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七样菜”

  大年初七这天,家乡甲子镇的人们将七种蔬菜放在一起烹饪,取个好意头,谓之能明目,财运亨通。这种食俗据说正月初七日为“人日”。“人日”吃“七样菜”在我看来,过年时吃惯了大鱼大肉,体内难免留有一些肥甘油腻的东西。到了初七这一天,来一瓯脍炙人口的杂菜羹可以清除一下体内油腻的东西,使肠胃适应季节转换,除腥解腻是养生调理的佳肴美味。春节吃“七样菜”或许也是人们对春天的赞美,对大自然的感恩。

  时间匆匆,岁月催老,一切磨砺给予丰盈与从容。回归贫困日子,我小时候非常讨厌吃“七样菜”。我家是农民,父亲是菜农,家中从不缺乏菜园地种植清甜可口的蔬菜。在那个商品交换不是很发达的年代,我家除了蔬菜严重过剩外,海鲜肉类荤腥倒是严重稀缺。一年吃了365天青菜!但我母亲每逢正月初七这天,总会抹去脸上的愁容不辞劳苦地烹煮“七样菜”。生活的贫困,让她也不那么讲究了,还专门挑拣些平时我们用来喂猪的“厚合菜”来搭配烹煮,说什么“吃厚合,诸事和合”。口感粗涩的大芥菜是烹煮“七样菜”不可或缺的搭配青菜,冬天我家常年有种植,其实是用来腌制成咸菜的。我老母亲常唠叨“吃芥菜,常年回春”。“飞龙菜”(菠菜)当然少不了的,“吃飞龙,健过龙”呢!其实我母亲的心里期盼着我们身康体健。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在饱胀的期待中收获干瘪的欢笑,在火热的追求中过着清贫的生活。

  春节食俗就像一个管窥时代的窗口,从它的更迭中,我们能感受到的是社会的变迁。甲子是渔港,人们在烹煮“七样菜”时自然会搭配海味烹煮,一般会渗入“翅甫”或鱿鱼、虾仁等来增香添味,富有人家甚至用鲍鱼来焖煮,烹饪成“七样羹”,把青菜烹饪成鲍鱼之肆羹肴。那时我家家境贫寒,买不起这些山珍海味,甚至连稚嫰的“香菜”还要拿去卖换点钱。到了初七这天,我老父亲只会收割二担青菜来出售,对于他来说,是新年的第一笔收成,以便我老母亲有钱去买点油白肉来榨猪油,这样“人日”的节奏便有了着落。用猪油炒“七样菜”,再渗进猪油渣子作荤菜调味,这样烹煮的“七样菜”倒是“绿油油”,色感鲜艳,油腻荤香。母亲用心烹煮,原汁原味,菜色菜香倒也淡而不薄。耐不住肠胃的寂寞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些菜肴包夹在生“香菜”叶里,像卷春卷一样卷起来塞进嘴里啃,菜汁浓郁,滑润适口倒也暖心又暖胃的意境。

  舌尖上的奥妙滋味,只有亲口品尝方能体会。有“七样菜”的日子,安逸惬意,感知于冷暖。不觉之间吃着菜香四溢的“七样菜”,十几年后我竟能上了大学,后来在他乡安家立业,直到2000年春节回老家过年。那年大年初七一早,我那已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开始忙碌开了,一会儿鱿鱼炒猪肉,一会儿炒芦虾……我以为她在操劳早餐,就说:“我早餐很想吃瓯卤肉鱼糜呢!”。老母亲说:“好!不过中午可要回家吃'七样菜'”。我当时一愣,“七样菜”!陌生又熟悉!心湖里漾开往昔母亲操劳着一盆氤氲蒸气的杂菜羹荤香扑鼻而来……

  一场新春快闪正在宽窄巷子燃起。搭配了海味的“七样菜”芳香嫰滑,菜汁甜润,口感滑爽,无腥不腻,青菜与海味的鲜美相得益彰,色香味绝对称得上“七样羹”,齿颊留香,美了胃口,润泽了一份心田。也许是我工作后吃惯了大鱼大肉,或许是心入菜,菜不负人。一会儿我就把一海瓯“七样菜”吃了个精光。老母亲一看一愣,她凝望的眼神告诉我,这个以前不吃“七样菜”的孩子不再懵懂了。她不明白,出门在外的游子,总是牵肠挂肚腻谗那些家乡风味的美食。其实很多东西,也许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味,只是我们在追求的过程中,给它附加了很多想象。

  伴着慵懒的阳光,一切刚刚好。是哦!一季有一季的味道,都是岁月恩赐与馈赠,时光流逝让人学会了相互包容接纳,懂得感恩。如梭的岁月让人明白这“七样菜”是情感上的亲情菜!

作者: 
张鸿
来源: 
汕尾日报(2019.02.10)
浏览次数: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