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中的茶事

  袅袅茶香入戏来,茶在潮剧中的巧妙运用,充满玄机与情致,对剧情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为古老的潮剧增添无穷的乐趣

  

  潮剧是潮汕文化的一朵奇葩,茶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它们同样具有悠久历史。笔者留意到,潮剧不少戏里出现过茶。茶在戏中绝非可有可无的道具,通常是秤砣虽小压千斤,充满玄机与情致,对剧情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比如说《张春郎削发》,就因为一杯茶而引发出一场风流风波:相府公子张春郎游学途经青云寺,巧遇未婚妻双娇公主进寺行香礼佛。为一睹娇妻真容,这位准驸马假扮新进和尚,以献茶为名偷看公主,被当场拿获。双娇以“身为和尚须清净,不容一头俗发乱众僧”为由,勒令其当殿削发。张春郎从贵公子顷刻之间变成小和尚,命运的跌宕急转,以至后来哭哭笑笑的人生体验,说到底都是一杯茶惹的祸。

  以“好曲”著称的《告亲夫》,剧本写得也很不赖,戏中第二场的端茶敬客桥段可谓别出机杼:始乱终弃的盖良才,被女扮男装的颜秋容找上门,生怕事情败露,编造了穷途潦倒之人前来求助的谎言瞒骗其妻文淑贞,不料不小心将颜秋容写给他的书信遗落地上,被文淑贞看到。文氏明白其中原委,待颜秋容主婢到来时,退回房中的她遂命婢女玉儿为客人上茶。盖良才自以为坏事做得天衣无缝,孰料玉儿一句“公子,少夫人命我端茶敬客”,将其欺骗颜秋容的谎言揭个底朝天,使他不得不承认已另婚娶的事实。小小一杯茶,威力大得无异于一颗炸弹,捅破了盖良才伪装面孔的最后一层纸,使颜彻底看清昔日情郎的真面目。颜秋容主婢决定告发盖良才,盖为掩盖罪行杀人灭口,因此引出文淑贞“告亲夫”的全剧高潮。可以说,正因为这一杯茶,激化了戏剧矛盾,推动了剧情的突破性进展。

  《王熙凤》第二场“诱婚”中也有关于吃茶的描述。贾琏觊觎尤二姐日久,有一次借机闯入尤二闺阁,慌乱之中尤二要烹茶招待,谁知贾琏却不让走,一脚踩住她的衣袖说:“今日为兄不吃妹妹的茶,而要妹妹吃为兄的茶。”(见图)贾琏为何要尤二吃他的茶呢?其中大有文章,这一招实为琏二爷语带双关的“撩妹”套路。记得《诗经》中云:有女如荼。“荼”通“茶”,乃娇美之意也。“从来佳茗似佳人”,显然,柔美的尤二姐在贾琏心里就如香茗一般,令他欲罢不能。此外,茶在古代还是男女订婚必不可少的礼物,这种订婚茶礼可追溯到宋代。宋代婚嫁礼仪中有“三茶礼”之说,即订婚时的“下茶”、结婚时的“定茶”和洞房时的“合茶”。传统婚嫁礼仪中的“六礼”,其中的“纳徵”(送聘),在民间也被称为茶礼,女子受聘谓之“吃茶”。可见,贾琏请“吃茶”分明是别有用心,说白了就是在投石问路,试探尤二芳心。不过,古人婚嫁行茶礼,原本是寄托对婚姻天长地久的美好祈愿:因茶树不能移植,只能从种子开始种植生长,故被视为矢志不渝的象征,用以寄喻婚姻的从一而终,且茶树结籽多,喻婚后多子多福。而“花心太少”贾琏用茶礼求婚,实在颇具讽刺意味。

  本土题材戏《续荔镜记》,对工夫茶的运用可谓登峰造极。陈三携五娘夤奔被拿获,海阳县令受贿枉案将其发配崖州,适逢陈三胞兄——从广南运使擢升都御史的陈伯贤前来潮州查勘吏治,五娘乔装成陈三好友登门求援。陈伯贤巧设鸿门宴,分别给潮州知府和海阳县令发去请柬:“闻得潮州烹茶雅洁,特备武夷正岩奇种,煮西湖山芙蓉之泉,独饮有负佳茗,请贵府(县)过衙共品……”都堂相邀,知府受宠若惊,久经宦海的他料想此番相请绝非品茶这么简单,但又不知都堂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因此忐忑不安。假扮成茶童的益春见状,以茶叶进行比讽:“这茶叶好比愁啊愁知府,不冲不泡色不开。”相比知府,海阳县令显得狡黠机灵多了,他明白这是陈伯贤设下的圈套,料想自身定有把柄落在都堂手里,他才以品茶为由进行“约谈”:“坏事坏事,看来这杯茶不是一千便是五百。”于是盘算着该从哪里“出数”,抱着破财消灾的心理,他很快又恢复镇定:“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何怕之有?!”他的心思被俏皮的益春猜中八九,于是益春以冲罐进行讽喻:“这盅罐又如瘟县令,欲烫欲热才爽快。今日里,这杯茶,管教他赔了夫人折兵回。”从种种迹象,县令判断陈三极可能是都堂兄弟,于是见风使舵判令五娘与陈三缔结鸳盟,又将黄九郎、林大行贿他之款项,悉数赏赐陈三作为婚礼之用。临落幕时,益春再次端上工夫茶,代五娘感谢县太爷“明断”。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县令无可奈何地附和说:“好茶,好茶!”益春说:“太爷早间一饮五子登科。”县令哭笑不得地接话说:“五百全飞。”“如今再饮便是十仙庆寿了。”“王母全收!”精彩的对白,再次画龙点睛,在令人捧腹大笑之余,不得不赞叹剧作家的“茶计巧思”。

  茶在潮剧中的运用还有很多,茶与戏的完美糅合,生动机智,引人入胜,在戏中形成一道独特的景观,让人隔着舞台仿佛还闻到了醉人的香气,也为古老的潮剧增添无穷的乐趣和瑰丽的色彩。

标签: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9.16)
浏览次数: 
4