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桶”那“桶”:你“桶桶”认识吗?

  桶,作为一种用具,在潮人家庭中是最常用的物件。容积大的有“菜脯桶”(腌制和储存萝卜干的大木桶,直径都在一米以上,至两米左右)、咸菜桶(腌制和存放咸菜的大木桶),小者如用于井里汲水的“拔[buah8]桶”(直径在20-30公分左右)。俗语有“姿娘囝,拔桶命,嫁给底人无一定”。

  这“桶”那“桶”

  过去农家常用的桶,还有屎桶(专门放在室内大便,绝大多数是专供女性使用)、尿桶(通常放在室内,也有置于室外隐蔽地方的)、粗桶(用于挑粪肥的木桶)、水桶(专门用于盛水或者挑水的,有木桶也有铁桶、塑料桶)、浴桶(专门用于洗澡的木桶)、脚桶(专门用于洗脚、洗衣服的木桶)、灰桶(专门用以装水泥、石灰的泥水工具)、吊桶(通常用以挑水,桶上有横梁,可以用绳子吊起来,故名),等等。有的桶,奇形怪状的。一种专用于洗碗的木盆叫做“桶橛”(郭8),桶壁约30公分高,约是“桶”的一半高,故称。一种用于盛卤鹅、馃品等祭品的木盘子叫做“桶盘”。农具里还有渲桶(渲,潮音 suang6,旋6 ),最有型了,桶下部接有一竹筒,筒口开一横口可喷水浇灌农作物。挑渲桶是个技术活儿,从河里装水到捉桶喷灌,都得专门学过才行。   

  按质地分,木制的叫“柴桶”,塑料制的叫做“塑料桶”,铁制的叫“铁桶”。我记得还有“莎喱桶”。“莎喱”音sa1 li5,可能是外语借词,但我至今还不知道它的词源。记得还有“轻铁桶”,是否跟“莎哩桶”一样呢,我也忘记了。希望微友有以教我。

  读马陈兵兄微文《汽车与脚桶》,则知惠来某地还有“眠床桶”一说:“旧式实木大床,潮汕俗称眠床。眠床桶指床架子,长方大料,四腿支地,如好汉扎马,巨桶前横,故称。”原来,这大而空,上面可以铺东西的“架子”,也可以称“桶”。这启发我想起,我老家澄海,好像还可以称房子的地基格局为“厝桶”,也是指可以在上面盖房子以供人居住也。这都是“桶”少见的引申义。

  “桶”不但可以称物,还可以用来形容人,“老脚桶”多用于辱骂老者,尤其是女性。而“老书桶”则是个褒义词,指读书很多、学富五车者。如说:“阿伯是个老书桶,一开嘴就展书句(阿伯满腹经纶,一开口说话就掉书袋引经据典)。” 奇怪的是,我并没听说过有“书桶”一词(也许以前有过);没有“书桶”,何来的“老书桶”?潮语也基本不说“饭桶”一词,相对应的词有“饭钵”、“饭斗”(斗,音diu2,也写作“枓”)。而“半桶水/半桶屎”则比喻只有一点点的知识。“半桶水好溢”是对知识不多而好吹牛者的形象比喻。

  澄海旧民俗,姑娘出嫁时伴嫁的随身物件有“三桶一欜”。

  哪“三桶”呢?有人说是屎桶、尿桶和脚桶,我则认为应该是:面桶、腰桶和脚桶。因为是女性专用,上中下三个部位都照顾到了。也不知道对不对,因为没有亲自看过。



  面桶,今称“面盆”,可能过去是用木头做的,所以也叫做“桶”。放面桶、挂面布(毛巾)的架子叫做“面桶架”(见上图)。而“腰桶”呢,则是女性清洗下身的隐私用具(见下图)。约五六十公分高,分两节:下节其实是“桶脚”,上节二、三十公分高才是“桶”。此物件现在少见了。

  “桶”过去基本上是木制的,用若干块木板箍成圆型。现在经济学上常说的所谓“短板原理”,说的就是用来箍制木桶的其中一块木板比其他木板短,造成木桶的整体容量减少。因此,有“桶”必有“箍”。

  “箍”,潮音kou1(苦1),以前多是竹篾做的“篾箍”,或叫“竹箍”(见下图),后来出现了“亚铅箍”(铁丝箍。亚铅,潮音a1 ing5/a1 iang5,是马来语音译词,指铁丝)和铁箍。箍桶的箍,无论是竹篾的还是阿铅的,都叫“桶箍”。而咔(kah4)桶箍(滚铁环)是我们小时候喜欢玩的游戏之一:既要赛速度,还要赛使桶箍不倒的技术,挺好玩的。有趣的是,走路时内八字腿,潮语叫做“桶箍脚”,可能是走起来有点像向内画圆吧。

  把木桶箍起来则叫“箍桶”,“箍”用作动词了。过去,箍桶是个技术活儿,也是个不错的木匠职业。铁桶和塑料桶出现一段时间后,箍桶这个职业才慢慢地淡出江湖,箍桶师傅现在还有一些,应该可以申请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了。好玩的是,批评人、收拾人则比喻为“箍头壳”。如说:“阿三在学校佮人相搏,乞老师叫去箍头壳(阿三在学校里跟人打架,被老师叫去训了一顿)。” “箍头壳”之说,可能跟老猴(孙悟空)头上的金箍有关。佛祖念紧箍咒,就是收拾教训老孙,所以潮人也学习了。古书中记载也有类似的东西。明·汤显祖《牡丹亭》:“马不吊不肥,人不拶不直,把这厮上起脑箍来。”这个“脑箍”,就可能是刑具了。

  头箍、袖箍之类,现在北方话还用,“红袖箍”(潮语叫“红手箍”)是我们曾经的记忆;而头箍,百度·汉语解释云:头箍,又称发箍,发卡,是专门固定头顶头发或者头部装饰用的妇女束发用具(见下图)。其实,在网球比赛场上,我们也常常看到,男球星头上也经常束名牌头箍的。

  不论是桶箍,还是箍桶,都是古汉语的遗存。《广韵》平声模韵:“箍,以篾束物。”古胡切。《朱子语类·里仁》:“如一个桶,须是先将木来做成片子,却将一个箍来箍歛。若无片子,便把一个箍去箍歛,全然盛水不得。”宋·释绍昙《偈颂一百一十七首其一》云:“茶迎过客无新旧,秤定须弥有重轻。活弄手头虽得妙,休如闻爆桶箍声。”宋·李彭《渔歌》:“孤硬云峰无计较,大愚滩上曾垂钓,佛法何曾愁烂了。桶箍爆,通身汗出呵呵笑。”明·冯梦龙《古今小说·沈小官一鸟害七命》:“有个箍桶个,叫做张公。”“此人平昔也好养画眉,见这箍桶担上好个画眉,便叫张公借看一看。”以上例子,有用作动词的,也有用作名词的,与潮汕话相合。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