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读成语?

  上期本栏拙文《潮州人,你会讲潮州话吗?》谈了潮州人讲潮州话的困境。用潮州音读“老当益壮”“不过尔尔”“人定胜天”“人手一册”,好多潮州人都读错声调了。之后我在给县处级干部和高校中文专业学生上课时也讲了这个现象,发现听者反应较强烈,顿觉前文意犹未尽,有必要再讲一讲。

  二十年多前,我开始注意到成语常被读错潮州话声调的现象。1993年,我在58名来自潮汕各地,以潮州话为母语的学生中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挑选的61条常用成语样本中,潮州话声调读错率达57.81%,少数成语超过80%。“人定胜天”仅有4人读对。

  潮州话读错声调的直接原因是对语言材料的理解出错。为什么错读现象在成语中更常见?与成语这种材料特殊的语言属性有关。

  众所周知,成语多数来源于古代汉语,有特定的形式、含义,成语用字字义是古义,语法形式是文言文。

  现代潮州人用潮音来读,常常受到字的今义的影响,自觉不自觉地套用现代汉语的语法形式。如“刀耕火种”,指古时一种耕种方法,把地上的草烧成灰做肥料,就地挖坑下种。火是一种耕作的手段,“火”作“种”的状语,潮音读变调。假如将“火种”视同“革命火种”中的“火种”来读,则谬之千里。

  成语中四字的占多数。四字成语的结构以2+2最常见,如光明磊落、中流砥柱、后起之秀、毛遂自荐。这几个成语的停顿点都在第二字之后,根据潮州话连读变调的规律,停顿处的 “明”“流”“起”“遂”不变调。成语的停顿和声调读法,这一种最常见,形成了人们的对成语结构判断的习惯。好多人将这种习惯用在一些第二字不宜停顿、读原调的成语上。如 “气壮山河”常被当作2+2结构,误读作“气5壮3山1河1”(数字表示调类,5即第五声,下同)。其实它属1+3结构,“气”作主语,“壮山河”作谓语,意谓豪迈的气概,使山河更加壮丽。应读为“气3壮5山1河1”。

  事实上,成语2+2以外的结构也不少,不可想当然地随便套用2+2结构去处理变调问题。有的成语由四个单音词组合而成1+1+1+1并列结构,如:生杀予夺、悲欢离合、起承转合,这些成语宜每个字读原调,字间可稍停顿。

  有的成语呈1+3结构。这种结构的成语前后成分之间主要有两种语法关系:一种是“气壮山河”这一类,主谓关系,首字停顿、念本调。如:青出于蓝、喜形于色、名副其实、事与愿违、精益求精、礼尚往来、死得其所、自惭形秽。

  另一种是动宾关系,如:闻所未闻、无所事事、畅所欲言、悔不当初、为人师表。这种类型首字也停顿,但须变调。动宾关系表示动作行为对人或物的支配、影响,动词和宾语在语义上关联紧密,动词末字语音不停顿、不变调。如口语“掠贼”“食饭”,书面语“思考问题”“拜访老师”,“掠”“食”“考”“访”四字都不可念本调。

  一个字变调与否受语法关系影响。对比一下“死得其所”和“死得光荣” 的读法,两个“死”的声调是不同的。前者作主语,停顿、不变调;“得”是动词,“得其所”指得到、到了有价值的地方。后者是动词,带补语,变调;“得”是助词,念轻声。

  在影响连读变调的语法关系中,主谓和动宾两种语法关系最特别:主语末字不管停顿与否都念本调,动词末字必变调。如“包罗万象”虽是2+2结构,但属动宾关系,“罗”须变调。

  至于第一层切分后余下的文字声调的读法,按照语法关系和音节数量来确定。如“礼尚往来”,切分出1+3,后面三字是动宾结构,“尚”带宾语,宜变调,宾语“往来”是并列关系,但字数少,一般不再切分。

  聊了这么多,不难归结出以下道理:由于成语内部字义、语法、声调之间存在关联性,只有正确理解组成成语的每个字词的含义和它们之间的语法关系,才能确保读好潮州话声调;反之,读好成语的潮州话声调,有助理解成语的含义。

  这个道理,或者说原理,对于文言文完全适用。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是大家熟知的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读者诸君不妨照往常一样读出声来,是否“海”变调,“穷”不变调?如果是,那就错了!“海”念变调的话,“海流”成了一个词,与诗意不合。联系上句看,“入海流”是与“依山尽”对仗的,“入海”作“流”的状语,意谓“以入海的态势、朝海的方向流动”。如此,“海”宜停顿、不变调。“穷”与“上”也是对仗,作动词,穷尽之意,带宾语,须变调。这样读来,语义畅达,明白如话。

  潮州话连读变调规律在现代文的运用,也能起到明确语义的作用,这是普通话无法企及的。尤其对某些书面上的歧义句,根据文意运用变调方式,就能轻松化解。请看这个片断:“以文化人促进党的建设”。如要表达的意思是用“文”来感化、教育人,那么“文”停顿、念原调;如意谓通过“文化人”去促进党的建设,那么“文”不停顿、变调。再如 “思维科学”有两个意思:“维”变调则意谓“关于思维方面的科学”;“维”不变调则谓“思维方式很正确”。 又如:“我市市委书记和其他市领导”,最后一个“市”停顿、念本调,表示有外市领导,若不停顿、变调,则后面的“领导”也是本市的。下面两句话也同样是歧义句,但用潮州话一念立马分明,恕不赘言,看官不妨一试:“躺在床上没多久,他想起来了”“你说不过他也得说”。

  连读变调的鲜明特色和特有价值,应成为潮州方言培训的一个要点。建议潮州方言区的教师在中小学教学中充分运用它,通过潮州话声调的辨正和朗读语感的养成来增强语文教学效果,尤其是成语讲解、文言文阅读的效果。

作者: 
吴构松
来源: 
潮州日报(2018.11.27)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