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武侠小说搬上潮剧舞台

《情断昆吾剑》一剧成功将潮剧的精髓融入了武侠境界内。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黄剑丰在新加坡维多利亚剧院海报前留影。

正式出版的剧本。

演出现场座无虚席。

  3月15日至17日晚,由揭籍青年作家黄剑丰创作的武侠潮剧《情断昆吾剑》作为新加坡南华潮剧社55周年庆的压轴节目,在新加坡国家级大剧院维多利亚剧院上演。三晚的演出场场爆满,观众不仅有旅居海外的潮人,更有海内外戏曲爱好者以及新加坡政要等。作为首部新派武侠潮剧,《情断昆吾剑》是黄剑丰“十年磨一剑”之作,改编自梁羽生的著名武侠小说《还剑奇情录》,这是梁羽生的作品首次被改编为戏曲作品,也是潮剧与武侠小说融合的全新试验,更是潮剧创新表现手法的有益探索。

  大获成功      戏曲形式呈现武侠小说

  据介绍,《情断昆吾剑》讲述了发生于元末明初时期的一个爱情悲剧:云舞阳为争天下第一剑称号不惜把身怀六甲的妻子陈雪梅推下长江。19年后,大难不死的陈雪梅,向儿子陈玄机提起复仇之大事,遂派他前往刺杀云舞阳。途经贺兰山,玄机不慎跌入机关,后为云素素所救。患难之中,互生爱意。月黑风高之夜,云舞阳、陈雪梅、陈玄机、云素素4人相遇,痛诉多年来的仇恨积怨。云素素得知心上人,乃同父异母的兄长之后,悲羞交织,失意而逃,不幸坠崖丧命。云舞阳如梦初醒,下跪忏悔,最终以昆吾剑,了结这一段恩怨情仇。

  “潮剧依据唱词唱工的演绎,表演向来以文戏为主,武功表演在潮剧之中是弱项。用戏曲形式来呈现武侠小说是一种新尝试。”黄剑丰介绍,故事虽然取材于《还剑奇情录》,但是编为戏曲作品之后,剧情结构必须重新编排,人物情节要重新理顺。为此,他将小说中的人物关系进行砍削,重点着墨在陈玄机与云素素身上,而云舞阳与陈雪梅等老一辈的“恨”,则为新一辈的“爱”垫下了悲剧的基调。“剧中的唱词是潮州方言,伴奏是潮州音乐。而《情断昆吾剑》的开场,设在清明节这一天,这是《还剑奇情录》里没有的。因为潮汕人非常重视孝道文化,非常看重清明节。这一情节也有利于剧中矛盾的爆发,主人公对父亲越是孝顺、他与杀父仇人之间的矛盾激发就会越激烈。”黄剑丰说。

  尽管该剧以传统潮剧中的生、旦以及老生和青衣等行当呈现,但却添加了动漫、电视元素,以新颖的手法呈现古老的潮剧戏曲艺术。例如,剧中人物骑马,按传统只要挥动一根“马鞭”,便能“写意”地表现“骑马”,但导演却坚持制作了一匹由两个人抬着走的“傀儡马”,为观众带来了非凡的视觉感官刺激;21道LED布景,设计却不失中国画风的韵味,也高度符合剧情的时代感,令观众惊赞连连……通过大胆的创新,情节更加紧凑,手法更加写实,人物更加立体,最后通过优美的潮剧唱词来推动,演绎得更精彩更扣人心弦。

  对新加坡潮剧历史深有研究的新加坡作家苏章恺观看后对该剧给予高度的肯定:“中国才子编剧黄剑丰改编武侠大师梁羽生的作品,成功将潮剧的精髓融入了武侠境界内,优美的唱句和意义深厚的说白,造就了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新编潮剧脚本。将潮剧这杯老酒装进了现代剧场的新瓶子中,效果确实让观众耳目一新。”

  背后故事      十年“磨”一把“昆吾剑”

  《情断昆吾剑》一剧在新加坡大获成功。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从剧本创作到搬上戏曲舞台,这把“昆吾剑”整整“跋涉”了11年之久。

  “将武侠世界的故事搬上潮剧的舞台,是我多年来的一个梦。”提起创作《情断昆吾剑》的缘由,黄剑丰说,这来自于童年时期的武侠情结。幼时金庸先生、梁羽生先生的武侠小说让黄剑丰走近文学,结下了武侠情结。也正是因为武侠情结,自小痴迷潮剧的黄剑丰不止一次在想,能否将武侠世界的故事搬上潮剧的舞台?2007年,广东省潮剧发展与改革基金会面向全国举行原创剧本大赛,黄剑丰以“信”为主题,借鉴古琴曲《高山流水》背后伯牙与子期信守盟约的故事,撰写了剧本《伯牙哭坟》,获得了优秀奖。写剧本“首秀”成功,让黄剑丰萌生了创作长连剧的想法,《还剑奇情录》这本武侠小说首先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2008年,黄剑丰完成了《情断昆吾剑》剧本创作,然而却无人问津。“剧本写完后,大家对唱词都给予肯定,但是没有人看好这部剧。”黄剑丰说,一方面全剧演出时间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并不适合潮剧在乡下的演出;另一方面,武侠题材在潮剧中比较少见,剧情又是悲剧,不太符合潮汕人对吉祥圆满剧情的期待,于是剧本一再搁置案头。“这个剧本一直存在电脑里,偶尔我会一个人拿出来当做文学作品阅读,心里难免会自怜自叹,不知这个剧本何时能遇上合适的演出团体。”黄剑丰说,这10年间,每次剧本拿出来看他都会再改,改掉某个字或者删去某个词。直至2017年,新加坡南华剧团来汕头演出,座谈会期间,黄剑丰提到了搁置10年的剧本。经过讨论,南华剧团对《情断昆吾剑》剧本给予肯定,并告诉黄剑丰,他们将在新一年排演这个剧。2018年10月底,黄剑丰接到南华剧团通知,《情断昆吾剑》将于今年3月15至17日晚上在维多利亚剧院正式公演。“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用整整10年的时间,‘磨’成一把‘昆吾剑!”黄剑丰说。

  看到自己的作品在舞台被完美演绎,黄剑丰用“喜极而泣”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连同彩排,我一共看了4晚,心情非常激动!看着自己的作品被立体呈现,听着自己精心雕琢的唱词被唱出来,感觉很自豪。”黄剑丰表示,这个戏是一个开头,将为他的文学创作打下基础,接下来会继续选择一些题材,创作成潮剧剧本,为潮剧艺术的弘扬与发展,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标签: 
作者: 
蔡烨华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3.20)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