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博士后”的读法说起 ——潮州话多音字的产生及读法之三

  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只不过,语言是一种理性的工具,一个词语怎么读,不可不按照语言的规律来确定。《360百科》解释:博士后“是指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在高等院校或研究机构从事科学研究的工作职务,一般是在博士后流动站或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进行研究的人员。”由此可知,“博士后”在语法上是偏正结构,“后”这个中心词,意谓“之后”,对应的潮州话读音就是“欧6”。

  “后”的另一个读音“户”,意谓帝王之妻,如皇后、太后,现代又用于指称某一领域表现顶尖的女性,如歌后、影后等,含有赞誉的感情色彩。“博士后”显然不属此类。

  在一字的多个读音中,读对正确的一个,最主要是依据字义。“后”的两个字义、两个潮州话读音,来自两个不同的字:后、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国家推行简化汉字。“同音代替”是汉字简化的方法之一,即在两个或几个普通话同音字中,用形体简单的一个代替笔画多的字。从字数上看,这实际上是将两个或几个同音字合并。“后”“後”就是这样的普通话同音字,简化时用“后”这个形体承担了原来的“后”和“後”的字义、用法。从文字学的角度看,“前后”的“后”和“皇后”的“后”实际上是两个“同形”字,只不过被字典按一个字头处理。由于简化之前“后”“後”两个字在潮州话中并不同音,因而简化之后,“后”就兼具两个读音,成了潮州话多音字了。

  类似例子还有不少。“征收”的“征”由“徵”简化而来,读“丁”,不能读作“长征”的“增”。“干”字在普通话和潮州话中都是多音字,承担的任务更重:读普通话gān,代替了 “干净”“饼干”的“乾”;读普通话gàn代替了“干部”“干活”的“幹”和“树干”的“榦”。

  忽然想起《三国演义》中袁绍手下猛将文丑。现在市面上能买到的小说是简体版,印的就是“文丑”。但别忘了,在现行规范字中,“丑”字由“醜”“丑”合并得来,“醜”“丑”这两个字潮音不同,“醜”读作“手”,“丑陋”之意;“丑”读作“抽2”,地支之一,“子丑寅卯”的“丑”。也就是说,“丑”是个潮州话多音字。那么,潮州话中“文丑” 的“丑”如何读,就取决于“丑”的含义了。我们知道,古人有用出生时间的地支起名的,如明代书画家唐伯虎,姓唐名寅,生于成化六年,庚寅虎年。查《三国演义》,书中并没有文丑出生时间的交代,倒是对人物有这样的描写:“身长八尺,面如獬豸”。“獬豸”是传说中的独角怪兽,文丑如此相貌想必是够得上“丑陋”的。看来“文丑”应该读为文“手”。慎重起见,我费了一番周折找来繁体版本查看,确认是“文醜”。

  容易把“醜”“丑”混为一谈的,还有一个词:“丑角”。好多人想当然地认为,“丑角”是“醜”的,误会大了!“丑角”的“丑”并不是由“醜”简化而来。作为舞台上的一种行当,“丑角”的特点是诙谐、逗笑,与美丑无关。大家熟悉的潮剧《柴房会》中的大好人李老三不就是丑角吗?

  有些通过“同音代替”合并的字,合并前在潮州话也属同音,就不存在上述问题了。“稻谷”的“谷”原来写作“榖”,简化时让“山谷”的“谷”代替了,合并前的 “榖”“谷”潮语同音。

  谈到这里,连带聊个与方言关联不大的话题。书法创作中常写繁体字,有的书者对“同音代替”这个简化方法不甚了了,或轻信繁简转换软件,或未理解字典的注释,见到笔画多的就写,弄出好多笑话。如把“天后”写成“天後”,把 “干戈”写成“榦戈”“幹戈”“乾戈”,把“虚怀若谷”写成“虚怀若榖”,把“长征”写成“长徵”,把“茶几”写成“茶幾”,把“故里”写成“故裏”。有一个姓范的书法家,把自家的姓写成“範”,贻笑大方不说,他的祖先若在天有灵,想必气得够呛。

标签: 
作者: 
吴构松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3.17)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