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皮厚过阫墙

  “面皮厚过阫墙”,形容人的脸皮之厚,竟然比墙壁还厚,有点夸张,但十分形象生动。

  墙就是墙,为什么要强调是“阫墙”呢?阫墙,是屋后的墙,一座房子的四面墙中,阫墙最厚,是整座房子的承重所在。故云。

  阫,潮音[bui1](悲),古义指墙,《庄子·庚桑楚》:“日中穴阫。”《淮南子·齐俗训》:“鲁君欲相颜阖,使人以币先焉,阖凿阫而遁。”《集韵》平声灰韵,“阫,墙也。”铺枚切。字亦作“坏”(不读huai6),《汉书·扬雄传》:“故土或自盛以橐,或凿坏以遁。”唐·颜师古注引应劭曰:“坏,壁也。”唐·杜甫《秋日荆南述怀三十韵》:“贤非梦傅野,隐类凿颜坏。”仇占鳌曰:“坏,屋后墙也。”《集韵·平声灰韵》:“阫或作坏。”“阫”为並母灰韵字,浊声母平声字潮音有读不送气者,如:“牌排佩盘瓶”等,又灰韵字潮汕话多读为[ui]韵母,故阫音[bui1]。“坏”字被借用指“不好”的词义,是后来的事情。

  “面皮厚过阫墙”的“阫墙”,有些地方也作“寨城”、“城墙”等。更为粗俗的,还说“面皮厚过屎桶枋”(枋,潮音bang1,帮)。



  深深的巷陌两边就是“寨墙”。旧式的村庄为了防盗贼,有不少把一条村的房子就连成一个寨。寨的四角还设有“更楼”守更放哨。我小时候住在乡下外婆家,地名就叫“寨内”。

  桁,潮音[ên5],屋梁。潮谚云:“孬做桁,好做桷;孬做屐桃,好做樽塞(屐桃,女性的小木屐。澄海曾流传有《鸳鸯铁屐桃》民间故事,后来还拍成电影片;樽塞,瓶塞。意谓物尽其用,不能随便浪费)。”《文选•景福殿赋》:“桁梧复叠,势合形离。”李善注:“桁,梁上所施也。”晋•王嘉《拾遗记•周灵王》:“(千寻大树)大干为桁栋,小枝为栭桷。”南朝·梁·顾野王《玉篇•木部》:“桁,下庚切,屋桁也。”《广韵》平声庚韵:“桁,屋桁也。”户庚切。匣母字潮音白读多为零声母,如:“荷厦湖鞋画话旱完换喉下”等,庚韵字白读[ên]韵母,如“庚赓彭膨羹棚生”等,故“桁”字可读[ên5]。

  顺便说一下,栋梁一义俗常写作“楹”,误。“楹”为厅堂前部的柱子,《说文•木部》:“楹,柱也。”《资治通鉴•汉光武帝建武十九年》:“(董宣)即以头击楹,流血被面。”“楹联”就是柱子上挂的对联。又“楹”,《广韵》平声音“以成切”,属清韵字,文读为[êng](英)或[iong](容)白读为[ian](营)韵母,而不为[ên]。“楹”读[ên5]乃是借用“桁”字读音的训读。

  桷,潮音[gag4](角),方条椽子。如:“排桁钉桷(盖房子时架梁铺椽)”“杉头桷橛”(做栋梁和方条椽子剩下来的边角料。橛,潮音[guêh8],瓜8)。“桷”是个很古老的词,《诗•鲁颂•閟宫》:“松桷有舄,路寝孔硕。”《汉书•货殖传序》:“及周室衰,礼法堕,诸侯刻桷丹楹……”唐•韩愈《进学解》:“夫大木为杗,细木为桷。”《说文•木部》:“椽方曰桷。”清•段玉裁注:“桷之言棱角也,椽方曰桷……”《广韵》入声觉韵:“桷,椽也。”古岳切。音义皆与潮汕话相合。

  桷与桷之间叫做“桷缝”,过去衡量潮式老屋的大小,就以“桷缝”为单位。通常是10-14桷缝,14桷缝以上是大屋了,小于10桷缝的则是小屋。



屋顶部分的梁就是“桁”,方形的长木条就是“桷”。

  盖房子的“瓦”,潮音与普通话相去甚远,读[hia6](下)或[hian6](兄6,有些地方带有鼻化色彩)。“瓦”字读[h-]声母,这是潮语保留古音、疑母字读[h-]的特殊现象。碎瓦片叫做“瓦饼”,我小时候在乡村里,把瓦片敲打成银元状的圆形,用来当“钱”,做玩游戏赌博的赌资,称之为“瓦饼钱”。我依稀记得儿童时代曾经拥有两大草瓮(稻草编成的小瓮状容器)的这种“财富”。“瓦饼钱”还有另外一个用途,那就是用来“批水粼”,薄而圆,没有棱角阻水,通常可以“披”出很多个跳跃而且很远,好玩得很。跟瓦饼钱有关的“无厘头”童谣还隐约在耳:

  白鹭鸶,担粪箕,担来河溪墘;

  掇个瓦饼钱,买糖圆,

  买了唔好阿弟食,

  阿弟爱去投阿姨,

  阿姨去洗衫,

  投阿爸,阿爸去落田;

  (有的版本是:阿爸去上市,

  买个猪头独只耳)

  ……

屋顶一棱一棱的就是“番薯厢”

  盖屋顶用的筒瓦叫“瓦㼧”,用以反扣压盖瓦片的接缝,而成为“番薯厢”。㼧,潮音[tang5](棠)。宋·曾巩《本朝政要策·任将》:“凡庭堂悉用瓦㼧。”《玉篇·瓦部》:“㼧,牡瓦也。”《六书故·工事四》:“㼧,小牡瓦如筒者也。”宋·李诫《营造法式·瓦作制度·结瓦》:“结瓦屋宇之制有二等:一曰㼧瓦,施之于殿阁厅堂亭榭等。”《广韵》平声东韵:“,㼧瓦。”徒红切,按基本规律潮音本来应读为[dang5](筒),声母不送气。但浊声母字读送气的潮音也有不少,所以也可以读[tang5](棠)。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