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话“秤[~公式~]”溯源

  潮州方言里有一个很土很俗的词汇,似乎只存在于口语中,勉强转换成文字或可写作“秤採”。

  秤,潮音读cing3(第三声);採,读cai2(第二声)。潮汕各地方音略有小异,“秤採”也有读作“倩採”的,倩,读ceng3(第三声),如揭阳一带。我读过《明本潮州戏文五种》,其中有摘锦潮调《金花女大全》附刻《苏六娘》,无论曲文,还是宾白,用的都是揭阳方音,我思考过,潮剧的渊源似乎距揭阳更近,《苏六娘》正是本地风光。将“秤採”读作“倩採”自无不可。

  说了好半天,只辨读音,未及词义,盖因这个俗语还真不是三两语可以说清道明的。举例说,一个家长在打骂孩子,邻居出来劝解,“小孩子不懂事,秤採啦!”意思是原谅、宽恕。又比如,遇着小争议,也有人出来劝解,“不用理会了,秤採啦!”意谓别较真,退一步算了。还有无其他解释,求诸读者了。

  曾去台湾行止,东道诸君说起台语研究,提起“秤採”一词,我顿感兴趣,我说潮语也有此词啊!记不清哪位大佬告诉我,“秤採”原本不是土语俗语,却是很古典很文雅的嘉言。“不是秤採,是请裁。”呀?请裁!“请高人来裁决(予夺),后来用着用着,生出歧义。”

  回到北京,我发觉当时忘了追问语出何典,只好自闭于斗室之内,做蛀书虫。作为闽南方言的亚方言,潮州话cing3cai2二字该如何写?前者(cing3)写作“秤”,虽有衡量轻重之意,却无请人代做之义,或有人写作“凊”,寒也,冷也,则误。我倒是想起揭阳人的“倩”(ceng3),陈凌千编辑《潮汕字典》释作“雇代也,如倩人,谓请人代作也”。记得辛弃疾《水龙吟》有云,“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更早的出处,《辞源》引扬雄《方言》十二,说是借助,请人替自己作事叫倩。如刘向《列女传·鲁漆室女》云,“邻人女奔随人亡,其家倩吾兄行追之”。欧阳询《艺文类聚》卅五,汉王褎《僮约》云,“有一奴,名便了,倩行酤酒”。这个“倩”似更宜乎“请裁”的“请”。

  至于后者(cai2)写作“採”,似可通。採,《辞源》又一解,搭理,理会。义同睬。《北齐书·后主穆后传》云,“后既以陆(大姬)为母,提婆为家,更大採轻霄”。“秤採”原含微词,有“勿睬伊”之意。

  “秤採”源自“请裁”,有意思!我想,潮州话看似省尾国角孤独的亚方言,实则失落于蛮荒的古文明遗存,因为僻处海隅遐方,中原大地之陵迁谷变、安危互易较少波及此地,潮州话也就相对地保存了更多原生态(比如在元蒙“入派三声”的运动中,未被“派”掉的入声),与今日中原官话区相比较,其语音、语法、词汇落差颇大,乍一回望,仿佛古文明的天枝贵胄。这造就了潮州话有“活化石”之誉,也就有了土话“秤採”原是雅言“请裁”的奇妙的语言现象。呵,呵,饶舌了,打住。

标签: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