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纤作品集--用发展的眼光审度潮剧广场戏

    一、潮剧广场戏是潮人传统的艺术审美形式 
 
    中国戏曲是中华文化中一份古老的遗产,是一种已成为比较完整的以歌舞演绎故事的艺术形式,这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民由自己的民间习俗、情感表达方式、人生哲理、地域风情造就的。千百年来,潮剧广场戏就在乡村的晒谷场中演到天亮,而看戏的人就是那么滋味十足、兴致十足地熬到天明,这种形式久久远远相传至今。
    1990年到潮阳铜钵盂镇看到的潮剧广场戏,着实把人带入乡土亲情、吉庆祥和的氛围中。那一丈多高的香柱清烟袅袅弥散夜空,火烛忽忽报平安,那通过高音喇叭传出的角儿的曲词穿透寒夜传得很远很远。东边台一句、西边台一曲,整个乡间都是潮曲潮音在萦绕。戏台边摆卖着甘草橄榄、瓜子、甘蔗、杏仁茶的小食担,看戏的人出出进进,顾看戏也顾吃。
     我们到一户人家歇脚,只见家中灯火通明,有两位中年妇女在打毛衣和织通花。问她们为何不去看戏,她们说四乡八里来了很多亲戚,都看戏去了,我们留在家里做夜宵,也说不定中途谁会回来喝水或取寒衣所以走不开,她们两人是姑嫂,难得见面,躲着热闹来长谈。她们家是“下山虎”格式的新屋,门口挂着大红灯笼,家中正堂桌子下的地主神位火焰习习,桌上摆满了“三牲”和水果,潮人就这样张罗着吉庆的形式。围绕着潮剧广场戏,乡间弥漫着浓浓的平安和顺、六畜兴旺、五谷丰登的气氛。
    上辈人说过在乡间演“踮脚戏”的事,年少时不曾见过,改革开放后才又见此情景。有人说是“回归”,有人说“复古”。我想,任何回复都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模仿,而只会是在模仿中的递进。潮人喜欢“广场戏”这种形式,因为他们得到的不仅只是看戏的享受,而是这种对美好未来祝福和追求的意愿。潮剧广场戏已超越了看戏本身的意义,整个潮剧广场戏的演出活动带来了亲朋的往来,促进了乡谊,沟通了讯息,增强了团结。 
      二、潮剧广场戏顺应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 
 
    国内文艺团体的体制和管理都是在50年代俄式的基础上构建起来的。目前经济的腾飞也冲击着文化,文化工作不可能停留在老框框中靠政府全额拨款,候待指令性上演和艺术投产。艺术产品中的一部份已顺应地投入市场,人们对艺术的价值观念也在某种范畴中产生了变化。农村中先富起来的大户人家、兴旺的宗族在物质拥有之后也向文化娱乐追求。逢年过节,集结资金请剧团下乡演戏,剧团的戏金以团体的艺术档次、上演剧目的优劣而定。这是一种公平、两厢情愿的商业行为。这种做法促进了演出剧团新剧目的出新、上演,演员也较大程度地得到了启用。据不完全统计,每年上演剧目近100集(出),演出达2000多场。潮剧赴香港盂兰节演出,根据1989年至1994年的统计,派出香港团队31次,派出人员1232人次,演出场数1875场,观众达280多万。基本上占领了整个农历七月十五前后香港潮剧广场戏的演出舞台。演出的组团形式有全员派出往香港或潮汕派出部份演职员与香港剧社合作演出的形式。潮剧在香港的广场戏演出沟通了两地人民的相互理解,促进香港和内地潮剧艺术的交流和进步。
  频繁的演出,使剧团与个人收入颇丰。在戏曲不景气的形势下,潮剧能生存且显得活跃,也算让人自慰,但这却不 是潮剧发展的全部意义。 
      三、潮剧广场戏巩固、发展着剧种的地位 
 
    前面已说过,潮剧广场戏是潮人传统艺术审美的形式,且这种形式含纳了看戏、聚会、亲情来往等内容。潮剧广场戏十几年来在农村广阔天地中不断流动和深入是以往所不及的。无疑,这是深入基层为人民服务的最实际的行为。农民最接受潮剧的这种艺术形式和请戏还乡的方式。
    戏曲故事的结尾总是好收场、好结局,这也符合农民对艺术传播完全按受和唯美主义的审美方式。
    1993年冬,我与韩星、方展荣等同志到汕头市郊下蓬镇看广场戏,晚饭到镇上一家夫妻开的小食店吃便饭。女店家管跑堂,她30来岁,很勤快,善言谈,在和我们谈起客从何方来、乡间演潮剧广场戏时又谈到她崇拜方展荣。我们介绍她认识,她说:“哎呀,你演李老三多好,李老三是好心人,你不要去演坏人,你如果演坏人我不卖饭你吃。”我们都被逗乐了,启迪不小。农村观众崇敬潮剧名演员,他们把演员当成剧中忠良形象的化身。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审美情趣,像女店家这30出头的人这般喜爱潮剧的现象在城里不多见。这是她所处的生活环境和家庭的文化追求和喜好所影响和教化而得。潮剧广场戏在农村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潮剧的农村观众不会断层,人们总是从爷爷、奶奶、父母口中得知许许多多的传统戏文,并日积月累地认识名角,领略他们的艺术,形成一种崇拜。
    毋庸置疑,潮剧广场戏在潮汕农村应天时、地利、人和之缘,在海外因满足同胞们对乡音乡情的寻觅而巩固、发展着剧种的地位。 
      四、潮剧广场戏应步入追求现代美的行伍 
 
