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东湖行不足

  东湖哪里?乃澄海一社区是也!

  农历二月初十是东湖的传统社日,当地举办大型传统民俗汇演,夜幕降临的时候,社区的体育场内灯火通明,翘首以待的人们早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咚咚,锵锵!”伴随着一阵紧锣密鼓,汇演开始了!“麒麟舞”“醒狮舞”等轮番上阵,惟妙惟肖的表演让人大开了眼界。不过,最为特别、最吸引人的还当数《水淹金山寺》,这是东湖村历史最为悠久的一出“涂脚戏”。“涂脚戏”是潮汕一句俗语,意即“没有舞台的戏剧演出”。早在1937年,东湖人从《白蛇传》的民间传说中获得艺术灵感,创造性地融入民间武术和舞蹈,自编自导自演出这么一折鲜活的“涂脚戏”。整折戏出动近40名演员,他们兵分两队,一队披盔戴甲,扮演白蛇、青蛇麾下的虾兵蟹将,另一队则衲衣芒鞋,扮演法海住持的金山寺和尚,在明如白昼的灯光下舞刀弄枪、对垒打斗,一招一式,尽显功底。一时间,锣鼓喧天,人影绰绰,让人目不暇接;欢呼声、喝彩声,交织成一片,将社日的民俗活动推向了高潮。据说当地的“涂脚戏”最高峰时多达十多班,不过,人们最爱看的还是《水淹金山寺》,至今仍流传着“涂戏十外(多)班,输过东湖二粒蚶”的说法。由于场面壮观,表演精彩又不失诙谐,《水淹金山寺》多次参加大型文艺汇演,每到社日,更是必不可少的压轴节目。当地的一位老者告诉我,在村里艺人的努力下,半个多世纪来,《水淹金山寺》得到良好的传承与保护,迄今技不失传,仍保留着最为传统、最原汁原味的艺术内涵。说这话时,老者欣慰地笑了,脸上的皱纹像湖面上的涟漪一般荡漾开来。

  “水漫金山”刚过,紧接着登场的是该村原创的“龙鱼舞”。但见两条长达10米的青、红龙鱼,在场上绕圈往返,来回穿梭,上演一段龙鱼戏珠的好戏。每条鱼足有200多斤重,分别由5名精壮的男子托起,在场上步调一致地奔跑挥舞,步履过处,卷起缕缕轻烟,仿若金鱼在水中悠游一般。舞动的龙鱼在色彩变换的灯光照耀下,显得璀璨夺目,栩栩如生。如诗如画的民俗,让人想起了辛弃疾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诗句。未承想与汕头城区不过20公里之隔的东湖,民俗风情却别有洞天,可谓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

  俗话说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潮人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可无论走出多远,无论多么忙碌,每年都要回乡“赶社”。东湖人也不例外,每到社日,都会从四面八方归来,听一听久违的乡音大锣鼓,看一看熟悉的“水漫金山”表演,乡愁便在鼙鼓笙箫声中得以释放。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东湖的社日民俗,向人们展示了一道独特又多彩的人文奇观,让人看到乡民对传统一如既往的传承和敬畏,感受到来自乡土深处的文化自信和力量。

标签: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