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迁新居“做四句”

  龙腾云,鸟筑巢,人安居……潮汕传统风俗不仅在婚礼上“做四句”,而且在建房、华堂落成、入住新居等多种喜庆场合也“做四句”,以祝福天地呈祥,万物化育;歌颂祖先德泽,亲邻睦族;祝愿缨簪赓续,后昆鹰扬……

  在普宁梅塘一座四点金建成庆典仪式上,兰香桂馥,高朋满座。笔者应邀从前面的小池塘、围墙正门至最后的远德堂,将预先准备的“四句”照本宣科了一遍:华夏落成世无双,风水宝地发祥光,安居乐业合家福,科甲蝉联永流芳。新厝落成喜苍苍,大厦高楼更辉煌,五世其昌风水好,千声喜炮响太空……“四句”中蕴涵天降祥瑞、人居福地、山水灵秀的况味。

  我曾在普宁里湖一故人的小洋楼落成庆典仪式上,作为嘉宾吟诵了祝福的“四句”:大门开起来,添丁又添财;上下人和睦,富贵耀门楣。吉宅一进炮声隆,财源似水五谷丰;和邻睦里人康健,世世代代好门风。吉时来进灯,财喜荫满庭;心想事便遂,马到必功成。新居焕彩华灯照,阖府老少欢声笑;群贤毕至祝贺来,子孙代代出英才……顺口合拍的句子,韵味悠长,令人咀嚼回甘。

  潮汕传统民居的兴建、落成、入住是一个繁复考究的过程:首先是选定地方,之后卜吉日;等到吉日,兴工动土——“起厝”。起厝又包括“起墙桶”“升楹母”“镰厝”等;其次是房屋内外的各种装饰,如“画厝座”等;第三,屋宇落成入住前举行“打油火”及“入厝”仪式。而土木建筑每个环节都要“做四句”,博彩头。

  “起墙桶”环节有各种各样的重点,比如“动土”,比如“置立门户”等,都要邀请村中饱学老大“做四句”,祝愿施工过程平安顺利。这些“四句”如:前头一马平川地,后面万峰祥瑞天;鹓飞鸾动人间业,舳舻千里宫殿起……“四句”律动着传统音韵美感,期冀那清风祥雨润物,令人旷怀。

  “升楹母”是起厝工程中除了“起墙桶”之外最有意思的部分。当墙垣建成后进入盖屋顶时,应将主屋架上的栋梁升上厝角头,叫“升楹母”。“升楹母”要择吉日良辰。若墙垣未建好,而“升楹母”吉日良辰已到,则先竖起两根杉木,将栋梁横悬于杉木上,待墙建成后才升上去。

  在潮汕人眼里,起厝等同于建功立业,是人生大事。而“升楹母”是起厝中第一个族内亲人必须参加的环节——男丁帮忙抬大梁升上屋顶,这是需要亲人出大力的关键时刻。楹母升上时,应一边鸣炮一边“做四句”。族内饱学老大出口成诗:勤劳人家先致富,向阳花木早逢春;肯构肯堂万载基,惟唐惟汉赶康熙。楹母升起来,添丁又发财;人似五岭俊,财如三江流。四面兰蕙,文光四射。

  大梁升上去后,便是“分包”和“分糖粒”,这是我孩提时代的深刻记忆。“升楹母”当天要备办大糖粒分送给看热闹的人,还要分送房亲、邻居及亲戚。分大糖粒,因糖与传谐音,意思是子孙代代繁衍派生。也有地方分送红桃粿,包甜糯米饭。楹母上面要披上黑、蓝色的大裙,取意儿孙成群,两端要吊两个用红布裁成的三角形袋,状似鸡,叫“金鸡安银鸡母”;还要悬吊戽斗,以便戽钱戽银进家门;悬吊米筛、簸箕,上面写千子万孙,长命富贵字样。米筛、簸箕圆框内侧布满竹钉,竹与德、钉与丁谐音,取其厚德美誉、财丁兴旺之意。搬运工运送楹母,除了工钱之外,还要插花,所谓插花,是再加一个红包。木工开始做楹母叫开斧,主人应送红包。裁下的杉头,叫楹母娘,不能丢弃,房屋建成后要放在屋脊之上,或存于厅堂内。可见普宁人对栋梁之材极为看重。

  房屋建成乔迁新居时,要请饱学之士“做四句”,如:青山作笔题北斗,绿水扬波化鱼龙;岭前毓秀容车马,屋后钟灵朝凤凰。根深叶茂真宝树,碧阶芳草是芝兰。金凤梳柳千山秀,绿浪悬帆四海春。比兴高远,荡气回肠。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