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 ——农历十月的潮汕谚语及其音和字

  “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说起来容易,理解起来也不难,就是农历十月初十左右,水稻晚季收成,可以饱饱地吃一顿新米饭了(米饭都填到跟眼睛平齐了)。

  但是要写起字来,可不容易。

  首先是个“胀”字,这个字在这句谚语里读“dio3/diê”,往里填装的意思,如说:“撮米个伊胀落布袋底(把这些米装到布袋子里)。”潮汕小吃有“猪肠胀秫米”,引申指人吃饭吃得太多,如说:“胀猪肥,胀狗,胀人如纸囝” (,潮音 sang2,痩;囝,潮音gang2,纸囝,小纸人)。

  也指填塞,堵塞不通,骂人情理不通曰“胀屎”;消化不良、肚子胀叫“胀肚”。

  “胀”字读“ziang3” (奖)是文读音,读“dio3/diê3”是白读音,是一对典型的文白异读对应,如“章张长丈”等皆有文白两读:“仗杖障璋”等读文读音:“帐账掌”则基本读白读音。

  其次是“平”字。这个字潮音文读“pêng5”(评),如“平安”“和平”等;白读“bên5”,如“平样”(一样)、“平重”(一样重)、“天生人唔平,有人无囝,有人双生”;又白读“pên5(彭)”,如“路唔平,众人平(路有不平,众人来填平。前一‘字’读‘bên5’,后一‘平’字读‘pên5’)”。但“平”字还有一音少人知道,那就是“bing5”,连读变调以后成为“bing7”。

  有一则戏谚说:“花旦平肚脐,小生平胸前,老生平下胲,乌面平目眉,老丑四散来”,这 4 个“平”字都读“bing5”,连读变调以后成为“bing7”。

  一开始我也按“bing7”的读音去找本字,结果找不到。看了福建闽南话的记音资料之后,才恍然大悟,“bing7”原来不是单字音,而是连读变调后的读音。

  但是有另一个“bing7”则是单字音了,那就是“百赊唔如五十现,五十现唔如廿五bing7 ”“食bing7 使现”。这个“bing7”字的本字也不明,就音义相近,暂时写作“便”吧。

  农历十月的谚语,除了这句“十月十,新米饭,胀平目”之外,还有几句表达类似意思的谚语。如:立冬过十日,无论生共熟,指立冬再过十左右天,晚稻便熟透可开镰收割。

  立冬起,生稻无生米,指立冬过后,稻谷已成熟。

  另外一句,是讲甘蔗的:“立冬蔗,食   病痛。” 指立冬的甘蔗也成熟了,吃了不上火,不生病。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