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饶“蒸”饼和 东界无“鳞”鱼

  今天的话题,先从一则谜语聊起。潮汕地区盛行制谜猜谜,有一种谐音谜格,利用潮州话语音关联谜面与谜底。好的谐音谜饶有趣味,常出人意表、赢得喝彩。曾有一谐音格谜语:南澳人丢了猪,跑去潮阳找,猜一种动物。谜底是蜘蛛。

  这则谜语反映了潮州话在南澳、潮阳之间的一个语音差异。猪,在南澳读作di,在潮阳读作du 。南澳人丢了猪,跑去潮阳找di,潮阳人说,这里有du,看看是不是你的。一方问di ,一方答du,合起来就成了蜘蛛(di du)了。

  众所周知,潮州方言区内,各地的语言是有差别的,最突出是语音差异。

  在饶平,有两个地方语音较特别。一处在东南海边的所城、柘林、大埕,统称东界。有一次与东界学生聊起他们的方音特点,我随口说:东界鱼无鳞。他们一惊:此话怎讲?我补充道:东界鱼无lang,但有nang。对方哈哈大笑。原来,东界的话声母l不与鼻音韵母相拼,外地“l+鼻音韵母”的音节,他们改成“n+鼻音韵母”。“狼”“农”“林”“亮”“龄”“乱”“论”“邻”“览”等字,东界人一律将声母改l为n。

  另一处是三饶,位于北部的老县城。多年前去三饶访友,吃着茶点想起参观著名的道韵楼,朋友热情地说:现在就带你去,很近的,在南宁。我问:三饶有一个南宁?朋友答:不是南宁市的“宁”,是“联合国”的“联”。哈!原来是“南联”,难为朋友把联合国抬出来解释。想起刚刚吃的煎饼,他们说的是“蒸”饼,我再进一步询问,终于弄明白:潮州、汕头、黄冈韵母读iang的字,在三饶一部分读为êng,一部分也读iang。“联”“良”在潮州、汕头、黄冈是同音字,在三饶不是,“联”读lêng,“良”读liang。有什么规律呢?潮州话韵母iang,如在普通话读后鼻音,那三饶话韵母就是iang;潮州话韵母iang,如在普通话读前鼻音,那三饶话韵母就是êng。联系普通话来看,就这么简单!假如你想学三饶话,念念这首打油诗吧:电灯光光,溪水浅浅。山村巨变,人似天仙。(“电”“浅浅”“变”“天仙”韵母为êng。)

  在潮州,常有人说起金石镇口音的特别之处。下面这句话金石人说起来很有趣:田螺倒布袋,打短短,担来金石宫前退。“螺”“倒”“袋”“短短”“退”韵母都读e,念起来像绕口令。金石地处潮汕公路边,不算偏僻,有如此独特方音,正应了那句老话:“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

  把眼光放大到整个潮州方言区,语音的差异更大。就潮州、澄海、汕头市区、揭阳市区一带的人的感觉,潮阳、潮南、普宁、惠来的话较“硬”,“语”较重。当然后一片地区的人不见得这么认为。在前一片地区流传着一个段子:一个潮阳人说:“潮州九县,县县有个语,独独俺潮阳无语。”反映了对事物不同的观察角度和结论。不管如何,“县县有个语”正是潮州话内部差异性的写照。一个“猪”字有三个读法:de,di ,du ,背后其实就是三个不同的语音系统。潮阳话、海丰话无e这个韵母,汕头、潮州读e的,潮阳归入u,海丰归入i。鱼,潮州、汕头读he,潮阳读hu,海丰读hi。“因”“恩”在潮州、汕头是两个音,在揭阳都读êng。揭阳人说“面巾”就像潮州、汕头的“明经”,说“紧跟”,易被误解为口吃。“要”,潮州、澄海读iou,其他各地读iao。“咸”“甜”“莶”“涩”收音不合口,是澄海人的标志性读法。

  一个方言区内,因交通阻隔、交往不够频繁,不同地方语言沿着各自的轨道发展、变化,历经足够长的时间就会存在差异,这与方言的形成原理是一致的。民间常说食同一江水口音就相同。此话并不全对。你看,韩江从梅州流经潮州、流入汕头,榕江发源于陆河县,走过普宁、揭西、榕城、揭东,也在汕头入海,同一条江上中下游沿岸地区语音变化多大!

  虽然潮州方言区各地语音有差异,有自己的语音系统,但彼此间却存在清晰的对应关系,杂而不乱,杂而有规律,统一在潮州方言系统中。

  文稿即将收笔,为慎重起见,我向出身南澳岛的民俗学家陈友义教授请教上文那个“寻猪”谜语。陈教授说,南澳历史上曾分属闽粤管治。猪,东部的云澳读dⅰ,西部的后宅读de。这么说来,小小的海岛上居然有两个语音系统!这个谜语还须改一改。

标签: 
作者: 
吴构松
来源: 
潮州日报(2018.12.11)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