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来物去物着近年物无物件出

  几个潮汕朋友聚餐吃牛肉火锅,甲去结账后对乙说:

  “我爸(bê6)哙,日昼(dao3)顿物物掉近千银?个啰无食底个好物哩。”(我的天,中午这一顿就干掉了近千块,好像没吃什么好东西哦。)

    乙对甲说:

    “个收钱妹四散物抑不会(上下结构合成一字,bhoi6)?你着去个伊对看会着抑不会(bhoi6)。”(不会是收银员姑娘搞错了吧?你得去跟她核对一下看对不对。)

  丙跟丁在一旁聊天。丙问丁:

  “伊只段扂在块物来物去物着几日,个在物底个?”(他最近躲在那儿搞来搞去搞了好几天,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

  丁回答说:

  “伊看着块物好物,正物倒物想呾爱物看有便物出甚乜物件出来抑无。”(他以为那东西好搞,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想搞出个什么名堂来)。

  大家恐怕会被这四个句子中的“物”字物晕去,尤其是非潮语的朋友,我来帮你们整理一下思路:

  第一个句子中的第一个“物”用于量词之后,是个量名结构的名词,“顿物”,等于“这顿饭”;第二个“物”是动词,“物掉”,吃掉、花掉的意思;第三个“物”是名词,“好物”就是好东西。

  第二句中的第一个“物”是动词,搞的意思,“四散物”,乱搞,搞错了的意思。

  第三、四句中除了第四句中的“块物”和“物件”是名词之外,其他“物”、“物来物去”、“正物倒物”都是动词。

  综上可知,潮汕话的“物”字词义和语法作用的复杂性,爱研究伊无若易物(想研究它可不容易做)。

物,潮音[muêh4]。给大家留下最深印象的,应该是用作动词、略等于普通话的“搞”和“干”的义项和用法。只要是普通动作,都可以用“物”,几乎是万能的,除了上面例句的“物来物去”、“正物倒物”之外,还有“四散物”、“就头物”(乱搞)等等。当然,如果要细分词义,则得看其与主语、宾语等其他语法成分结合的具体语境,每一句话里的“物”差不多都有细微的差别。例如:


  物顿大顿来物,整一顿丰盛一些的吃。可能自己做饭,也可能出去吃。

  物支茅台来物,找瓶茅台来喝。可以是跟别人要,也可以是自己拿出来的。

  物斗棋、物两斗乒乓,是打、玩的意思,类似英语的play。

  物到伊在哭,收拾得他哭了。

  “好物”和“孬物”是两个词义复杂的词:

  “好物”可以是上面例子中的“好东西”,也可以是“可以干”、“容易干”的意思,如说:

  伊看着块物好物物了就去(他觉得那东西容易搞,就搞了回去)。

  你呾件事好物我正敢来去物(你如果说这件事能干我就去干)。

  “孬物”,则可能是不好搞、不好对付的意思。如说:

  伊个人过孬物,件事看着物唔成(那家伙太难搞掂了,看来这事办不成)。

  也可能是不能做的意思,如说:

  件事孬物,你至切孬去四散物(这件事不能干,你千万别去乱搞)。

  “物掉”,是搞坏了。如说:

  个手机乞孥囝物掉去(手机被小孩搞坏了)。

  “物直”是搞掂,做好了,也可以说“物好”。如说:“件事物直/好”,就是搞掂了,完事了。

  “物孬”,则是事情搞砸了,如说:

  件事乞伊物孬去(这件事被他搞砸了)。

  第二个常用义项是名词,就是物件、东西的意思。这个义项就是“物”的原义。《说文解字·牛部》载:“物,万物也。牛为大物,天地之数,起于牵牛,故从牛。勿声。”“物”的本义是毛色驳杂的牛,引申指物之杂色,再引申指客观存在的物体。古代文献里的“天地万物”、“厚德载物”等都是这个意思。

  潮汕俗语中有不少是跟“物”有关的。如:

  穷人用贵物,穷人因买不起好东西而买便宜货,但便宜货容易坏而最终反而花钱多了。

  便物食了钱,东西貌似便宜,所以多买,因此反而把钱花光了。类似现在的网购。

  宽时物,紧时用,平时看似无用的东西一旦要紧时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了。

  奇葩的是,“物”还可以用来指人。如说:“个物个底人”(那家伙是谁)?“撮物个岂是学生(那帮人是学生吗?)”但查一查“尤物”(多指美女)、“物议”(众人的批评)的古代文献出处,则知道以“物”指人,也是古已有之。

  这潮汕话真的是“古”而不是“土”,了不得!

  做动词的用法,应该是源于名词引申而来的,源于名词动用的古汉语规则。《庄子·外篇·山木第二十》云:“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意思是:利用物而不受制于物,那么怎么可能会受牵累呢!按此解释,则第一、三个“物”用为动词,第二、四个“物”为名词。

  如果只是这样简单,那就好了。潮汕话的“物”的构词能力还十分强大,能组成很多词。

  前+量词,构成特殊指定的名词,前面的量词就有“定指”的作用,语法意义类似于英语的“定冠词”。如说:

  “个物生来过雅”(那姑娘长得很漂亮)。

  “块物我看着唔合”(这东西我觉得不合适)。

  “块囝物较少”(这一点点太少了)。

  “伊只物过大只”(他个子很大)。

  “本物我个”(这本书我的)。

  “件物若㩼钱”(这件东西多少钱)

  后+动词词素,构成词语。如“物燃”(“燃”音[hian5],柴火)、“物食”(零食、糖果)、”物配”(送饭的菜)等等。

  前+形容词词素,这是一般名词的规范用法。如“好物”(好东西)、“沤物”(没用的东西)等。有个别词,词义特殊,如“恶物”特指癌症等凶恶的、要你命的东西。

  前+副词性词素,如“四散物”、“就头物”、“敢物就赢”,这几个词组都有胡搞、乱搞的意思,但用在艺术创作和其他事业的开拓创新上,说不定就是大胆创新的意思。所以,有位广东著名潮籍画家就有“四散物”的闲章。西泠印社社员、潮州著名书画印艺术家李俊先生就为我刻了一方“敢物就赢”的印章鼓励我。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