    改革开放十五年来,潮剧广场戏逐渐成为潮汕文化事业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份。但是,在我们评定潮剧广场戏的价值时,不可忽视目前仍存在的不足因素:由于剧目生产周期短带来的作品的粗糙,演员长期在农村流动演出带来的疲乏和没时间得到整训,剧团管理人员较难从辛劳地顾及上演的事务中抽身出来考虑人材、体制、艺术等团体的宏观规划。
     潮剧是农民喜爱的艺术形式,这是由于能听懂演员的唱念,戏曲故事带来的大团圆、好结局、忠奸分明等也符合他们的审美意识,从中国戏曲的文化渊源以及程式的完整去审 度时,应该说,潮剧是有前途的,可以进入艺术殿堂的。五、 六十年代潮剧院上演的《荔镜记》、《苏六娘》、《刘明珠》、《王茂生进酒》倾倒了几代人,风靡东南亚。潮剧近期的优秀剧目《陈太爷选婿》和传统折子戏《柴房会》众门皆碑,潮剧显示出本身大雅若俗的文化品味。
    民间艺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也能进入艺术殿堂,而这种进入并不意味着离开养育她们的土地,我们知道,要走向未来,不可能绕开历史而去,只有在传统与未来之间选择—个最佳交汇点,才会焕发出当代的辉煌。
    潮剧广场戏要提高、要进步、要沿着建国后潮汕戏曲工作者努力探求的戏改的路子坚定地走—下去。无论是唱腔设汁、声腔改革、乐队组合、舞美的创意、歌舞和表演的深度等都要具有现代意识和汲取其他剧种之长。这种汲取并非否认自己,而是取人之长补我之短,为我所用。
    潮阳潮剧团演出的《王金龙》在原有唱腔的帮声部份就写成了二声部,加上主旋律对情景的渲染,乐队配器得当的伴奏,出色地烘托出剧中特定的环境和人物内心感情,产生前所未有的新意且不失原本风格。揭阳潮剧团的服饰用料采用了当代的面料,虽简化了珠饰,却更显亮丽而又省工、省料、省钱,演员着装便利、表演轻盈。广东潮剧院把《五福连》编排成大型歌舞形式,使戏曲舞蹈的典雅优美得以较充分的体现。
    戏曲本身涵纳了众多的艺术形式,当我们努力去发现和尽力支发展她们时,戏曲的完整性、系统性便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戏曲要进步,其关键在于美学观念的更新。
    通常大家认为戏曲与当代人欣赏习惯的距离是节奏太慢。其实,在这慢中,如果让观众得到艺术欣赏的充实(即表演细腻、技巧高难精湛、凋度合理新颖、声腔优美独树一帜),时空便不再是观众注意的问题。我们看越剧小百花剧团的茅威涛在严格的程式规范下,她在完成程式赋予的外部形体语言的同时,注重人物深度的刻划,注重表现人物的感情,因而使人物栩栩如生。她所完成的不仅仅是“做戏”,而是对人物的塑造,比—般的戏曲演员更高一筹。
    上辈人评戏时总说“某人比来好绝”(比是指做动作和表演),而当代人却说“某人演戏很投入”,一个讲比划,一个讲动情,这就是两代人审美的差异。戏曲的进步也就在这比 划好坏到是否投入的演进中向前发展。
    有潮人居住的地方,就有潮州方言的存在,就有潮剧生存的环境。潮剧不仅在国内拥有广阔的市场,在海外也有广 阔的天地,近年来,潮剧足迹遍及美国、法国、泰国、马来西业、柬埔寨、新加坡等国和港澳地区。
    潮汕平原一片沃土滋生民潮人自己的戏曲艺术。潮剧广场戏在这实实在在的土地上将会顺应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而前进。我们深信,潮剧广场戏将会步入追求现代美的行伍,使潮剧终将成熟为具有浓馥潮汕传统特色、严谨戏曲风范而又具有现代美的地方戏曲艺术。

作者: 
陈纤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