挲冬节丸

用玉米、豌豆、番茄、姜薯、南瓜、紫薯作料,挲一碗五彩汤圆。

  我家过冬节一般都是亲自挲丸,不喜到外面随便买。挲好煮熟,金灿灿的,色泽鲜亮,格外好看,也非常好食。而取材用料都非常简易,成本也低廉,可谓是价廉物美,情调满满。

  取红番薯一个,洗净,去皮,切成薄片,煮熟捞起,加入糯米粉像揉面一样,揉搓均匀,成面团状。然后拉长拉细,切成小颗粒或一寸块状,放手心里,摩挲成所要形状。

  一般潮汕人自己家里挲的冬节丸有圆形的,也有梭形的。不过,圆的占大多数,大都有喜乐美好寄意。当然大细都有也好,有大有细就是所谓公孙父仔几代同堂的子孙丸。农村的冬节丸一般不叫汤圆,就叫冬节丸,而且主要是用“挲”这个动作完成的。

  潮汕话“挲丸”完全有字可写,不用假借其它的字或音替代。这个字就是摩挲的“挲”。时下很多人年轻人喜欢念写成“搓”字。其实做冬节丸不必用到“搓”这个动作,它的力度强度都有点大。“搓”这个动作,是要用些力的,且不小的。以前农村要“搓麻绳”,就需要用很大的力。而且用“搓”这个动作的东西,不仅用在两掌,更多是把东西放在一掌与其它平面之间,用力地,来回地摩擦,或者磨,是让东西变形或脱离。比如,除了搓麻绳,还有北方的搓澡,搓掉身上的老死细胞。电视剧《济公》里的济癫和尚要送人家药丸时,就经常要做这个动作。

  “挲”是把料放手心里,两掌细心地轻轻地摩,来回或顺时针方向移动。挲,这个动作要轻,中间还要有留一些空间余地,不能压得太实。挲丸的时候,往往把感情,把寄望都灌注在两掌的轻轻旋转,摩挲之中。还要有呵护的感觉在里头,就像做陶艺,尤其是做工夫茶冲罐手拉壶那样,很有感情的摩挲。完全可以这么说,挲丸,是一件非常讲究用力轻重,有分寸感,有情调的动作。潮汕话说这个“挲”字,还有一个动作是挲头,表示对孥仔的爱惜,亲昵,满满的爱。

  丸挲好之后,烧一锅水,滚了把丸放到水里烫熟,捞起,再放冷水里漂一下,让它冷却,就像炒面线一样,先烧开水烫一下,捞起,放冷水里一冷却,让它热胀冷缩,这样食起来会更筋道,爽口。

  请大家今后说挲丸,不要说搓圆。当然,或许还有这个“梭”字可用。这个字是梭子,两头尖,中间大,橄榄形,以前织布时一定要用到梭子,或者绩麻时也要用到,很接地气很常用的一种农家工具。记得以前家里的冬节丸也有挲成梭形的,用“梭”字也许可以。古汉语有很多名词作动词用的现象,这个梭子算是吧。比如还有鼻字,潮汕话用鼻做动词,就是现在闻,嗅这个动作。手臂的臂也是,臂东西,臂脚市篮。动物也有,“驴不胜怒,蹄之”,蹄用做动词踢。所以,如果你认为梭丸,也还可以理解。但不如这个“挲”字有感情,有诗意,有做工艺品的美感。

  冬节丸,我就是要把你当做手心里的宝,轻轻地、轻轻地摩挲着、摩挲着,把美好的寄望挲到丸里……

作者: 
吴望 阿舍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