位艺术家圈粉了。眼前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怎能不好好争取呢?

  课后,我跟王老师建立了微信联系,斟酌了两天,我终于忍不住跟王老师发了条微信,表达对他的景仰之情,并忐忑不安地表达了希望他能当我的指导老师的愿望。没想到,王老师居然爽快地回复我:“好吧,互相学习。”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无私携后进

  北京集中授课结束后,学员们返回各自单位,边工作边继续修改作品,由导师进行远程指导。我把原先带去北京的一个现代戏弃之不用,准备另选题材,创作一个自己真正感兴趣又比较符合王仁杰先生风格的古装戏。我想起自己思虑已久的“破镜重圆”的故事。乐昌公主与徐德言“破镜重圆”的故事十分美好,这个题材放在我心里已有八九年之久,由于人物关系还没琢磨透,主题抓不准,所以一直没动笔。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次趁着研修班学习的机会,我感觉好像抓住了点什么。回到汕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初稿写出来了,剧名定为《镜缘》。我把剧本打印后寄给老师,然后就忐忑地等待着回音。

  几天后,我接到了王老师的电话,老师说:“你的剧本我读了三遍,才敢跟你提意见。”我心里那个感动啊!王老师肯定了我剧本的构架和对人物的把握,表扬我唱词写得不错,并且指出个别有损人物形象的细节,建议我在剧中增强一点喜剧色彩。在后来的微信往来中,王老师又明确告诉我:“现在有些新编戏形式大于内容,有认识价值没有欣赏价值,剧种特色趋同,这样不好。你不必赶时髦,也不管什么深刻性,你想走的路是对的,剧种应有自己的特点,潮剧就应该姓潮,要坚持。再,所谓提炼主题,我也不懂。《镜缘》这个戏的基础很扎实,不要动摇。我对剧本的意见不成熟,只供参考。”我根据老师的指导意见进行修改,然后再把剧本寄给他老人家,如是往来多次,才最终定稿。

  后来我跟班上的另一位学员交流各自作品的完成情况,她听说王老师这么耐心细心地指导我,羡慕不已。确实,我是一个幸运儿!学习期间得到王仁杰先生的无私帮助、尽心指导,顺利完成作品,取得实实在在的成绩,这不仅是我个人之幸,更是潮剧之幸。

  师恩世泽长

  2017年6月,我们首期学员带着各自的作品到北京进行结业汇报,在答辩时,我的《镜缘》得到班主任谢柏梁教授的高度评价。谢教授说:“杜美云在王仁杰先生的帮助和提携下,《镜缘》写得古风古韵十足,创作水平有了明显的提升,已不能单纯以地方戏作者看待……”我当然知道谢教授的评价是鼓励为主,但还是忍不住把这番话转给了王仁杰老师,想让他也高兴高兴,谁知道王老师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看不起地方戏作者?”哈哈,真是一位敏感而又率真的老先生。

  《镜缘》于2017年由广东潮剧院二团投排并成功上演,得到较高的评价,并于同年赴香港参加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的演出活动。有一位资深评论者在首演的观后感中写道:“编剧杜美云交出了一份优秀作业,戏写的是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故事。这个戏值得高兴的一点是在写人物,而不是一般的讲故事,写出了人物个性,逻辑合理,层次清晰,戏曲味浓郁。整晚故事感人,曲子动听,唱念规矩,服装唯美。好戏!这才是戏曲正确的路子。”

  《镜缘》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部作品。没有王仁杰先生的提携和指导,就没有《镜缘》的成功问世。我何其有幸,蒙先生无私教诲,这段学习经历成了我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先生恩德,永世难忘!

  

  相关链接

  王仁杰(1942-2020),福建泉州人,中国著名戏曲剧作家。他一生为戏,尤其致力于为有着800年历史的梨园戏延续文脉。他深耕戏曲创作30余年,主要作品有梨园戏《节妇吟》《董生与李氏》《皂吏与女贼》,昆剧《琵琶行》《邯郸记》,越剧《唐琬》《柳永》,闽剧《红裙记》,苏剧《满庭芳》,锡剧《蘩漪》等,创作领域跨越多个戏曲剧种。代表作《董生与李氏》荣获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榜首,被称为“中国古典戏剧一次漂亮的回归”。还曾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剧本奖和文华新剧目奖,2006年被文化部授予“昆曲艺术优秀主创人员”称号。

作者: 
杜美云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