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无籀,足百上树”探析

  “书无籀,上树。”这一潮汕俗语不知产生于什么时代,但却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它的意思就是劝说人们要读书求上进。但对其中的“籀”“”这两个词语的解释,一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现就这一问题试从词汇学等方面进行探讨。

  首先,我们来谈谈“籀”字的用法。可以说,对“籀”很容易产生误解。“籀”字,普通话念zhòu;潮汕话读[diu6(昼6)]或[liu6(留6)].在潮汕方言中,“籀”的读音与常用表用绳子把东西拉上来的动词“拉、抽”读音同为[liu6(留6)].所以,有很多人就把“书无籀”理解成了“把书拉上树”(然后再跟着爬上树读书)。在潮汕地区,把读过书后而忘记学过的内容叫“知识都还给老师(或书本)了”,这很好理解,但“把书拉上树”的说法却有些费解。潮汕人常说的“籀”字,有“拉”的意思,这是没错的。原来“籀”字旧时可用作“抽”的通假字,有抽取、引出、拉上的含义。《说文解字》段玉裁注“籀”有:“方言曰:”籀,抽也。‘’抽‘皆’籀‘之假借,籀者,抽也。“假借,即同音而临时借用的通假,两个字词义没有关联。例如:”挥兔豪而匪固,籀渔网而终灭(唐。李俨《益州多宝寺道因法师碑文。序》)“。如果按”抽“义理解,”把书用绳子拉上树“,确实是有悖事理。”抽“是”籀“的假借义,而”籀“字另有它的古义。如:当”籀“字作名词时,是指汉字的一种字体,亦称大篆。例如:①”周宣王史名籀,其所著文字曰籀文,亦曰大篆。“(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

  ②“籀,史籀,周太史造大篆。”(《玉篇》)

  ③“仇校篆籀,篇章毕觌。”(晋。左思《魏都赋》)

  “籀”作为一种古汉字,一般称籀文,或称籀篆,即大篆。这种字体,因著录于《史籀篇》而得名。

  “籀”可用作为动词,其词义就是读(书)的意思。例如:④“籀,读书也。”(许慎《说文解字》)

  ⑤“重籀《论语》诸书。”(章炳麟《检论。订孔下》)

  ⑥“睲河海之行,帝王、妃后、臣宰、农工、徒隶之法,无不籀也。”(清。龚自珍《知归子赞》)

  至此,“书无籀”的含义就非常明白了,用潮汕话来表达,就是“书无读”。这一结构中的“书”是受事主语;如果改成现代汉语常用语序,就是“无籀书(不读书)”,“书”则是受事宾语。但是,“籀”字在这两个结构中充当谓语都没有改变。这样,我们就解决了“书无籀”的含义和结构。从这一结构的分析可以看出,“籀”字保留了其古老的词义,是一个今用古语,从一个侧面也印证了潮汕方言文化是“古”而不“土”、“俗”而不“土”。

  其次, “上树”如何解读呢?由于“”字为僻字,大多数人会读却不会写,现代人在写“书无籀,上树”这个俗语时,多用现代汉语的“爬”字来代替,其实“爬”和“ ”是近义词,但“爬”和“”这两个字的含义还是有区别的:,潮语读[bêh4(扒4)],攀越义;爬,潮语读[bêh5(扒5)],有人认为“爬”在潮语白读与“”相同时就是用为“攀越”义。但实际上“爬”在宋代常用作“搔(痒)”义,其“爬行”义是后起的。用一句话就可以说明了:刚会水平挪动的婴儿会“爬”,但不一定会发出自下而上的“”。我们也曾认为“”字是潮汕地区人民自己土造的方言字——俗字,仅流传于潮汕地区,但近来发现周长楫编的《闽南方言大词典》所载, “”字也流行于闽南方言区中,从另一面可以印证闽南与潮汕方言的渊源。

  “”指从低处向高处移动、攀登。如“树”“楼梯”“墙”等,而“爬”在现代汉语中虽“搔”义消失,词义已很宽泛,将“”取而代之。可以说,上述俗语应当写成“书无籀,上树”,但遵循语言的约定俗成和既成现实,写成“书无籀,爬上树”则似乎通俗易懂,受众更多。那么 “(爬)上树”如何解读呢?相信很多在潮汕地区农村长大的人对 “树”“山”等词语不会陌生。潮汕地区还有一句俗语,叫做“好教囝泅溪,孬教囝树”。在古代,人们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种传统的观念,潮汕地区也不例外。当然,这个俗语还有一种误解,就是认为“书无籀”的“籀”是“馏粿”(把冷的粿品重新蒸热来吃用)的“馏”字,读音也相同,取其动作“重复”的含义,再引申为温故(复习)之义。这样解读,意义不错,但有点偏颇附会。如果从人类的进化史(从树上爬行到地上直立活动)和读书学习可以明理上进这两个角度来解释,“书无籀”则无以明理达事,有机会“坐书斋”读书学习文化知识,求得上进却放弃不为,人的思想认识自然就会落伍退化,有类“返祖”——与树上的猿猴无异,这不就是“上树”吗?这样言简意赅、形象生动、富于想象的表述,合乎情理,岂不更加表明潮汕方言俗语之精妙?

作者: 
吴永娜
来源: 
揭阳日报(2018.11.21)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