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龙舟赛

  潮汕人喜欢过“五月节”,“五月节”有赛龙舟,赛龙舟是村里一年中的大事之一。农历4月刚浮头,江中池塘里,就“咚咚咚”传来击鼓声,这是精壮汉子们在苦练赛龙舟,挥桨如飞,划动江河。

  “潮汕人输人唔情输阵!”五月初五,村里的大池塘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观众,静待激情时刻的到来。参赛的都是剽悍汉子,更不轻易认输,龙舟竞赛战况激烈!激越鼓声中,舟上的健儿们拼尽全力高声吼叫,岸上的观众,也为本村本联的龙舟呐喊助威。

  潮汕龙舟竞赛,是一幅令人血脉贲张、充满昂扬争先精神的风情画。

  龙舟快,才能夺标!要划得快,必须要有最大的合力,这合力来自于每位龙舟手的娴熟技巧,如动作的整齐默契、船桨的摆速、挥桨力量及入水角度等。乡村赛龙舟由于水面条件的限制,一般采用两舟对决淘汰制。出发前,用绳子系住舟尾,发令声响,剪断绳子,两舟桨手发力划水,龙舟如在水面穿梭的大鱼,“哗啦啦”前进!划龙舟是极其消耗力气的,刚开始的时候不能用力过猛,控制划桨节奏的由船上的鼓手负责。

  老师傅传经,划龙舟手握桨必“深桡”,须一手握于把手,一手握于把柄与桨面交界处,才能充分发力。桨面在入水点下水要快,桨面与船身成垂直。船员要将手及身尽量向前使力臂加长,出水后桨必须与水面平行回到入水点,利用转肩,使同程中划桨次数增加。船员臀部坐固定减少力量消耗,脚掌顶着前座板,外膝紧靠船身,以脚掌为支点,增长力臂。

  潮汕划龙舟部分地区有独特约定:舵手在赛龙舟过程中,只能控制方向,起动时或中途不能助划。但能担任舵手者,都是“老水鬼”,当龙舟在拐弯转道时,船身上下波动厉害,舵手随船身起伏,手不动而身动,使船桨上下划动,加速龙舟的前进!岸上对方拥趸自然有“识货者”,就高声起哄:“偷撬桨!偷撬桨!”舵手就弓着身姿,一动不动,岸上欢笑声四起。舵手在终点时作用甚大,要利用本身体重向下压,使龙头向上翘起。帮助夺标手完成夺标动作。

  龙舟赛道起终点之间树有坚固木桩作标志,这木桩对龙舟拐弯作用巨大,潮汕赛龙舟允许“抱桩”,即龙舟拐弯时,距木桩最近的一名桨手要立即伸展身体,抱住木桩,以克服龙舟转弯时所产生的离心力。抱桩及时有力,能迅速调整船身朝直线方向前进,对获胜意义重大。

  到达终点前,落后一方倾尽全力,突然提速加快划水节奏,迅猛冲刺,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这个叫反桡,即逆转冲刺。到终点夺标时,更是要闪电出手,有时即使龙身慢一点点,但出手快甚至能先夺到锦标。

  潮汕人赛龙舟有诸多趣事,比如夺标时,双方同时抢锦标,红旗被撕为两半,则判定撕得大面积的为胜;掌舵的艄公经常在龙舟拐弯时,一个站立不稳,跌落到水中,全场哄笑。等爬上船身,已不见对方龙舟踪影,人家已夺标上岸喝茶;为了减轻重量,有时舀水的派一个小学生,出手较慢,水浸满船舱,沉了;桨手们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主力臂明显粗隆,人称“大细手”;赛完龙舟后,大家一齐食“龙舟饭”,当然少不了“五月粽”,食“健”食“壮”;新婚之家或多年不育之家,请冠军队员比划着划龙舟动作到家中做客,明年准生一个大胖小子。

  潮汕赛龙舟,晒“健”晒“兴”晒出家乡的好传统。

作者: 
陈群歆 程启轩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