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潮汕“精神名片”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潮剧。劳动了一天后,在傍晚时分听着喇叭里传来的潮剧,摇头晃脑地跟唱着,就能卸去一天的疲惫;有时晚上经过漆黑的巷道,感觉胆怯害怕,此时扯开嗓门吼几句潮剧,顿觉豪气干云。

  童年时,村里逢闹热就会在祠堂前阔埕唱潮剧。我爱凑热闹,会从人山人海中艰难地挤到戏台前。只见大幕徐徐拉开,乐队奏响了杂以丝竹管弦之和的曲子,生旦净丑你方唱罢我登场,或手舞足蹈,或仰天长啸,或莲步轻挪,或水袖轻舞……一颦一笑皆是文章。我就盼着《扫窗会》武生出来,看他们刀来枪往地打;或者《柴房会》的丑角儿出来,鼻梁上画着鸡蛋大小的白坨坨,翻跟头,溜爬梯,惹得大伙哈哈大笑。但是乌衫旦的唱腔,咿咿呀呀,悠悠扬扬的一句话唱半天,我也仔细听了半天,还是不懂。

  后来上初中,村子里架得老高的高音喇叭里传来潮剧唱段。我百无聊赖,就学着唱,里面有一句很婉转,“多少年,战车马蹄响耳侧!”后来才知道这是潮剧名段《怜香惜玉表衷情》里的一句,我把这一句反复地模仿着,越觉得回味悠长。尤其是韵味无穷的拖腔,道不清说不明的好听。于是这成了我记忆里的一句唱词,常常不经意间就唱了出来。慢慢地学会欣赏潮剧,听到潮曲弦乐就觉得嗓子痒,就有了想唱的冲动!一句一句地听,一字一板地练,居然知道了很多唱段,听到一句唱词,就知道这是在唱哪出戏!

  人杰地灵的潮汕大地,滚滚不息的韩江,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潮人,也培育了唱腔宏亮高昂的潮剧盛宴!潮剧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家里办喜事,必定高架喇叭大唱潮剧。顿时,喜庆的气氛在大街小巷弥漫、渲染。老人去世了,也必定高架喇叭大唱潮剧,哀怨悲伤的唱腔让大街小巷沉浸在悲痛之中。真是喜也潮剧,悲也潮剧!

  唱词精炼到无法修改,动作经典到生动传神,人物塑造得形象鲜明,曲调编写得婉转动听……潮剧艺术见证了时代更替,也经历了兴盛衰落,在历史变迁中不断地打磨、不断地完善,从而成为流淌在潮人血液中的一种精神信仰。它让听者如身临其境,看到激烈处凝神屏气,看到舒缓处陶醉其中,欲罢不能,时而意定神闲,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泪流满面,时而咬牙切齿,各种神态,不一而足……

  潮剧是潮人的“魂”,更是潮汕大地的“精神名片”。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以前逢年过节、办红白事才能看到的潮剧,现在已成了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消遣方式。不管是炎夏还是严冬,小区里、公园中,随处可见或三五成群的人儿,或颇成规模的弦乐队,他们吹得起劲,拉得入神,弹得投入,唱得动情。他们不在意是否有观众,不在意是否有掌声,不在意是否有舞台,他们在抒发自己对潮剧艺术近乎痴迷的热爱,领略潮剧那难以言传的韵味。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就会驻足观看,跟着缠绵悱恻一番,还有点意犹未尽之感。

作者: 
曾慧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