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皮影戏

  小时候,我们乡村几乎没什么文化生活,记忆中最热闹的事情当属看皮影戏了。

  腊月或正月里,村民往往会凑份子请来皮影戏班子演出,庆祝本年的丰收,为来年祈福。几架牛车和几张门板搭成的戏台,两旁的立柱上插上松枝。在两盏硕大的夜壶灯的照射下,白色的幕布上就出现了皮影人活蹦乱跳的身影……

  我的祖母是个皮影戏迷。每天吃过晚饭,那咚咚锵、咚咚锵锵的声音一响,祖母像丢了魂儿似的提了家里的小板凳就出门。我也总是紧随其后。

  看皮影戏,是看皮影从白布屏幕上投射出来的形象。因此,天不黑透,戏是无法开演的。早来的人难免心急。不过,戏台下,很多廉价的小吃可以填补此时的空虚。那些炒熟的花生、玉米和南瓜子,五分钱就可以买一大把。我们家窖里存放的甘蔗,也多是在唱皮影戏的时候卖掉的。

  祖母事先就把甘蔗洗干净,修好皮,再砍成三节一段,每段卖五分钱。祖母卖甘蔗的时候,我和弟弟就在旁边帮忙收钱。看完戏回到家里,在昏黄的油灯下,我们一起清理那些零零碎碎的钞票,感觉像发了大财。记得有一晚,甘蔗卖了八块多钱。祖母给了我五角赏钱,可把我高兴坏了。要知道当时,买一根蜡烛都只要八分钱,五角钱对我可是一笔巨款呢!

  一阵“咚咚锵,咚咚锵锵”的锣鼓声后,活泼的皮影就在白色的幕布上蹦跶起来。皮影是由牛皮制成,经过刮磨、绘色、精刻等多道工序。皮影多是侧面头像、古装打扮。头、身、手、腿用钢丝连接起来,可以活动,可以为它更换衣服和帽子。皮影高一尺有余,有大有小,有男有女,有文有武,一个个形态逼真、惟妙惟肖。所配的器物有车马、刀剑、桌椅等。印象最深的是孙悟空狂舞的金箍棒和穆桂英头上竖起的雉鸡毛。

  皮影戏班子多是外地来的,地方口音很浓,加上唱的多是文言文,小孩子是很难听懂的。小孩子最喜欢看的是打斗场面。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皮影人儿,一个个手执大刀长矛宝剑,骑着骏马,在激扬的锣鼓号角声中,你追我赶,刀光剑影。我们就高声喊:“好!”遇到那些冗长的说唱,我们就呵欠连天,纷纷窜到后台去,削尖了脑袋去看后台人的表演。

  后台也是热闹的。打鼓的打鼓,敲锣的敲锣,唱词的唱词,帮腔的帮腔。在锣鼓、二胡、唢呐、笛子等乐器的伴奏下,那些艺人用三根顶端缠有铁丝的小木棍熟稔地操纵着皮影,做出行走、奔跑、骑马、射箭、打斗等各种复杂的动作,闪转腾挪、摇滚空翻。

  我眼巴巴地看着,真想伸手摸一下那些挂在细绳子上的小皮影人儿,真想拿着小皮影人儿,在台上白色的幕帐前舞弄一番。可明知这是不允许的,只好痴痴地呆望一会儿。有一次回家,我死缠着父亲给我用废弃的纸药盒子做了一个“皮影人儿”,手脚居然能动。我兴奋无比,就以白色的蚊帐为屏幕,让弟弟打着手电筒,好好地过了一回瘾。

  祖母入戏很深。看戏也是她最性情的时候。她看到杨家将一个个惨遭迫害致死,就撩起衣襟揩眼泪,对奸臣潘仁美恨得咬牙切齿。看到穆桂英率领杨门十二寡妇征西,就摇头晃脑跟着哼唱起来。

  受祖母的影响,我渐渐也喜欢上了《杨家将》中那些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如忠诚老练的杨令公、智勇双全的杨六郎、深明大义的佘太君、义气当先的焦赞、粗中有细的孟良、巾帼英雄穆桂英等。因此,当弟弟到处疯跑疯闹时,我总是安静地陪在祖母身边看戏,祖母也时不时给我讲戏。

  年关又近,我怀念当年那低矮拥挤的皮影戏台,怀念那幕布上活蹦乱跳的小皮影儿,怀念那弥漫在夜色中的香喷喷的家乡小吃,以及浓浓的乡音人情。

作者: 
熊荟蓉
来源: 
潮州日报(2019.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