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公面红红,张飞面变变,赵云小生弟小生弟

  潮汕话的形容词可以重叠为AA式或者ABAB式,这是常见的重叠式,相当于普通话的“AA的”或者“ABAB的”式。例如(例子中的重叠式,用~ 表示,以节省篇幅):

  红——红红(红红的):伊杯酒食落去到个面囝 ~(他喝了一杯酒,脸有点红)。

  圆——圆圆(圆圆的):只猪食到个肚 ~(这头猪吃得肚子滚圆滚圆的)。

  肥——肥肥(指人胖胖的,也指动物膘肥体壮):猪场个猪饲到只只 ~(养猪场里的猪都养得膘肥体壮)。

  㾪——㾪㾪(瘦瘦的):伊只段生病孬食肥腻,饿到 ~(他这阵子生病,不能吃肥腻的食物,饿得瘦里吧唧的)。

  四正——四正四正(端端正正的):伊个五行 ~ ,生来好好(他的五官端端正正的,长得不错)。

  斯文——斯文斯文(斯斯文文的):伊读书人,块形 ~ (他是读书人,一派斯斯文文的样子)。

  峞大——峞大峞大(人高马大的):个孥囝 ~,将来好去学拍篮球(这孩子长得高高大大的,将来可以去学打篮球)。

  乌暗——乌暗乌暗(黑麻麻的):间内 ~,你支灯着开(房子里黑麻麻的,你把灯开开吧)。

  与普通话大不相同的是,潮汕话的名词也可以重叠,变成形容词。例如:

  铁一一铁铁(像铁一样硬的):撮饼 ~,无水无便食(这些饼铁硬特硬的,没有水吃不了)。

  布一一布布(指植物过老、纤维质过多的样子):条秋瓜较老,食着 ~(这条水瓜太老了,吃起来像咀嚼布片一样)。

  母一一母母(老实、慈祥的样子):伊生来块形 ~,无骂过囝弟(她一副慈母的样子,从来没有骂过子女)。

  猫一一猫猫(垂头丧气的样子):伊乞人拍了 ~(他被人打了以后不敢吭声,猫一样的老实)。

  柴头一一柴头柴头(呆头呆脑的样子):伊块形 ~,个人相借问还唔晓(他呆头呆脑的,连跟人打个招呼都不懂)。

  阿舍一一阿舍阿舍(像公子哥儿一样游手好闲):个物一日 ~,乜功课啰唔好作(他整天像公子哥儿一样的游手好闲,什么活儿都不肯干)。

  㾪猴——㾪猴㾪猴(像猴子一样瘦的):个物生来 ~(他瘦得像猴子一样)。

  孥囝弟——孥囝弟孥囝弟(像少年一样的):我看着伊 ~ ,想做伊正十外岁定(我看他长得一副娃娃脸,以为他只有十几岁)。

  农民客——农民客农民客(土里土气的):伊穿副西装了看着还是 ~(他虽然穿了西装,但看起来还是一副土里吧唧的样子)。

  潮汕话的这类名词重叠后变成了形容词,这些名词多是些“物质名词”和“个体名词”,重叠后所产生的词义都是从这些词所代表的人或事物的某种特性或状态引申而来的。

  动词也可以重叠为形容词,与普通话的动词重叠后还是动词不同。例如:

  变—变变(翻了脸的样子):伊听着唔合,个面 ~(他听着不高兴,脸都快变了)。

  哭—哭哭(哭丧着脸的样子:伊乞人骂了 ~(他被人骂了哭丧着脸)。

  飞一一飞飞(形容不专心听的样子):我个你呾话,你耳 ~,半斗油麻倒无粒落耳(我跟你说话哪,你总是不带耳朵听,没一句听得进去)。

  咬——咬咬(食物粘牙,不很熟的样子):床甜馃炊无许熟,食着 ~(这笼年糕没有蒸熟透,吃起来有些粘牙)。

  愿——愿愿(甘心情愿的样子):我就是喜欢研究方言,无日无夜劳拼了 ~ (我就是喜欢研究方言,整天没日没夜地拼命干也是我自己愿意的)。

  爱——爱爱(很想要的样子):伊 ~ 张伊嫑嫑(他本来很想要的,却装作不想要的样子)。

  不管是名词重叠,还是动词重叠而成的,它们都具有普通形容词的语法特点。

  第一,可以充当谓语。如:

  伊哭哭(他哭丧着脸)。

  撮饼干铁铁(这些饼干铁硬铁硬的)。

  第二,充当定语。如:

  咬咬个甜果(没蒸熟的、粘牙的年糕)。

  母母个人(老实巴交的人)。

  第三,充当补语。如:

  伊乞人拍了愿愿(他挨了打还心甘情愿)。

  伊副衫穿了农民客农民客(他穿上这套衣服显得土里土气的)。

  当然,并非所有的这类重叠词都具有上述全部语法特点。更有待研究的是:

  1、什么样的动词、名词才能重叠为形容词(形容词性词组)? 为什么在同类动词和名词中有的可以重叠为形容词,有的不行?

  2、潮汕各地的这种重叠式形容词有较大的不同。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有请大家一起讨论。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