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花语

  在粤东地区,几乎每个村都种有几株榕树,同时又种有几株金凤,成为地方特色的标配。

  跟榕树属于“土著”不同,金凤是近代的“移民”,19世纪才跟随华侨的脚步,从热带地区辗转落户于北回归线的土地,而且仅仅一百来年就繁衍成为风景树木的望族。榕树和金凤的共生共荣,似乎也就彰显其荫庇的,是一方既传统同时也特开放的沃土。

  粤东所谓的金凤,有个更为普及的名称:凤凰木。博识的人说,之所以这样叫它,是因为它“叶如凤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当然没人见过真的凤凰、真的丹凤,但大家都约定俗成地把凤凰当作美丽的化身,并把这个共识转至南国这种树木之上,这就足以看到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以及由之附生的感情。

  金凤是在六七月,也即阳光、热度最为丰盛的时节开的花。一簇簇、一堆堆与一丛丛的血红与橙红,把蓝天都映照成金黄。趋时的知了,躲在疏叶深处,此起彼伏、继往开来地高鸣。声和色的热烈,表尽了南方夏日的特色。于是感情敏锐的智者,就给它赋予种种相关的花语,譬如思念,譬如爱恋,譬如青春,并且形成情景盎然的长短诗歌。

  所谓花语也是心语,无非就是人睹鲜花形象精神之后,产生的事物联想与感受。所以往往可以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景而异,有着可以随时丰富的空间。看到金凤的鲜艳绚丽,可以往热烈、激情方向联想;看到金凤的声色交响,可以往热闹、繁荣联想;看到金凤的春叶夏花、秋色冬枝,则可以往遇境而安、适者生存方面联想。于是关于金凤的花语,可以不太当一回事,要当回事的,是自己的感受与体悟。

  由于绚烂壮丽的缘故,金凤很得喜欢热闹的人们欣赏,有诸多城市,不约而同把金凤封为本市的市树、市花。但金凤阶段性的热烈过后,转入枯枝秃桠的冬眠节律,可能也会让着拥有这些市树、市花城市里的人们,陡然滋生一种失落的心境。他们对于市树市花即景生情,应该没有拥有绿榕、香樟者的持续稳定。虽然人们也明白会有周而复始、否极泰来。

  于是金凤作为“网红”树花,虽然某个阶段也可吸收眼球、吸引粉丝,但是如果要以之来作为城市的名片与代言,在我看来,有着抹不掉的先天缺陷,而以为不太理想。相比之下,我更倾向以常绿的榕树、香樟之类为对象,因为常绿虽然不很抢眼,但它纵然饱经风霜,仍然郁郁苍苍。这就有益于励人坚毅、振人自强。

  这个对比不在抹杀金凤的优胜,它可以创造的辉煌耀眼,光彩照人虽有时间的局限,但毕竟有反复的曾经拥有。而这个起伏的节奏,说不定还象征了事物发展的规律。虽然花无百日红,但当一年一度的盛放,它鼓舞了人心,积累了能量,涵蓄了希望。

  这就可见,世上万物,在优胜上各有千秋、各擅胜场,对于花木来说,也是如此。看到它的某一方面胜处,定为花语,以之作为它的身份证,这是片面的做法。但是某一方面为依据的花语,确实可以体现它的优胜、它的特色,虽然或者有着以偏概全,似乎也没大碍。

  这就是我虽然没有全面“看好”金凤,却愿给予它以较高评价,并在节季已经转入秋天,金凤花谢,转向并非“特长”的枝丫生长之际,为它写作这篇带着欣赏、褒扬性质的文字,以为个人的花语。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