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桃山谢氏独特的假墓葬

  旧时重孝道和“风水”文化,墓地又多为所在族姓购得的“粮山”,历代有力之家遂因地随俗、各逞所能,除了营造常见的真墓,还出现不少假墓等独特的墓葬,它们共同构成了潮汕地区一道独特的地方历史人文风景。假冢就是与埋葬有墓主真身的正墓相对的假坟,立假冢的历史可以追溯至氏族社会后期。假冢大体可分为衣冠冢、生基冢和空冢三类。砲台桃山谢氏的假冢史,堪称古代揭阳在这一礼俗文化上的缩影和奇观。

  衣冠冢:孝道上的“礼以义设”

  《汉书·郊祀志上》载:“黄帝以仙上天,群臣葬其衣冠。”后称只埋葬死者衣冠等遗物的坟墓为衣冠冢。明代嘉靖十五年(1536),朝廷允许民间联宗立庙祀始祖,于是潮汕民间各族姓纷纷掀起了建祠联宗之风。明代万历(1573~1620)前期,潮州府海阳和揭阳两县谢氏首次联宗,共同奉祀宋末潮州路铁牌总管莆田人谢壶山为入潮始祖,其时谢壶山在桑浦山鸡笼岭(凉伞山)已有真墓(碑文为“宋郡主赵氏同勇谢十七将领铁牌总管”),原由海阳县谢氏奉祭。相传谢壶山仕潮后立籍于玉滘尖山谢坑,后迁至庵埠,卒而葬于凉伞山。联宗后不久,揭阳谢氏(今砲台桃山和玉滘翔龙谢氏等派系)为祭扫方便,则在今玉滘官硕径口苏厝山(家神岭)卜吉地埋下从真墓取来的“信物”,为谢壶山立喝形“雄鸡拍翅”的衣冠冢(新中国建立初期被毁,仅存墓碑“宋铁牌总管壶山谢公墓”,现藏于潮安庵埠谢氏大宗祠)。

  清代初期,桃山谢氏第十一世谢贤佑因其祖父谢春霖(号荆璞)位于桃山村驿边山东坡的墓茔毁于明末“九军”之乱,无法辨认,遂于本里桃岭村(今新明村)雨亭山西坡其父谢永锡墓茔左侧为祖父立假冢,是为衣冠冢。桃山谢氏第十二世解元谢学圣(字复守,康熙五十九年中式举人第一名)的墓葬也有真墓和衣冠墓。谢学圣中式解元后出仕山西交城知县,有惠政,“士多颂之”,相传致仕后与继室孙氏隐居交城县灵川村,辟“耕读轩”吟咏自娱,乾隆初年卒葬于此,即其真墓在交城县灵川村。其时谢学圣在家乡桃山(今市头村)有宅居“解元第”和部分子孙,因南北远隔,在家乡的子孙为了祭扫方便,便在桃山村东部的桃岭村北部鸡笼山南麓谢学圣的曾祖父谢春霈(字懋霖,号雨润,俗称六房公)墓茔后侧,为其立衣冠墓,作为居住本里的裔孙寄托哀思的假冢。

  桃山谢氏是元末明初从玉滘翔龙村分衍的,开基祖谢宗文(字尚质,号梅叟)之父谢东山的墓葬原在翔龙村谢氏宗祠(永思堂)濒临枫江一侧,穴名“落水獭”形,新中国成立之初“土改”时被毁,2003年桃山谢氏把从玉滘村渡头寻得的谢东山墓碑带回桃山村,并在该村东岳庵后山谢东山侍妾慈惠石氏(谢宗文庶母,桃山谢氏开基太祖婆)墓葬左侧用谢东山原墓碑为其夫妇设立衣冠冢,恢复已停废近70年的墓祭活动。

  这类衣冢冠在潮汕其他族姓也或有所立,多是孝道上的“礼以义设”之举,在我国古代“以孝治天下”的宗法时代属于另类的墓葬。

  生基冢:为活人预设的墓穴

  生基冢是为活人预设的墓穴。桃山谢氏第八世谢和毅(字国瑞,桃山新明和市头等村共祖)位于桑浦山西坑的墓葬有真墓和假冢,他的真墓原来却是他父亲谢艮山(字思笃,谥穆叟)的生基冢。

  明代万历中期,年过耳顺的桃山富户谢艮山开始为自己寻找“背脊位”——生基,多次请堪舆师(风水先生)寻找均无果。有一天偶遇一途经桃山村避雨的外地风水先生,闲谈中获悉这位风水先生已为潮阳县一人家在桑浦山中找到一块喝形为“猛虎跳墙”的“好地”,谢艮山一听正中下怀,遂力请转让,如愿后又购买此穴周围的一片山地作为谢氏墓地(今仍存“桃山谢宅粮山”“谢祖山”等山石),并请这位风水先生将这块好地营建成为自己的生基冢。生基冢很快建成,但没过多久,谢艮山年仅29岁的次子谢和毅英年而逝,遗下三子,均在髫龄。此时谢艮山年62岁,晚年丧子,悲痛万分。这位风水先生了解到谢艮山父子的相关情况后,认为此穴更适合下葬谢和毅,主子孙兴旺,并向谢艮山建议,得到他同意。于是这块喝形为“猛虎跳墙”的墓地就由原来父之生基冢改易为子之真墓。如今谢和毅的裔孙近7000人,可谓瓜瓞绵绵。

  空冢:作为标示墓界之用

  空冢,亦作疑冢,是为迷惑人而虚设的坟墓。我国古代历来申倡慎终追远,“厚葬”一直是丧葬活动中的主流,其结果却助长了盗墓之风,设假冢也成为我国古代常用的反盗墓手段之一,当然也有别的用途。上述明代万历年间桃山谢氏第八世谢和毅(字国瑞)位于桑浦山的真墓“猛虎跳墙”(小型双摆拓)正后侧30米处约在民国廿四年(1935)被时潮安县沙溪人占葬,因此处属于桃山谢氏所买的“粮山”界内,且谢氏认为占葬墓穴截断其祖墓“猛虎跳墙”的“来龙”,遂呈控拆除,胜诉后即在占葬的墓位上构筑一座空冢,墓碑文为“祖考国瑞谢公墓”(国瑞为谢和毅之字),作为谢和毅的另一座坟墓,并在空冢后侧约20米处还立石设“土地之神”。因为构筑此空冢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姓再度在此占葬,于是谢和毅的裔孙将这座空冢俗称为“护堆”。这种正副冢及土地神三点共线的独特形制,在潮汕地区实属罕见。

  黄岐山谢翱纪念堂后侧山坡上有清代前期揭阳县治城隍史巷谢氏(明嘉靖前期从砲台桃山村分创)谢泰枚(号淳厚,桃山谢氏第十一世)的正副冢,正冢为大型高墓床的三摆拓形制(裔孙称之为“栏岗坟”),副冢(假墓)设于正冢正后方20多米临近山脊处,灰土堆,无墓碑。相传,此空冢之设乃为标示墓界之用。

作者: 
谢若秋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