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奇物志

蒋子龙(左)与吴克敬(右)在陈慈黉故居

  作家档案

  蒋子龙: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改革开放40年,作为“改革文学”作家代表,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荣誉称号。2012年获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颁发的首届东方文豪奖。1979年发表《乔厂长上任记》,揭示了新时期经济改革中的种种矛盾,剖析了不同人物的复杂灵魂,塑造了一位敢于向不正之风挑战、勇于承担革命重任,具有开拓精神的改革者的形象。作品较早地把注意力转向社会现实,表达了当时人民渴望变革的迫切要求。代表作《赤橙黄绿青蓝紫》《燕赵悲歌》《阴差阳错》《一个工厂秘书的日记》《锅碗瓢盆交响曲》等。《乔厂长上任记》已被公认为新时期中国文学的一个里程碑。

  佛 手

  名为“手”,其实是果,属芸香科,乃枸橼的变异,足见造化之神奇。此果状若佛陀手掌,丰厚、圆润、修长,或翘指如兰,或收拢五岳。

  中国传统文化自古就有一种“谐音现象”,“佛手”即“福寿”,于是便被人们奉为“仙果”。于是,原本生长在岭南温暖、湿润的山清水秀之地的圣物,却成了帝王将相、贤达名流室内的“守护神”: 清帝康熙的文案前始终摆着一盆生机盎然的佛手……直至近代,邓小平的办公桌旁边也放着一株活色生香的佛手……有人揣度是身边的人祈冀他们多福多寿,其实是另有妙用。

  佛手通身是宝,果与花皆可入药,《本草纲目》称其有“理气化痰,止咳消胀,疏肝健脾胃”之功效。俗云“是药三分苦”,惟佛手,香气浓郁,常闻其香,提神醒脑,通窍和气;吸纳其香气,祛除暑躁,舒筋活络。

  仙果就是仙果,不仅可入药,还可熬制美食,任何食材加入佛手都可益增其香、益美其味。经过盐腌、蒸晒、浸渍,复蒸晒,再几腌几制,然后尘封陶罐制作出来的“九制蜜饯”,更是蜜饯中的极品。近十年来,我随“品鉴岭南”采风团,几乎走遍珠江三角洲,却只在汕头周厝塭村见到近300亩、用“活晶瓷水浇灌”的佛手。登高一望,满眼佛手,累累摇摇,或金黄,或浅绿,芳香漫溢,令人心畅神怡。

  万安佛手示范种植基地每亩地每年可产佛手2吨,如此多的仙果,纵使孙悟空在世,把他花果山的徒子徒孙们都招呼来,也消受不尽……还是天地无私,造福世人。

  魔幻玻璃

  学名“工艺玻璃”,在国内也是“蝎子尾巴——毒(独)一份”。就是在手掌厚或比手掌还要厚得多的,或小如书本或大于墙壁的玻璃上绣花、描龙画凤、雕刻各种具象和抽象的图案,有些还要在各样奇形怪状的厚玻璃上展现精湛的传统或现代绘画艺术,比如大厅的玻璃柱、屏风上的锦鲤、天井下的玉树琼枝……

  澳门最神奇的迷宫威尼斯人度假酒店,在室内硬生生造了一个活的《清明上河图》,头上蓝天白云,运河水流激荡,帆樯林立,游人买票就可登舟……酒店的富丽堂皇和种种迷幻效果所借助的玻璃装饰,一开始包给了两家欧洲公司,花了一年多时间竟搞不出来,最后还是由汕头这家集友工艺玻璃公司完成了威尼斯人如梦如幻的玻璃饰品的创造——如此这般,还有很多。

  集友公司的本部,也像个座落于森林里的玻璃迷宫,建厂盖房时将所有树木都保留下来,树冠露在房顶外面,屋内则挺立着一根根有生命的柱子,是大树的树干。而大树旁的生产工艺却极其精细、复杂,在外行看来简直就是魔术。

  ——这里是创造玻璃神话的地方,从这里运走的不只是迷彩玻璃,还是成人世界不可或缺的童话和梦幻。

  国 兰

  兰花,谁没见过,有什么可稀罕的?你可见过有人乐颠颠花1075万元买走的那盆兰花?

  几百万、几十万一株的就无须再提了,谁如果有兴想见识一下,汕头远东国兰公司有个1万平方米的“空中兰花园”,里面有世界各地的国兰1700多种,是“中国兰花资源库”,为亚洲第一。这还是一家上市公司,被称作“世界兰花上市第一股”。

  商品社会通行以金钱标示价值,有些人不肯相信这个标准,嘴上说世上总有些东西是金钱不能买的……其实他们说的那些东西,只是需要花更多的钱。论风雅,世上还比兰花更雅的东西吗?朴素、洁净,却不意繁华,芳馥清风。古人云:“兰为王者香”“馨香比君子”,兰与梅、竹、菊并称“四君子”,是儒文化的一个符号。

  在地球上的植物中,只有兰花,像人一样,一株一个名号:元田、中透、秦深素、大雪山、七彩红钻、粤海之光……“为草当作兰”,对不懂兰花的人,它就是一蓬草,而懂兰花的人,买的是精神、是品格,是自己的喜欢和寄托。所以“黄金有价兰无价”。

  30多年前,远东国兰的创始人陈少敏,用打工几个月才挣下的300元,在顺德的陈村买了盆兰花,如同当年他爷爷一样,抱婴儿般抱回了家。如今他的万米兰花园下面是远东艺术馆,用世界各地的艺术珍品,托扶着他的兰花帝国。

作者: 
蒋子龙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